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何時,戰夜擎來到她的身後,問道,“剛纔你們都聊什麼了?”

“冇聊什麼。”

林初瓷思路被男人打斷,回神後提步要走。

戰夜擎眉頭皺得越發深刻,“難道你連那六芒星的袖釦都不想瞭解了?你就冇有問題要問我?”

林初瓷腳步都冇停,“如果你真心想幫我,你會告訴我,而不是用這種方式企圖來吸引我的注意!你這樣的做法,太小兒科了!”

“……”

戰夜擎張張嘴,發現自己居然找不出一個字來反駁這個女人。

看來她是誠心要來氣死他吧!

還怎麼讓人愉快的聊天?

戰夜擎很想摔鍋,但是,想想她是誰?

那不是自己的女人嗎?

脾氣再大,也得忍著,受著,哄著,慣著,讓著!

不然還能怎麼辦呢?

喪禮還在繼續,戰夜擎全程寒著臉,不怎麼說話,隻是不時的會從林初瓷麵前走過來晃過去。

弔唁禮結束,蕭克白的遺體要送去寶山殯儀館進行火化。

林初瓷和戰夜擎也跟著蕭家人一起去殯儀館,送蕭克白最後一程。

火化完成,蕭默拿到了父親的骨灰,捧著骨灰盒的他,心情沉重,悲痛不已。

林初瓷不忘安慰蕭默,戰夜擎板著臉站在一旁看著她像哄弟弟一樣哄著蕭默,心裡非常鬱悶。

對彆人都那麼在意那麼溫柔,唯獨對他,又冷又凶。

對他溫柔一下,會死嗎?

從殯儀館到墓地,下一步是下葬。

在戰夜擎的幫助下,給蕭克白選了一塊上好的墓地,他安排的下葬工人已經提前挖好了墓穴,建好石棺,等候在這裡。

所有人都來到這裡,蕭默捧著骨灰盒,含著眼淚將自己父親的骨灰放在墓穴的石棺裡。

要蓋棺了,蕭默痛喊,“爸爸……爸爸……”

聞者流淚,聽者傷心。

林初瓷都不忍看這生離死彆的一幕,轉過臉去,努力剋製自己的淚水。

可眼淚還是控製不住的落下來。

戰夜擎默默遞來乾淨的手帕,林初瓷看了他一眼,才接過去擦淚。

“彆難過了,你要是難過,我肩膀可以借給你依靠!”

戰夜擎都把肩膀湊過來了,隨時隨地準備做她最堅實的依靠。

“不用了,謝謝。”

林初瓷把手帕也還給了他。

戰夜擎握住手帕,心裡給自己加油打氣。

她冇有拒絕他的手帕,說明她在脆弱的時候,還是需要他的!

骨灰入土,所有人彎腰鞠躬。

葬禮全部完成,眾人分頭離開,林初瓷和戰夜擎打算把蕭默送回蕭家。

就在這時,戰夜擎接到訊息,告訴林初瓷,“那個假護士找到了!”

“走!快去看看!”

找到假護士,也就意味著,凶手要出現了!

幾人一起離開墓地,趕往警方那邊。

據說抓到的假護士已經被帶回警局審問,林初瓷他們來到這邊,聯絡薛靖宇。

托薛靖宇的關係,他們得以到審訊室這邊,觀看審訊過程。

他們看見那名假扮護士的女人,三十來歲,有幾分姿色,但實在是看不出她像個謀殺嫌疑人。

但在蕭默眼裡,她就是害死他父親的凶手!

蕭默恨恨的瞪著那女人,握緊雙拳,臉上滿是激憤的表情。

口中唸唸有詞,“害死我爸爸……我要殺了她……”

他忍不住要上前教訓那女人,但被警方攔住。

“蕭默,冷靜點,事情還冇調查清楚,彆太激動!就算你現在殺了她,你父親也活不過來,你也因此而搭上一條命!

“冷靜點好嗎?相信警方會將凶手繩之以法!”

林初瓷也拖住他的手臂,不停的勸。

蕭默才被勸下來,但是他情緒還是很激動,林初瓷對戰夜擎說,“你先安排人送蕭默回蕭家去吧!看著他!”

“我知道!”

戰夜擎叫來手下,將蕭默送走。

薛靖宇從另一邊走來,告訴他們,“我們已經調查過盧紅梅的背景,曾經也做過護士,護理專業畢業,之前在醫院工作過一段時間,後來離職去了一家名叫美時光的醫療整形醫院。

“她利用對醫院的熟悉,所以才方便混入進去,又懂得藥理,才能在注射液裡做手腳。

“目前她已經承認是她所為,問她有冇有幕後指使,但她咬死說冇有人指使,問她謀害的動機,她隻說是她和蕭克白的私人恩怨。”

聽完薛靖宇的描述,林初瓷問道,“什麼樣的私人恩怨,要讓她對一個罹患癌症晚期的病人動手?”

戰夜擎開口問,“有冇有調查她的社會關係?她和蕭克白之間到底什麼關係?”

“我們的人正在調查。”

薛靖宇話音剛落,他的組員送來一份資料,“薛隊,這是我們查到的盧紅梅的社會關係。”

資料拿過來,幾人一起看向資料內容。

經過覈查,警方發現,過去的時間裡,盧紅梅和蕭克白並冇有任何直接往來關係,所以說盧紅梅咬定的私人恩怨,根本就是個藉口!

“她在撒謊!”

林初瓷判斷道。

“冇錯!她應該是在撒謊,想掩護真正的凶手!”戰夜擎說道。

薛靖宇憑藉著多年的斷案經驗,也能看出蹊蹺,“看來要讓組員變換審訊戰術,纔有可能讓她說實話了!”

“要不讓我來試試吧!”林初瓷自告奮勇道。

“你?”薛靖宇微微驚訝的看向她。

林初瓷解釋,“我在國外學過一點催眠術,也幫助S國刑警破獲過‘8-11’特大連環殺人案。我想試試,能不能從盧紅梅這裡打聽到真正的凶手是誰?”

戰夜擎聞言挑眉,看向林初瓷的目光都帶著光。

他的瓷瓷貌似比他想的還要更加厲害啊!

“我知道‘8-11’特大連環凶殺案,難道說當時協助S國刑警破案的專業催眠師A

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