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腹黑道長俏殺手 >   第10章

一轉眼,淩寒已經在盧府住了快十天了。這天早上,淩寒從盧老爺房裡日常守夜回來,剛躺在床上假寐了一會,迷迷糊糊中,突然遠處的宅院裡,傳來了寧香的慘叫聲。

“啊——!!!死人了!又死人了!!又是柳娘子來索命了!!!快來人啊!!!”

聞言淩寒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蹦了起來,閃身間便已到了外宅。

入眼便是一具已經死透了男屍,麵色青黑,舌頭外吐,脖頸處有明顯的勒痕,是被勒死的。

屍體已經僵硬,手上露出的皮膚已經出現了大塊大塊的青紫屍斑,說明這人在自己回來之前就已經死了。

可奇怪的是,這個男人身上有很多看似野獸爪牙撕咬的傷口,但......看傷口的出血情況和創口的樣子,好像是死後人為的傷口,至於是什麼武器造成的,大概是鐵爪之類的......

淩寒眯了眯眼,什麼都冇說,上前欲扶癱坐在地上的寧香。

寧香被淩寒扶起,轉身緊緊的抓住了淩寒的衣襟,泣不成聲。淩寒不得已矇住她的眼睛,輕聲安慰。

待寧香略微平靜下來,淩寒轉頭看向了屍體。

死者死前頭被毆打過,腫脹不已,方纔草草幾眼,冇看出是誰,現在冷靜下來仔細一瞧,這人?不正是前幾天給自己安排起居日常的盧府王管家嘛?這混小子還派了倆下人天天守在他門口,平時他走到哪跟到哪,無比惹人厭煩。

雖然他也算不上什麼幸災樂禍,悲傷那更不可能。但是這人好端端的怎麼突然就死了?

淩寒不禁奇怪,昨夜他在盧老爺房內,並未感到府內有何異常啊。

正當他想的有些入神的時候,盧夫人帶著幾個仆人丫鬟匆匆趕來了。

來的這麼快?

淩寒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放開了懷裡已經不再抽泣的寧香。

看來這盧夫人還真是沉不住氣啊。

盧夫人風風火火的趕到,本來對著淩寒想說什麼,可轉過走廊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的豬頭管家,好像被嚇了一跳,駭的倒退了一步,半晌顫抖著冇說話。

淩寒緊盯著盧夫人的反應,她雖然看似神色惶恐,一副吃驚又悲傷的模樣,但那雙眼眸深處,卻閃過一抹鬆懈甚至...竊喜?手看似在抖,身體卻站的無比平穩。

她早就知道王管家死了,甚至王管家的死和她脫不了乾係。

盧夫人手下的幾個丫鬟反應更是劇烈,有幾個直接被眼前恐怖的情景嚇到嘔吐,甚至有男仆被嚇得當場暈了過去,場麵一度十分混亂。

盧夫人見戲演的差不多了,強裝鎮定,威嚴的咳了一聲,

“咳!好了,都給我起來!不就是死了個人嗎?大驚小怪!你們幾個,還不快點把王管家抬下去?愣著乾嘛?還不快去!!”

見到主人家開口喝罵,她帶來的幾個男丁才如夢初醒,一個推搡著一個麵色青白地把人抬了下去。

盧夫人看屍體收拾好了,轉頭對貼身丫鬟安排道:

“翠玲啊,王管家對我們盧府鞠躬儘瘁,平日裡也是兢兢業業,待你們也不薄,去賬房撥上五十兩銀子,交給王管家的家裡人,好好把他安葬吧。”

“是,夫人,奴這就去辦。”

說完,盧夫人身邊那個自始至終都無比冷靜的翠玲便麻利的轉身去辦了。

淩寒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這個低眉順眼卻格外不同的丫鬟。

交代完一切,盧夫人屏退了閒雜的下人,轉頭看向淩寒。

淩寒知道,這個心機深沉的女人,要展露出她的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