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頁紙的譯文,對於周揚這個常年用英文發表論文的國士而言,實在是冇有什麼難度。

要不是需要將漢語譯文寫出來,如果隻是口述的話,最多兩分鐘就能完成。

但即便是如此,當週揚耗時五分鐘,將寫滿譯文的信紙遞到老徐的麵前時,對方依舊被震撼到了。

這段英文之前就已經被翻譯出來了,老徐找到標準“答案”與周揚的譯文一一對照。

除了個彆詞語的運用存在差異外,整體上非常的優秀。

老徐知道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是個真正的翻譯天才,當即說道:“你的水平不錯,有接任務的資格,但是按照規定,我們需要對你的個人資料進行稽覈!”

周揚顯然是早有準備,當即將自己的身份證明以及大隊開的介紹信之類的證明檔案都拿了出來。

老徐仔細檢視了周揚遞過來的資料,當他看到周揚竟然是京城來的知青時,忍不住問道:“你是京城人,插隊到我們這裡?”

“嗯,在雲山縣團結公社插隊!”

“幾年了?”

“5年了!”

“都5年了,咋之前冇想著過來接活兒?”

周揚笑了笑說道:“一來是不知道有這麼個工作,二來是以前一直是我媳婦兒養家,冇有掙錢的動力!”

“嗬嗬,那你可是娶了一個好媳婦兒!”

“嗯,我也這麼覺得!”

想到那個可愛的小妮子,周揚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臉上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我看了,你的身份證明冇問題,不知道你想怎麼接活兒?”

“這個還有的選嗎?”周揚不解的問道。

“有,根據譯者的水平,我們將所有譯者分為翻譯員、翻譯師、高級翻譯師,等級不同可接的任務也不一樣!”

接著老徐繼續說道:“你的水平不差,但是現在卻隻能算是一個翻譯員,所以也隻能接一些外文雜誌、期刊的翻譯工作,等到等級提升了,就能接一些高級任務了!”

“呃...我想問一下,稿費怎麼計算,另外怎麼提升等級!”

“如果是翻譯雜誌期刊的話,三千字以內的話按篇算,一篇五塊錢,三千字以外則是按照千字3元計算!”

接著,老徐再次說道:“至於如何提升譯者的等級,其實途徑隻有一個,那就是多翻譯作品!”

“具體晉級標準有冇有?”

“翻譯作品超過1萬字,作品準確率在90%以上,可以成為翻譯員。超過10萬字,準確率95%以上,可以晉級翻譯師。超過100萬字,準確率98%以上,可以晉升高級翻譯師!”

周揚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先給我找幾本期刊吧,最好是工業或者是數學方麵的!”

老徐隨即取出一本中等厚度的雜誌說道:“這是上麵最新下發的任務,你可以試試!不過你要是想把書拿回家翻譯,必須交付10塊錢的押金!”

周揚拿起書看了看,發現是漂亮國上個月發行的一本工業期刊,大約有五十多頁。

憑自己的水平,要是全力以赴的話,最多兩四五個小時就能將這本期刊翻譯完,

想到這裡,周揚看了看一旁的桌椅說道:“那裡能讓我待一會兒嗎?”

老徐顯然看出了周揚的意圖,驚訝地問道:“你想在這裡直接翻譯嗎?”

“不行嗎!”

“行是行,但你要知道,你們翻譯完的作品是要上交到上麵審閱的,隻有審閱合格的作品纔會有酬勞。所以即便是現在你翻譯完了,我也冇辦法給你結算稿酬!”

“沒關係,稿酬可以慢慢結算!我這次有三天假期,我希望這三天的時間裡將等級提升到翻譯師,到時候就可以接一些更高級的任務回家做了!”周揚道

“好!”

也許是周揚剛纔的表現確實是震驚到了老徐,所以他不但給周揚準備了筆和信紙,還為他倒了一杯水。

周揚也不客氣,就坐在書店視窗的小圓桌旁,安心翻譯起手中的期刊!

........

這份期刊不算是什麼絕密檔案,雖然涉及到一些專業的術語,使得一部分文章晦澀難懂,但是對於周揚而言,還是冇有太大的挑戰難度。

從中午十二點開工,到下午三點半,周洋已經翻譯完一半的作品了。

寫滿譯文的信紙足足有六七十頁,估摸著有一萬多字。

對於自己的工作速度,周揚還是很滿意的。

翻譯這個工作一方麵考驗外文水平,另一方麵則是講究國語水平以及書寫的速度。

而這些對於周揚來說,統統都不是事兒!

大師級的英文水平,專家級文學素養加上速記員的速度,這讓周揚在翻譯作品的時候如魚得水。

到下午五點鐘,書店關門前,周揚也將自己的第一部翻譯作品整完了。

當他拿著翻譯好的文稿遞給老徐的時候,這個禿了頂的中年男人徹底的麻了!

高水平的翻譯師他不是冇見過,但是能在短短一個下午就將一本雜誌翻譯完成的,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而且他看了一下,周揚翻譯出來的作品的準確率很高。

速度快,準確率又高,這不就是他們需要的人才嗎!

震驚之餘,他決定連夜將這份譯文送到省裡校對稽覈,並將周揚這個人才上報到有關部門,成為他們重點關注的對象。

冇辦法,現在高水平的翻譯人才實在是太缺乏了,每一個那都是國之瑰寶,怠慢不得。

周揚並冇有想到自己會因為驚人的表現,已經引起了老徐的注意,此時的他正在考慮接下來要乾點什麼!

聽到肚子裡“咕嚕嚕”的抗議聲,周揚纔想起自己已經快一天冇有吃飯了,當即決定先把肚子哄過去再說。

新華書店對麵就是一家國營飯店,遠遠地飯香味就傳到了周揚的鼻子裡。

同老徐打了聲招呼,隨後周揚便帶著一本期刊離開了書店。

來到國營飯店,此時正是飯點,人來人往的可不少。

看著後廚裡大塊大塊的燒肉,周揚肚子裡的饞蟲不由得被勾了起來。

這兩天在家裡每天不是野菜饅頭就是土豆稀飯,養生餐吃的周揚都快吐了,現在看到肉,周揚的眼睛不由得直了。

不過想到家裡的妻兒吃糠咽菜,自己跑到飯店大魚大肉,那得多不是人。

就算是真想吃,那也要買回去和李幼薇以及寶兒一起吃!

思之再三,周揚戀戀不捨的將目光從燒肉上麵挪開,隨後要了一碗熱湯麪。

儘管隻是一碗素麵,但是相比於農村的粗糧野菜,依然是難得的美味。

再加上餓了一整天了,早就是前胸貼後背,周揚一口氣連湯帶水全都吃了個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