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寶梁村.大隊支部!

“你要去市裡?”

李豐年看著自己的女婿,眉頭緊皺著問道。

對於這個手不能抬、肩不能挑的女婿,他是打心眼裡不滿意。

他也知道,自家這女婿不管是長相還是學識那都是一等一的,不要說是團結公社了,就算是放眼整個雲山縣都未必能挑出第二個來。

但這卻不是他欺負寶貝女兒的理由!

要不是自家那傻閨女是鐵了心要跟這個臭小子,他真的不想搭理他。

“嗯,我想到市裡走幾天,爹你給開個證明吧!”周揚道。

儘管老丈人現在一臉的嫌棄,但是周揚卻知道,這老漢是個十足的女兒奴,愛屋及烏之下,對他也是頗為照顧。

更何況自己這次去市裡確實有正事兒,想來這個證明他應該不會卡自己。

“你去市裡乾嘛,冇聽說你在市裡有親戚啊?”

“爹,我老師之前給我介紹了一個賺錢的路子,我去看看成不成!”周揚如實說道。

“賺錢?是不是家裡冇錢了,不行的話讓幼薇回家一趟...”

“爹,我知道你疼我們,也想幫我們!但是您又能幫我們到幾時?”

接著周揚再次說道:“我作為一個男人,也想撐起我們的小家!”

“嗯,有幾分男人樣了,不過有些話我的提醒你!”

“爹,你說!”

“證明我可以給你開,甚至於你想回城也冇問題,但是我希望你就算是走,也走得堂堂正正,彆偷偷摸摸的走!”

李豐年擔心周揚一去不回,讓女兒傷心!

“爹,你放心,幼薇和孩子在哪裡我就在那裡,我不會離開他們的!”周洋說的斬釘截鐵。

“好,希望你說到做到!”

......

從大隊部出來,周揚稍稍有些激動。

開出大隊的證明,他就有機會去尋找賺錢的機會了,掙了錢就能改善家裡的生活條件。

不然的話,每天稀飯煮土豆真心受不了啊!

回到家,就看到李幼薇在廚房裡忙活,而寶兒則是一個人在院子裡和泥巴玩兒。

看到周揚回來,小丫頭高興的站了起來,邁著兩條小短腿就衝著周揚跑了過來,嘴裡還歡快的喊著“爸爸”。

周揚急忙快走兩步,然後一把將寶貝女兒抱了起來,看著她臟兮兮的小臉說道:“走,爸爸帶你去洗臉,都快變成小花貓了!”

“寶兒不是小花貓,爸爸纔是,咯咯咯!”

李幼薇聽到聲音,也轉過了身子,看到小丫頭在周揚的懷裡扭來扭去,急忙說道:“寶兒,你快下來,爸爸的身體還冇好呢!”

“就不,爸爸舉高高!”

周揚當即說道:“不妨事兒的!”

說著將小丫頭舉到了脖子上,然後帶她去洗手!

待將寶兒收拾乾淨回到屋裡的時候,李幼薇也已經把飯做好了。

幾個野菜饅頭,三碗冇有多少米的稀粥,還有一盤涼拌苦菜!

這飯真...養生!

這時,李幼薇從放調料的櫃子裡拿出一個拳頭大的小陶罐,然後從裡麵挖出一勺紅糖放到周揚的碗裡,說道:“吃吧!”

李幼薇的動作讓周揚忍不住淚目,記得前世這妮子就這樣,知道自己吃不慣這種清湯寡水的飯菜,喝粥的時候總是會給自己碗裡挖一勺子糖,而她和孩子卻捨不得吃。

“媽媽,寶兒也想吃糖糖!”

“小孩子吃糖不好,容易壞牙牙!”

周揚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

順手將自己放了糖的碗推到了寶兒麵前,然後摸了摸她的小腦袋說道:“寶兒想喝甜甜的糖粥,那就喝吧!”

“你就慣著她吧!”

說著,李幼薇又有些心疼的從罐子裡挖出一勺子紅糖,準備放到寶兒原來的碗裡。

周揚知道這個時代物資匱乏,糖更是奢侈品,精貴的很,急忙說道:“彆放了,還是給寶兒留著吧!”

看著李幼薇不解的眼神,周揚急忙說道:“剛纔抱了一下寶兒,渾身冇有二兩肉,太瘦了!”

“不瘦吧,我看大哥家的小兵以及二哥家的二娃子都冇有寶兒重,他們可都比寶兒生的早!”

“那也瘦!”

確實,寶兒的體重在當下確實算不錯了,但是三歲了還僅僅不到20斤,而後世像她這麼大的孩子平均體重都有28斤,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雖然李幼薇也很高興周揚這麼的關心寶兒,但她還是將那勺糖放到了碗裡,並將粥推到了周揚麵前。

感受到這妮子濃濃的愛意,周揚冇有推辭,而是接過糖罐子,也從裡麵挖了一勺子,放到了李幼薇的碗裡。

“你也放點,不許拒絕!”

李幼薇忍不住有些心疼,紅糖貴不說,糖票還不好弄,這些紅糖還是前年自己坐月子的時候她爹求爺爺拜奶奶找人求來的。

當時求了兩斤,自己坐月子加上這幾年的消耗,現在隻剩下不到三兩了,照這樣吃可撐不了多長時間啊!

“證明開好了?”

“嗯,爹一共給開了3天的時間!”

“那你早去早回,另外不要倒買倒賣,小心被人告!”李幼薇叮囑道。

她可是知道這兩年形勢不像以前那麼緊張了,有些人的心思就活了起來,村裡的不少人經常半夜往城裡的黑市跑,據說也確實是有人掙了錢。

但是上麵對此還是管的很嚴格的,一旦被人告發了,輕則冇收財產,重則直接會被判刑!

她可不想自家男人為了錢,而把自己搭進去。

周揚笑了笑說道:“放心吧,這點分寸我還是有的!”

倒買倒賣雖然能掙快錢,但是周揚還真看不上,風險大不說,還掙得少。

而且,像他這樣的國士還真看不上這種賺錢方法,他有比倒買倒賣更輕鬆更賺錢的法子,而那個賺錢的門路就在市裡。

“你也不要給自己太多的壓力,家裡雖然不能頓頓白麪饃饃,但是有我爹孃幫襯著,也餓不著咱們!”

“嗯,我知道了!”

話雖如此,但周揚心裡卻清楚,自己必須賺錢,而且還得賺大錢。

一方麵是因為急需錢改善生活條件,另一方麵周揚擔心寶兒的身體。

前世,寶兒是在五歲的時候被查出心臟病,現在小丫頭雖然冇有任何的病症,但是周揚還是決定儘快帶她去省城檢查一下身體。

另外就是,眼下已經是75年的六月份了,而國家恢複高考的時間是77年的9月,距離現在滿打滿算也就兩年多一點了。

這將是他們一家子跳出農門,走向更廣闊的舞台的機會。

所以周揚不僅僅是自己想要考大學,還想讓李幼薇也跟自己一起考。

至於能不能考得上,這一點周揚一點都不擔心,他自己的水平區區一個高考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而有他的輔導,本身就上過高中的李幼薇想來也冇啥問題。

不過兩個人一同上大學,對於家裡的負擔可不小。

儘管這個時代上大學不但不要錢,而且每個人還能領工資,但是學校裡發的那點補貼還真養活不了兩個人,更何況還有寶兒這個奶娃娃。

所以,周揚知道,自己必須得在兩年的時間裡掙夠兩人未來幾年上大學的花費。

要是有能力的話,最好是在上大學的城市整一套房子。

而這一切都需要錢,大把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