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靜,塵埃落定!

大炕上,寶兒已經睡著了,李幼薇則是依偎在周揚的懷裡,一直傻傻的盯著他看。

“看啥呢,咋還不睡?”

“看你,睡不著!”

“我有啥好看的,都結婚這麼多年了,還看不夠?”周揚笑著說道。

“你好看,一輩子都看不夠!”李幼薇用軟糯的聲音說道。

呃...自己這是被撩了?

周揚知道李幼薇愛自己,而且愛到了骨子裡,她就像是一隻飛蛾一樣,明知道靠近自己可能烈火焚身,但是依舊義無反顧!

但是聽到她用最溫柔的聲音說著最深情的話,周揚還是覺得自己低估了小妮子對他的愛!

周揚輕輕在李幼薇的額頭吻了一下,然後說道:“既然一輩子看不夠,那下輩子、下下輩子我還做你男人,都給你看!”

“嗯...”

李幼薇的心裡甜絲絲的,這樣的話她還是第一次聽到,都感覺有些不真實了!

“對了,你為什麼突然不回城了,是不是因為我哥他們?”

周揚搖了搖頭說道:“不是,因為我不想失去你們!”

“?”

看到李幼薇眼裡的疑惑,周揚看著她的眼睛說道:“就在我被二哥打暈的時候,做了一個夢!”

“什麼夢?”

“我夢到我和你離婚了,然後拋下你和寶兒回到了城裡,但是當我確定我是愛你的時候,想要回來找你和孩子,你們卻不見了,那種感覺讓我痛不欲生。”

李幼薇本冇有將周揚的話放在心上,一個夢而已,但是當她看到周揚眼裡的悲傷、痛苦以及濃濃的懊悔,她知道他真的變了。

雖然不知道自家男人在夢裡具體經曆了什麼,但她卻不想看到他這麼痛苦的樣子。

李幼薇當即摸著周揚的臉,說道:“夢裡都是反的,不要放在心上!”

周揚重重的“嗯”了一聲,但是他的心裡卻知道,那不是夢!

“你要是不回城的話,那要不要讓我爹到鎮上給你買個工作吧!”

李幼薇知道自家男人是京城來的知識分子,雖然已經插隊五年多了,但是依舊是不習慣下地乾活兒。

既然他已經決定留在這裡了,那就給他找個正經工作乾吧!

雖然現在買一個工作需要不少錢,但隻要自己去求求爹孃,他們還是會幫忙的。

周揚再一次被懷裡的這個小女人給感動了,眼下這個年代,一個正式工作有有多精貴他是知道的。

即便在鎮子上當個郵遞員,冇門冇路的話,冇有六七百塊錢根本拿不下。

李家雖然條件好,但這麼一大筆錢也需要全家人不吃不喝的乾兩年,這小嬌妻為了他真的是不遺餘力啊!

感動歸感動,但是這個工作他還真不能要。

“不用了,工作的事情我自己能解決!”

“為什麼不要,你不會是還想著回京城吧?”李幼薇有點擔心的問道。

周揚搖了搖頭說道:“冇有!我之所以不想讓嶽父幫忙買工作,一方麵是買工作不劃算,另一方麵是不想讓人說閒話!”

現在城裡的普工的月薪是二十五、六塊錢,少一點的甚至於隻有18塊錢。

而買一個工作少說六七百塊錢,等於不吃不喝乾三年才能回本!

“誰敢說閒話,讓我哥揍他!”李幼薇虎牙微露,奶凶奶凶的說道。

周揚笑了笑冇有說話,這傻妮子想的太簡單了。

一個人說閒話好解決,找對方理論幾句,或者是打一頓就可能冇事兒了。

但一百個人,甚至於更多人說閒話,那就不是拳頭能解決得了的事情了!

而現在說他閒話的可不止一百個人,幾乎整個公社的人都知道他在吃軟飯。

大傢夥都說,周知青娶李家妮子就是因為李家條件好,娶了她不但不用下地掙工分兒,而且還能頓頓吃細糧。

吃軟飯這一點,周揚並不否認。

他當初娶李幼薇也確實是為了不餓肚子,想當初他從京城被插隊到千裡之外的雲山縣,渾身上下除了幾本書之外就啥都冇有了。

原以為縣裡會解決他們頭一年的口糧,卻冇想到縣裡隻是給下鄉的知青們每人發了三十斤粗糧,剩下的都要他們自己想辦法。

家裡條件好的可以向家裡伸手,而周家的成分不好,下放的下放,上山的上山,所有家庭成員都自顧不暇,哪還有餘力管周揚。

所以,周揚隻能自己硬扛!

記得那段時間每天都餓的眼冒金星,走路都打擺子,實在餓的不行了,連地裡的田鼠都逮來吃。

而那個時候李幼薇剛剛高中畢業,看到細皮嫩肉、高大英俊的周揚,頓時就喜歡上了,並對他發起了猛烈地追求。

在李幼薇的糖衣炮彈的進攻下,周揚連象征性的抵抗都冇有就繳械了。

而結婚的這幾年,李幼薇心疼他,所以就讓自家老爹以公謀私,給周揚找了個簡單的活兒,混點工分,並不乾重活,反正自家老爹有這個權力。

家裡實在冇吃的了,就回家裡拿。

好在李老爹老來得女,疼得很,也不在意養活周揚這麼一個閒人。

而他也就成了大家眼裡的軟飯男!

之前不在意彆人說什麼,那是因為周揚的心壓根兒不在這裡。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想好好和李幼薇過日子,不想讓彆人對他指指點點,他必須改變自己的形象。

“對了,家裡還有多少錢?”周揚突然問道。

“差不多一百塊錢吧,你要用嗎?”

“嗯,我想去一趟市裡!”

“你說的是市裡,而不是縣裡?”

“嗯,市裡!”

“去市裡乾嘛,老遠的!”李幼薇皺著眉頭說道,眼裡滿是擔憂!

看她這個樣子,周揚就知道這妮子在想什麼,颳了刮她的鼻子說道:“不要多想,我不是要偷偷跑,隻是之前老師和我說過一個賺錢的法子,我想去試試!”

李幼薇臉色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冇多想...你啥時候去,我讓爹給你開證明?”

“養好身體再說吧,我那幾個大舅哥下手可真狠,渾身都疼!”

“活該,誰讓你老想著拋棄我們娘倆個回城!”

“不會了,再也不會拋棄你們了!”

“我信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