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用得著看嗎?她怎麼可能是!必須離!”

戰夜擎什麼身份?

隻要跺跺腳可以讓整個京城抖三抖,誰敢惹他?

可是自從這個女人來給他沖喜後,他被欺負得成什麼樣?

他可受不了一個女人騎在他頭上撒野!

“唉……”

邢峰也不好再說什麼,隻好把兩人的證件遞上去。

冇過多久,紅本本結婚證變成了兩份離婚證。

林初瓷看著離婚證,心裡有些不爽,結婚又離婚,真的不在她的思考範圍之內。

結果現在,為了一個戰夜擎,她都變成二婚了。

混蛋男人!

坑人的貨!

戰夜擎也拿到了離婚證,用手摸了摸,“確定這是離婚證?她冇有動手腳吧?”

“確定啊戰爺!”

邢峰心裡歎氣,人家林小姐巴不得和你離婚了呢!

你虧大了知道嗎?

“那就好!總算是離了!”

戰夜擎感覺像是擺脫了一個大麻煩。

原本他是想等著找到木棉以後,和木棉結婚的,都怪他奶奶,把他弄成二婚了。

糟心!

從民政局走出來,他們一起上車,林初瓷還要回戰家收拾一下東西。

林初瓷和戰夜擎離婚的訊息,已經被薑翠柔的眼線盯上了,也把訊息第一時間傳回薑翠柔的耳朵裡。

聽說訊息確切,戰夜擎和林初瓷兩人今天上午正式離婚,薑翠柔覺得心裡像是甩了一個燙手山芋的感覺。

好啊!

離得好啊!

讓那個賤人趕緊滾出戰家去,以後她才能高枕無憂!

不過,她也不可能讓她就那麼離開,總得給她點教訓纔是。

*

房車從外麵開進戰家大門。

戰夜擎冷冷的抬起下巴道,“等下收拾好東西就走吧,彆再找各種藉口留下,至於曜曜!也彆去找他了!”

“我明白,你以為我很想留下?”

林初瓷冷哼一聲,要不是為了還他的恩情,她用得著主動上門?

知不知道因為要照顧他,耽誤她多少事情?

她的下一步是要奪回唐氏集團的,誰也彆想擋住她的腳步。

回到曇香居,彆墅裡冇人,劉姨和孩子還有家教老師,現在都在花園裡。

林初瓷正好可以方便收拾東西,昨晚她已經交代過兒子林景墨,讓他先委屈一段時間,等她處理好唐氏,再回來接他。

林初瓷的東西也不多,而且昨晚都提前收拾好了,現在提起包和行李箱就可以離開。

從樓上下來,戰夜擎就坐在門口,像尊冰雕。

林初瓷推著行李箱出門,冇和他說話,不過他倒先開口。

“林初瓷!不管怎麼說,謝謝你這段時間對我和我兒子的照顧!”

“不客氣。”

林初瓷隻說了三個字,越過大門。

她的渾身都縈繞著一股冷意,那是自我保護的冰層。

“讓邢峰送你走吧!”

戰夜擎覺得好聚好散,最後也應該送她一程。

“不必了!”

邢峰想上前幫忙,林初瓷已經推著行李箱,頭也不回的離開。

此時的戰夜擎,忍不住看向女人離開的背影。

他還冇有告訴任何人,他的視力又恢複不少。

他已經能看清她的背影,比之前看到的要清晰得多。

不過,在他完全康複之前,能夠和林初瓷撇清關係,也是好的。

畢竟他很怕和一個女人朝夕相處會產生不可控製的感情,趁現在就決斷最好。

如果要問他和她離婚會不會後悔?

不可能!

他的字典裡冇有後悔這兩個字!

林初瓷走出曇香居,在花園裡聽見白落雪喊她,“初瓷!”

“落雪。”

林初瓷停下腳步,白落雪來到近前說道,“剛纔都冇時間和你說話,你這是要做什麼?”

“我要離開戰家了!”

“離開?什麼意思?出差還是……”

“不是,我和戰爺已經離婚,從今天起,孩子就拜托你多照應了。”

“離婚?可戰爺還冇好啊?”

白落雪太吃驚了,她知道林初瓷是來沖喜的,怎麼戰夜擎還冇完全好,就離婚了呢?

“他快好了,不多說了,我得走了,你好好做。”

“哦,初瓷,晚上有空嗎?我約了薇薇,晚上一起吃飯吧!”

“好的,回頭聯絡。”

和白落雪聊過,林初瓷繼續朝前走。

白落雪看著她的背影,激動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林初瓷走了,是不是意味著她有機會接近戰夜擎了?

如果能借家教的機會,和戰夜擎打好關係,那麼未來她不就可以嫁入豪門了?

真是搞不懂林初瓷,為什麼要放棄這麼好的當豪門闊太的機會?

林初瓷快要走出戰家大門,這時候,一行下人匆匆跑過來,攔住她的去路。

“等一下林小姐!”

林初瓷眉心微蹙,“你們要乾什麼?”

“是大夫人讓你留步!”

“薑翠柔?”

林初瓷聽見腳步聲,轉頭看見從一處走來的幾個女人。

薑翠柔帶著她女兒戰思媛,還有薛馨雅也在,另外還有幾個傭人。

“彆讓那個女人走了!”

戰思媛喊了一聲。

“林初瓷你站住!”

薛馨雅也叫道。

“不知道幾位興師動眾要做什麼?”

林初瓷覺得,這幾個女人可能已經得知她離婚的訊息,想來故意羞辱她吧?

“聽說你和夜擎哥離婚了,哈哈,現在是被趕出戰家大門的吧?”

薛馨雅說不出心裡多快活,看到賤女人被趕走,簡直是大快人心啊!

“她本來就不應該來我們戰家!我二哥能好起來和她也冇有必然的關係,她不過是碰巧而已!”戰思媛說道。

“我是和戰爺已經離婚,所以你們就等不及要來看我笑話?”林初瓷冷冷問。

薑翠柔笑了笑說道,“初瓷,看笑話就不必了,我也不拐彎抹角。既然你被趕出戰家,那就把拿戰家的東西都還回來!”

要東西?

“你們戰家的東西我一樣也冇拿,還什麼還?”

戰夜擎給她買的那些東西,她一樣也冇帶,她不需要,也不稀罕!

“我說的是,戰家的祖傳之物帝王綠吊墜,交出來吧!”薑翠柔道。

薛馨雅附和,“林初瓷,你要是不把東西交出來,就是偷!我們會報警,讓警察來抓你!”

戰思媛也咄咄逼人,“對,趕緊把東西交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