華國.某神秘醫院!

戒備森嚴的特級病房裡一片肅穆,一個身上插滿了各種管子的耄耋老人躺在病床上,用微弱的聲音口述著什麼。

周圍十多個身穿製服的中年人,則是不斷在筆記本上記錄著。

整個病房裡,隻有老人嘶啞微弱的說話聲以及紙筆摩擦的沙沙聲。

良久,老人終於交代完了事情,躺在床上喘著粗氣,眼裡光芒黯然,似乎下一刻就會熄滅!

這時,一個經常出現在電視上的大佬級人物走到老人麵前,麵帶悲傷的說道:“周老,您主持的項目的後續計劃,同誌們都記住了,組織上讓我問一下,您還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嗎?”

老人渾濁的眼裡似乎多了一道光,用儘最後的力氣說道:“我死之後...請把我的骨灰埋到雲山縣的八寶梁大隊...和我的妻兒埋在一起...幼薇...寶兒...我來找你們了...”

說到這裡,老人的聲音越來越低,最後慢慢閉上了眼睛!

此時,生命監護儀響起了滴滴的警報聲,上麵曲線的起伏幅度越來越小,直至變成直線!

病房裡,所有的人都低頭默哀,心情萬分沉重。

“同誌們,現在我宣佈一個悲痛的訊息,華國科學院院士、電磁學專家、天文學家、藥物化學家周揚與世長辭,享年70歲!周老蠟炬成灰46載,鞠躬儘瘁,死而後已,成就國之驕傲、國士無雙......”

........

“嘶!”

忍受著腦門兒尖銳的刺痛,在孩子撕心裂肺的哭鬨聲中,周揚緩緩睜開了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一排極具年代感的屋梁,冇有吊頂,橫梁外露的那種,還被煙火熏的黑黑的,上麵還能清晰地看到大大小小的蜘蛛網。

“這不是我四十多年前,下鄉插隊時住的那間土坯房嗎?”

熟悉的一切,瞬間喚醒了周揚封印了幾十年的傷痛記憶!

容不得周揚多想,堂屋外突如其來的一聲暴喝打斷了他的思緒:“你怎麼這麼傻,他都不要你了,你咋還為他著想!”

“小薇,我就想不明白了,姓周的給你餵了什麼**湯,他說讓你離婚你就離?”

“你一個女人還帶著一個奶娃娃,離了婚還能嫁給誰?你就算是不為自己著想,也為寶兒想想?”

這時,外麵又傳來一個令周揚心顫的聲音:“哥,你們說的這些我都懂,但是這個回城的機會,他已經等了足足五年,我要是不放手讓他回去的話,他會恨我一輩子的...嗚嗚嗚...”

“他敢?姓周的忘了他這些年是靠誰吃飽飯的嗎?”

“狗日的要是敢不要你,老子直接剁了他!”

“對,他要是敢讓你受委屈,老子...”

聽到熟悉的聲音,周揚掙紮著從炕上爬起來,搖搖晃晃的推開了緊閉的木門!

堂屋裡,一女四男外加一個孩子!

女人抱著孩子蹲坐在地上,肩膀一聳一聳的,不斷地傳來壓抑的哭泣聲。

而孩子則是躲在女人的懷裡,一邊哭,一邊喊著“壞舅舅”!

至於那幾個男人或是站著,或是蹲著,卻都眉頭緊皺,一言不發!

氣氛凝重而壓抑!

“哐當!”

突如其來的推門聲驚動了堂屋裡的眾人,此時,所有人的視線都定格在了周揚身上。

依著門框,周揚的目光緊緊盯著女人!

是她...李幼薇...

那個讓自己無數次從夢裡哭醒,同時也讓他愧疚了一輩子的女人!

看到周揚,李幼薇急忙從地上起來,並將寶兒從懷裡放了下來,快步走了過來,關切的問道:“你醒了?”

看著李幼薇紅腫的雙眼,回想著幾十年鑽心刺骨的愧疚與思念,周揚再也忍不住,一把將女人拉到了自己的懷裡,死死的將她抱住了。

不管這是不是夢境,他都要不顧一切的擁抱這個女人!

他想對她說說自己內心的愧疚與痛苦,也想說對她的思念。

但是這一刻卻彷彿失聲了一般,什麼都說不出來,隻能抱著女人哭的稀裡嘩啦的!

李幼薇也被周揚的反應嚇到了,她知道他受不了農村貧苦的生活,他想回城裡!

現在機會就在眼前,而她和孩子成了他回城的道路上最大的絆腳石!

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撕心裂肺的痛哭,感受著他內心的巨大的痛苦,李幼薇心如刀絞。

她愛他,愛到了骨子裡,容不得他受半分委屈!

她知道周揚的心早已經不在這裡了,強行把他留下,隻會讓他變成行屍走肉,也會讓他恨自己一輩子!

強忍著內心的痛苦,李幼薇一邊輕輕拍著周揚的後背,為他順氣,一邊用顫抖的聲音說道:“你莫哭,我...我同意和你離婚還不行嘛...”

說完這話,李幼薇彷彿用儘全身的力氣,身體也搖搖晃晃的倒在了周揚的懷裡!

“離婚!”

聽到這兩個字,周揚有些回過神了!

這場景怎麼這麼的熟悉?

抱著女人的手突然大了幾分力道,感受到手裡的真實感,鼻子裡也傳來女人身上淡淡的花香味兒,周揚的表情變的激動起來了,身體也跟著微微有些顫抖!

“我重生了?這不是夢?”

對了,這應該是自己剛剛接到回城通知,並和妻子攤牌鬨離婚的時候。

記得因為這事兒,自己被幾個大舅哥好一通胖揍,要不是李幼薇攔著,自己都可能被打死了。

“也就是說,悲劇還冇有發生,一切都還來得及!”

想到這裡,周揚忍不住心跳加速,身體也顫抖的更厲害了!

而他的表現顯然被李幼薇誤會了,剛纔還哭得稀裡嘩啦的,現在聽到她說同意離婚,一下子就不哭了,還激動成這樣子。

頃刻間,李幼薇臉上滿是絕望!

她一直都知道,這個男人就是天上的白天鵝,是童話故事裡的白馬王子。

他是城裡來的知識分子,長得好看不說,還有文化、有學識、談吐好。

不管是知青點的其她女知青,還是十裡八鄉的大姑娘小媳婦,都稀罕他。

而她不過是一個鄉下的小土妞,連灰姑娘都算不上。

他之所以娶她,不是因為他喜歡她,而是因為他爹是大隊的支書,她上麵還有四個哥哥,家裡的壯勞力多,有餘糧!

所以他們的結合和愛情無關,隻是一個乘人之危的鄉下女孩和一個落魄王子的故事。

能和他一起生活四年,她已經很知足了。

如果自己的放手,能換來他餘生的快樂,她願意折下自己的翅膀,送給他飛翔!

堅定了內心的想法後,李幼薇看著周揚蒼白的俊臉,強忍著心痛說道:“我們離婚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