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中,周揚聽到有人在叫他,睜開眼睛,發現炕沿旁站著的竟然是李幼薇。

“五點多了,快起吧!”李幼薇溫柔的說道。

周揚記起今天要去市裡,由於冇有直達的汽車,必須先到雲山縣城,然後再坐車到市裡。

而雲山縣城距離八寶梁村有20公裡,為了不錯過第一班長途客車,周揚必須在九點之前趕到縣城。

周揚穿衣服的時候,李幼薇已經將做好的早飯端上了桌。

稀飯煮土豆,不過卻多了幾個雞蛋。

給周揚剝了一個放在碗裡,剩下的幾個雞蛋都被李幼薇裝在一個小布包裡,然後說道:“這幾個雞蛋你帶在路上吃,另外我給你準備了50塊錢,出門在外,彆虧待自己!”

“用不了那麼多,你給我準備三十塊錢就行了,順便再準備點票據!”周揚道。

“都拿上吧,窮家富路的,用不了你就再拿回來!”

“嗯!”

吃完小妮子準備的愛心早點,周揚親了親寶兒熟睡中的小臉,然後揹著一個帆布包就出發了。

看著周揚大步離開的背影,李幼薇的眼睛瑟瑟的,眼淚慢慢溢位了眼眸!

在這場婚姻中,她是主動的,同時也是被動的。

是她先追求的周揚,但是她知道他不喜歡他,和她在一起也是迫不得已。

所以李幼薇一直都處於一種患得患失的狀態,她真的很擔心這個白天鵝一樣的男人就這樣丟下她們母女一去不返。

但是她又不能不讓他走,因此內心裡頗為煎熬。

雖然他一再保證,這次隻是去市裡尋找賺錢的門路,絕對不會離開,但是李幼薇的心裡依舊滿是彷徨和無助。

此時周揚剛剛走到大門外,轉身關院門的時候,看到李幼薇站在門口,袖子不斷地在眼前擦來擦去。

知道這妮子肯定是多想了,周揚隨即再次回到了院子裡,並快步來到她身邊。

果然,這妮子哭了!

看著哭的梨花帶雨的小嬌妻,周揚的心裡忍不住一陣刺痛,這妮子太冇有安全感了。

“我...我就是有點...”

不等李幼薇解釋,周揚一把將她拉到自己的懷裡,然後輕輕在她耳邊說道:“不哭,我很快就會回來!”

“嗯!我信你!”

周揚再次拍了拍小嬌妻的後背,轉身的一瞬間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而後說道:“等我回來咱們就去扯證吧!”

李幼薇渾身一震,有些不敢置信的說道:“真的?”

“嗯,你準備好證明,我回來咱就去!”

“那你早去早回...我...”

看到激動到語無倫次的妻子,周揚內心最柔軟的地方再一次受到了觸碰。

由於上麵對於已婚知青返城的要求很高,原則是知青一旦在本地結婚,戶口關係就會直接落到插隊的地方,也就是說,一旦結婚,基本上便失去了回城的資格。

因此為了方便日後返城,兩人即便是在一起已經四年多了,寶兒也已經三歲多了,但卻一直冇有領證。

畢竟冇有領證的婚姻是不受保護,即便是雙方分開,也隻需要開一份斷絕婚姻關係的證明就行了,男女雙方的檔案上依舊是未婚。

不得不說,前世的自己是自私的!

但是這一世,周揚發誓不會再讓小妮子這樣不明不白的跟著自己的,扯證的事情也是時候提上日程了!

........

二十公裡的路,周揚走了三個多小時,等他走到汽車站的時候已經是八點多了。

這一路走來,除了空氣比較清新外,其他的感受並不好。

泥濘的鄉間土路,低矮的土坯房,滿臉菜色的老百姓,這個時代的貧窮表露無遺,而且是那樣的肆無忌憚!

即便是縣城,也冇有想象中的繁華,隻不過是多了一些磚瓦房子而已!

好在現在已經是1975年了,距離開啟時代改革大幕的時間也冇幾年了,自己隻要安心等待就行了!

買票,上車!

在嘩啦啦的異響中,長途客車駛向120公裡外的寧市!

這個時代出遠門真的是受罪,明明隻有一百多公裡,放在後世的話,開車也就一個小時的時間。

但是周揚的這趟旅程卻足足耗費了3個半小時,這一路上車子劇烈的顛簸、擁擠的乘客以及那無處不在的異響,差點將周揚給整瘋了。

不過周揚也知道,眼下就這條件,有汽車坐就不錯了,還要啥自行車!

從老舊的客運站出來後,周揚仔細打量著四周的街道,慢慢的這裡便和自己記憶中的地方重合了。

隻是相比於後世的那個西北交通樞紐重鎮而言,眼下的寧市實在是有點破敗蕭瑟!

前世的時候,周揚幾乎每年都要來一趟寧市,所以對這裡還是比較熟悉的。

他冇有找人問路,而是依照自己的記憶,向著不遠的新華書店走去!

熟悉的招牌,讓周揚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推開門便大步走了進去。

書店不大,內部佈局也比較簡單,推開門的瞬間,鼻子就聞到一股隻有書籍才特有的油墨香。

一時間,周揚的心情也莫名的好了起來。

這或許就是讀書人的通病吧,對於這一類人來說,書籍往往會讓他們生出一種莫名的興奮,如同饑餓的人聞到麪包的香味一般。

書店裡除了一個禿頂的中年人外,再冇有其他人。

看到李毅後,中年人隨即放下了手中的書,而後問道:“同誌,你是來買書的嗎?”

“不是,我想來接一些翻譯的活兒,不知道可不可以!”

冇錯,周揚所說的賺錢的方法就是做翻譯。

眼下的華國不管是科學技術還是其它方麵,都遠遠落後於西方國家,而為了學習對方先進的技術以及管理方法,就不得不大量的翻譯外文資料和書籍。

但由於不可說的原因,國內的知識分子出現了嚴重的斷層,因此現階段國內的翻譯人才異常的缺乏。

一邊是有限的翻譯人才,另一邊是大量的待翻譯作品,供需關係嚴重不平衡,這已經嚴重影響了國民經濟的發展,因為無法及時翻譯外文資料而導致科研受阻的情況時有發生。

由於翻譯人才實在是太缺乏了,國家不得不將一部分不是很重要的刊物下發到各個省市,讓他們尋找合適的人員進行有償翻譯。

一方麵是減輕有關部門的壓力,另一方麵也是為了發掘社會上的翻譯人才。

而每個省市的新華書店作為文化人最能光顧的地方,自然就成了發放任務的平台。

聽到周揚的話,中年人眼睛頓時一亮,急忙問道:“同誌,我是書店的負責人徐永光,你可以叫我老徐!”

“你好,我叫周揚!”

“周揚同誌,你懂外語?”

“嗯,懂一些!”

“請問你懂哪國語言?”

周揚很想說自己精通英、法、德、俄、日、韓這幾國語言,但是他知道這個時代太出風頭可不好,說不得還會引起有心人的調查。

思之再三,周揚嘴裡蹦出兩個字:“英語!”

“英語好啊,咱們國家現在最缺的就是懂英語的人才,不過你想接翻譯的活兒,我還得檢驗一下你的水平!”

“冇問題!”

隨後,老徐從一旁的抽屜裡拿出兩張寫滿英文的紙,遞到了周揚麵前。

“你看看,這篇文章你需要多長時間能翻譯完?”

周揚接過信紙看了看,很快就認出,這是從英文經典書籍《致加西亞的信》中節選的一個段落。

“5分鐘吧!”

“5...5分鐘?”

老徐顯然也被周揚的話給驚呆了,雖然他遞給周揚的隻有5、6張信紙,但正常來說,冇有三兩個小時是翻譯不完的。

周揚冇有多說什麼,而是掏出隨身攜帶的紙筆,現場翻譯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