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老夫人看見林初瓷來,猜到她可能聽見夜擎說的話。

氣氛有些尷尬,老太太想要說點什麼,解釋一下,不過林初瓷率先開口了,“戰爺您不用擔心!今天當著老夫人的麵,我們可以先把話說清楚,我隻是來戰家沖喜的,等戰爺你病好康複,我自會離開!我們之間也不需要履行夫妻義務,僅僅是沖喜這段時間是名義上的夫妻。我的職責隻是為了照顧你而已,你也不要有太多負擔!”

林初瓷先發製人,把醜話都說在前頭,她來戰家兩個目的。

一是來報恩,二是來找兒子。

等戰夜擎病好康複,她離開的時候,會帶走戰淩曜。

戰淩曜是她的兒子,她要孩子的全部監護權!

戰夜擎聽她這麼說,心裡暗暗鬆口氣,他真怕她到時候纏著他,非要當戰太太,賴著不走。

不過戰老夫人已經看出林初瓷的個性,這個女孩是個寧折不彎、愛憎分明的好女孩,要是能娶到她,那必定是戰家的福氣。

何況他們曜曜已經接受她,對她那麼在乎,這是打著燈籠也難找的好人選啊!

為了幫孫子挽留人,戰老夫人說,“丫頭,話也不要說那麼絕對,我們夜擎也是一等一的好兒郎,你要是嫁給他,可以保你下半輩子的幸福,不妨再考慮一下吧?他這傷勢,我看是可以好起來的!而且,結婚證可都已經領了啊!”

“結婚證已經領了?什麼時候的事?”

輪到林初瓷詫異了,她從老夫人手裡接過紅本本,嚴重懷疑這是不是假證?

“之前你不是給我看你的身份證明,讓我覈查你的八字嗎?我查了,都是真的,所以乾脆幫你們把證扯了。等夜擎好了,你們再補辦婚禮。”

戰老夫人可是一片好心,但林初瓷鬱悶了,領了證要是離婚的話,那不就是二婚了?

“奶奶!彆說了!怎麼領的就怎麼給我登出!唉……”

戰夜擎一個頭兩個大,氣得捶床,他壓根就想要任何女人來照顧他,更不想娶誰。

可能是太過激動,戰夜擎覺得頭疼,戰老夫人忙說,“好好好,奶奶不說,你多多休息,我先回去!”

戰老夫人纔不會幫他登出結婚證,臭小子,能娶到這麼好的姑娘,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老太太離開後,林初瓷走過來說道,“戰爺,我知道你不想結婚,我也一樣。要不,我們可以簽個離婚協議,等你康複那天,我們的婚姻關係就自動作廢,我會離開,怎麼樣?”

“好!”

戰夜擎冇有半點猶豫,最好簽個離婚協議,白紙黑字寫清楚,免得到時候空口無憑,她會反悔。

為了不讓林初瓷在協議上動手腳,戰夜擎讓人叫來他的助理邢峰,讓邢峰起草協議。

協議起草好,戰夜擎讓邢峰幫他在上麵蓋上私章,他本人按上手印,林初瓷也簽下名字,按好手印。

協議一式兩份,雙方各持一份,當即生效。

邢峰走後,林初瓷端來做好飯菜,問道,“戰爺,飯菜準備好了,要不要吃一點?”

“不吃!”

戰夜擎冷漠的拒絕,他可不想吃這個女人做的東西,萬一她在飯菜裡動手腳怎麼辦?

“不吃那就算了!”

林初瓷放下托盤,出去冇多久又回來,還拉來戰淩曜。

她讓戰淩曜在板凳上坐好,幫他在麵前繫好餐巾,說道,“曜曜,準備吃飯了哦!媽咪今天做了紅燒肉,還配了蔬菜、玉米、胡蘿蔔,看看可不可愛?”

旁邊的戰夜擎聽見她把戰淩曜帶到這裡吃飯,還以他“媽咪”自居,不忘提醒,“你不是曜曜的母親,彆媽咪媽咪的,不要給孩子造成錯覺!”

他不希望協議結束後,曜曜習慣了認她媽咪,以後他的親生媽咪要是回來,孩子豈不是難以接受了?

戰淩曜小臉上氣鼓鼓,笨蛋爹地,誰說她不是媽咪?

她就是他的媽咪好麼!

“喂,戰爺,就算是有協議在,我也算是儘職儘責好嗎?隻要協議生效一天,我就有義務當好曜曜的媽咪,我和孩子怎麼相處那是我們的事,請你不要拆台!”

林初瓷很不客氣的懟回去,要不是看在他現在又瞎又癱的份上,她真想一個大嘴巴子呼過去。

給姑奶奶老實點吧你!

戰夜擎心裡憋了一肚子的氣,他要是再不好起來,也不知道這個女人會把他的家變成什麼樣?

指不定到時候很可能會拐走他兒子!

這種女人明顯就是動機不純!

戰淩曜看著麵前的西餐盤,裡麵的米飯被做成可愛的小兔子,周圍是紅燒肉和彩色蔬菜裝點的圖案,看起來就像一幅可愛的畫。

這是戰淩曜第一次看這麼可愛的飯菜,他覺得自己的媽咪好神奇啊!

就像一個魔術師!

“張開嘴巴,媽咪餵你,嚐嚐味道怎麼樣?”

林初瓷開始喂孩子,戰淩曜低頭盯著勺子不動,林初瓷見他不肯張嘴,哄道,“難道曜曜不想變強壯學本領了嗎?”

當然想!

戰淩曜張開小嘴,吃下媽咪喂的第一勺食物。

吃完時,大大的眼睛瞪起來,眼睛亮晶晶的,小臉上的表情滿是不可思議。

他覺得媽咪做的飯菜比爹地做的好吃一萬倍!

真的好好吃!

他從來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食物!

“好吃是嗎?媽咪繼續餵你!”

就這樣,林初瓷一勺一勺喂下去,戰淩曜認真的吃了下去。

餓極了的戰淩曜,吃的特彆香。

吃到一半的時候,看見可愛的小兔子飯糰被破壞,好看的畫也冇有了,戰淩曜忽然停止咀嚼,黑曜石般的大眼睛盯著盤子,動也不動。

“怎麼了曜曜?怎麼不吃了?”

林初瓷低頭去看孩子的小臉,卻發現,孩子的眼睛裡流出大顆的明亮的眼淚。

原來是兒子哭了!

“曜曜,怎麼哭了啊?”

林初瓷趕緊把餐盤放下來,擦掉他臉上的淚水,擔心的問,“怎麼了?是不是哪裡難受不舒服?指給媽咪看好嗎?”

戰淩曜癟著含著食物的嘴巴,搖搖頭,他不是難受不舒服,他隻是很害怕。

怕一切都是想象出來的!

怕一覺醒來媽咪又不見了!

怕吃完這麼可愛美味的飯菜之後,就再也吃不到了。

就在林初瓷無比擔心之時,旁邊的男人幽幽道,“哼,你做的那什麼,一定很難吃,看到了吧,都把我兒子給吃哭了!”

他兒子的口味很叼的,平時隻吃他做的飯菜,彆人做的他都不吃的。

戰夜擎猜測她的廚藝一定超級爛,無法下嚥的那種。

他真的有點擔心她彆虐待他兒子!

“閉嘴吧你!”

林初瓷在哄兒子,冇工夫理會他。

就在林初瓷鬱悶之時,戰淩曜忽然做出一個令人驚奇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