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此刻,楚墨一行人則是直奔上等區,路上,鐘麗秀朝著楚墨問道:“你為何要幫他?”

“鐘無言?因為他對你好啊。”

楚墨淡淡一笑,雖然他現在僅是聽鐘無言一片之詞,但從鐘麗秀對鐘無言的態度來看,至少要比那個鐘川好很多,甚至鐘無言對鐘麗秀,是打心眼裡關心。

那種關心,是瞞不住的!

所以楚墨才願意出手幫他。

這話倒是讓鐘麗秀多少有些臉紅,華天龍則是一臉猥瑣笑,這氣氛有些曖昧啊。

“所以我們,去哪?”華天龍問道。

楚墨猶豫了一下,隨後看向薑太極道:“找個醫館,先給她療傷,另外再找家客棧,你們先去休息,等孤訊息。”

點了點頭,華天龍並無意見,隨後華天龍拿出兩枚生死涅槃丹扔給楚墨道:“先給她吃這個吧。”

楚墨接過丹藥,並未給鐘麗秀服下:“先找醫館,她這傷,丹藥治不了。”

“對了,天人閣那邊需要我過去幫忙嗎?”華天龍聳了聳肩膀,開口問道。

楚墨猶豫片刻,點頭說道:“也好,你去看看吧,能幫忙解決就幫忙。”

“好嘞,我這就去聯絡李謹他們。”嘿嘿一笑,華天龍拉著熊悅就衝著城內跑去,天人閣的選址,自然是在這上等區。

很快,薑太極便指著最前麵的街道說:“前麵就是有家最好的醫館,乃是月家所開,據說還是專門為皇族提供藥材,裡麵的醫者都很厲害。”

楚墨點了點頭,說道:“去看看吧。”

說完,薑太極便帶著楚墨幾人朝著上等區內部走去,楚墨看的清楚,即便中等區出現那種慘絕人寰的景象,上等區依舊一如往常。

彷彿中等區所發生的事情與他們無關似得。

“之前告訴過你,地域人情味很冷,甚至可以說冇有人情可言,除了命令就是命令,即便中等區被屠戮乾淨,上等區依舊燈紅酒綠。”

“皇權冷酷,人權無道,這就是地域世界。”

鐘麗秀在楚墨懷中解釋道,這就是地域現狀,所以大離皇帝要改變現狀,可惜無法做到。

“所以鐘無言想要改變?民心所向,乃帝國根本,民心渙散,終究要走向滅亡,可惜民心又怎能說改就改!”楚墨接過話道

“是啊。”鐘麗秀也是露出無奈。

就在此刻楚墨幾人也走到了月家醫館門口,而就當楚墨走到醫館門口時,腳步卻突然僵在原地。

月家醫館?

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曾經風寒雪地,她曾與他一起走過皚皚白雪。

月梓桑!

風塵婆娑,但依舊掩飾不了月梓桑那動人的麵容,她看起來很忙碌,因為醫館內陸陸續續進出很多人。

“她怎麼會在這裡?”楚墨皺眉,自言自語。

月家醫館,楚墨記得不是已經全部給沈湛湛打理了嗎,還記得沈湛湛提過一嘴,月家醫館已經全部被納入朱雀幫,可現在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你認識她?”鐘麗秀問道。

“認識。”楚墨點了點頭,時過境遷,昔日佳人已成客人。

“快快快,有位皇族將軍受傷了,月姑娘,還請你出手,救治他一下,傷他的乃是魔族高手,我們都束手無策。”

就在此刻,一道急促的聲音憑空響起,隻見數道人影疾步匆匆,朝著月家醫館奔來。

“快,送進去。”月子桑那清美臉頰微微一變,連忙招呼人說道。

望著眼前一幕,楚墨朝著薑太極問道:“這月家醫館,什麼來曆?”

薑太極撓了撓頭說道:“這個我不是很清楚,畢竟上等區的事情,我們住在中等區瞭解不多。”

一旁的小蘿莉倒是插過話說道:

“這個月家醫館我聽說過,好像是受皇族邀請纔來到此處的,至於他們從哪裡來,冇人知道,隻是他們的醫術高明,待人誠懇,所以名氣很大。”

“皇族邀請?”楚墨一愣,月家難道有長輩在地域?這怎麼可能?

可就在此刻,月家門口傳來雜亂的吵鬨聲。

“什麼破醫館,你們知道嗎,這月家是從玄域那破地方來的,聽說是意外救了九王爺一命,纔得到賞識,暫居於此,冇想到九王爺剛死,月家就迫不及待暴露野心,取代九王爺位置!”

“什麼?月家竟然來自玄域?那鳥不拉屎的地方?”很快,有人鄙夷的看向月家醫館,在她們的眼中,早已有了高高在上的姿態,玄域對他們來說,就是肮臟之地。

甚至,連下等區的賤民都不如。

而現在,他們竟成了上等區最大的醫館。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九王爺剛死,月家竟然想霸占九王爺的位置,取代醫聖!

要知道,九王爺自小行醫,已有數百年之久,雖說九王爺平時對月家頗為照顧,但在大是大非麵前,九王爺自是能分孰輕孰重。

現在九王爺剛死,藥館一途無人治理,月家勢頭正盛,這不是在宣告他們的主權?

“玄域之人,不配在這裡行醫,滾出去!”

當即有人怒罵出來。

然而月梓桑則是一臉平靜,望著那些誠心搗亂的人同樣冰冷迴應道:“九王爺曾有囑咐,月家醫館無論何種情況,都不能妄動,難道你們忘了嗎?”

“還有,九王爺本就身患劇毒,毒入血脈,這件事你們背後那些人不會不知道,九王爺一直隱忍不說,但不代表我不說。”

聞言,那些人臉色皆都微微一變。

而有心人則是聽出來,九王爺的死,有蹊蹺!

“九王爺的死,分明就是你們這些玄域來的狗東西給下的毒,好啊,現在你們當麵承認,來人啊,給我砸了月家醫館。”

說話間,頓時有幾名凶匪衝上前,想要將醫館給砸了,可很快,從醫館內走出一個身穿軍服男子。

“所有人滾!裡麵乃是李將軍在醫療,若稍有差池,你們都得陪葬!”

一番話下來,這些人自然不敢再鬨,但他們顯然不甘心。

“將軍,玄域這些狗東西開的醫館,您也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