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涼夜,靜謐奢華的海景酒店。

林初瓷臉上蒙著黑色眼罩,小手緊緊的揪著床單,內心充滿緊張與不安。

身邊的床墊猛地一陷,一份沉重的重量壓下來。

能感覺對方伸手過來,林初瓷及時抓住男人的手腕。

“彆看我的臉!”

男人醇厚磁性的嗓音開口,“難道你不想看看自己的初次給了誰?”

林初瓷心口發酸,溫熱的眼淚溢位來,搖頭,“不管你是誰,你都是我的恩人,我謝謝你!”

不能讓外人知道她是誰!

如果傳出林家千金大小姐淪落到要為20萬出賣自己的地步,該會怎麼恥笑她?

把自己最寶貴的交給一個陌生男人,她很無奈,也很難過。

可她冇有辦法,母親躺在病房裡等錢救命。

要不是父親冷漠無情,男友騙走她的股份把她踢出局,她也不必走這條路。

一股清淡撩人的香氣,撲鼻而來。

女孩很乾淨,味道也好聞!

男人又提出要求,“我可以給你200萬,但要你幫我生個孩子,願意嗎?”

有200萬,母親就有救了!

“我願意……”

“真乖。”

男人勾起迷人的唇角,欺身而來。

八個月後的一個晚上。

林初瓷被一股濃鬱的煙味嗆醒,睜眼看見窗外滿天火光,長長的火舌竄入窗欞,燃著了窗簾。

失火了!

林初瓷意識到危險,撐著碩大的肚子費力的爬起來,逃出房間。

一樓客廳也已經燒起來了,火勢熊熊,濃煙滾滾,林初瓷捂住口鼻,艱難的往前跑。

糟糕的是,彆墅的門窗都被封住,無法逃脫,她好不容易找到座機電話,但是電話線早就被剪斷了。

外麵隱約傳來熟悉的聲音,“等她媽一死,我媽就會嫁到林家,初瓷姐可能到死都不會知道,我也是林家的親生女兒吧!”

表妹夏韻兒竟然是她父親的親生女兒?

“那些都是屬於你的,她的股份都已經在我手裡,她現在什麼都冇有了!”

這是顧少傑的聲音?

騙走她的股份還和夏韻兒狼狽為奸?

“多澆點汽油,讓火燒的旺一點,最好能把她和她肚子裡的野種全都燒成一片灰燼。”

“隻有她死了,我們才能高枕無憂。”

是他們,他們想殺人滅口?

淩亂的腳步聲最終消失了,隻剩下越來越旺盛的大火和刺鼻的濃煙。

烈火炙烤著她的皮膚,恐懼感瀰漫心頭。

想到母親還躺在醫院,她不能死……

林初瓷砸開窗戶玻璃朝外大聲求救,“救命……著火了……救命啊……”

不知過了多久,林初瓷躺在地上,已經呼吸困難。

危難之際,彆墅的大門被撞開,一個蒼老的身影衝進火場,“大小姐,大小姐……”

“德叔,我在這……”

於絕望中聽見老管家的聲音,林初瓷感動到落淚。

德叔踢開燃燒的傢俱,不顧危險找到快要窒息的林初瓷,“大小姐,快點跟我走……”

在德叔的攙扶下,林初瓷捧著肚子,朝門口走去,眼看快要出門,一根橫梁砸向林初瓷。

德叔見此情形,直接將林初瓷推出大門,而他自己則被砸下來的橫梁壓住。

林初瓷從地上爬起來,轉身發現德叔已經被砸,渾身著火。

眼裡溢位淚水,林初瓷悲痛的大叫,“德叔!德叔……”

“快走,大小姐……走的越遠越好……永遠彆回來……”

“德叔……”

林初瓷的眼睛裡血紅一片,大火吞噬了一切,隻剩下熊熊燃燒的火海。

*

半個月後,擎天集團59層總裁辦公室。

戰夜擎正在處理公事,助手邢峰匆匆進來報告,“戰爺,有手下在半山彆苑門口發現一個不足月的新生兒。”

“什麼?”

彆苑地址的冇有其他人知道,隻有那個女孩知道,意識到什麼的時候,戰夜擎騰然起身,問道,“孩子現在在哪?”

“孩子很弱,而且病了,我已經讓人送去醫院救治了。”

“去醫院!”

在醫院保育箱裡,戰夜擎看見一個男嬰,小小的,粉粉的,那麼小那麼可愛,看到孩子小臉這一刻,他的心驀地柔軟了一下。

孩子雖小,可是五官還是能看出他的一點影子來,是他的兒子應該錯不了。

他花了200萬,讓那個叫木棉的女人幫他生一個孩子,她果然兌現了承諾!

想到這裡,戰夜擎當即吩咐邢峰,“快去,我要知道孩子的母親現在在哪裡,把她也接過來。”

“是!”

邢峰帶人去查下落,三天之後回來彙報,“少爺,我們找遍整個京城,都冇有找到名叫木棉的女孩,連所有醫院的婦產科也都查了,也冇有符合資訊的產婦。”

“給我查,一定要找到這個女人!”

戰夜擎的眉色深沉了許多,那個女人生完孩子之後,究竟去了哪裡了?

*

五年後。

一輛黑色賓利豪車停在LC集團大廈下,車門打開,身材高挑的女人從車裡走下來。

林初瓷一身黑色Give

chy,亦正亦邪,臉上卡著寬大墨鏡,遮住清冷的容顏。

五年的時間,當初的那份彷徨和傷痛已經被沉澱,取而代之的是冷靜和從容。

五年了,她終於回來了!

跟著她下車的是她兩個兒子,兩個孩子都有著極高的顏值,麵色冷酷穿著英倫小西裝的是墨寶,陽光愛笑穿著彩色的連帽裝的是小川。

林初瓷走進大廈裡,兩個小寶貝快步追上來。

“媽咪,媽咪等等我們!”

凡是遇到他們的人,都忍不住回頭看,“那女人好酷!還帶了兩個超帥的兒子!”

“他們是不是咱們LC新請來的小模特?”

在外人眼中,他們就是超模辣媽帶娃的既視感。

乘坐電梯直達頂層,林初瓷來到總裁辦公室,執行總裁蔡餘等候多時,見到他們進來,笑著歡迎,“老大,總算等到你們回來了!”

“辛苦你了,阿蔡!”

林初瓷打過招呼走到辦公桌前坐下,開始處理公事。

冇人知道她纔是LC風投集團幕後的老闆,蔡餘隻是她的手下之一,幫她打理LC。

“蔡叔叔!小川想死你了哦!”林景川嘴巴甜,見到蔡餘高興的撲過來。

“哎,小川,已經三個月冇見到你,叔叔也好想你啊!”

蔡餘抱著林景川轉了轉,又看向冷酷的林景墨,說道,“墨寶,你也過來,讓叔叔抱抱!”

“幼稚!”墨寶抱著小手臂,壓根不屑親親抱抱舉高高。

“我去,我這是被鄙視了嗎?”

蔡餘哭笑不得,兩個看起來一模一樣的小傢夥,可為啥性格差距那麼大呢?

蔡餘安排人帶兩個孩子去玩,他則把京城這邊的情況向林初瓷做了彙報。

“現在的唐氏集團已經被林家吞併,你父親林懷光是董事長,顧少傑是執行總裁,唐氏的股份分散在一群股東手裡。”

“盯緊他們,隻要有拋售,就買進。”

當初因為她的識人不明,導致外公家的唐氏集團被吞併,如今,她回來就是為了重新奪回唐氏的控製權!

“德叔的骨灰已經下葬了嗎?”

“已經為德叔做了厚葬,現在京城公墓。”

林初瓷點點頭,又問,“林家最近怎麼樣?”

“最近林韻兒被戰家選中去為戰夜擎沖喜,好像就是今天。”

林初瓷點頭瞭解,又問,“查得怎麼樣了?”

“正準備告訴你,你讓我查大寶的下落,我已經查到了!”

“快說!”

林初瓷迫切想知道,她當年生的那個孩子現在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