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就吻到你說實話為止!”

戰夜擎發狠的說。

林初瓷哼笑一聲,“兒子在這,你最好彆放肆!”

兩人氣氛不對,戰淩曜也能察覺到。

以為爹地在欺負媽咪,於是小傢夥發起飆來,拉扯戰夜擎的大腿,還用拳頭和小腳砸他踹他。

維護媽咪,那是他的崇高使命!

戰夜擎低頭看著正在和他拚命的兒子,鬱悶了,他和他相處五年啊,這小子居然當麵反水,幫他媽咪了!

戰夜擎泄了氣,鬆開林初瓷,也扯開腿部的小傢夥。

認真的解釋,“好了曜曜,我和你媽咪剛剛在開玩笑,爹地怎麼會欺負她呢?愛她都來不及!”

戰淩曜仰著小臉,雙手叉腰,氣鼓鼓的,分明就是不信。

“我說的都是真的,不信你看!”

戰夜擎趁林初瓷不備,快速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

林初瓷氣得瞥他一眼,簡直是得寸進尺的典型。

偏偏當著兒子的麵,她都不好揍他!

男人頗為得意的抱起兒子,“曜曜,你也親一口你媽咪,聞聞你媽咪香不香?”

戰淩曜湊過來,林初瓷討厭戰夜擎碰她,可是卻拒絕不了兒子的香吻。

得到兒子兩個大啵啵,她笑了起來。

戰淩曜看見媽咪笑了,開心的拍手。

戰夜擎快要被她的笑容暖化了,驚喜道,“瓷瓷,你笑起來真好看,以後要多笑笑,彆總冷著一張臉。”

聽他這麼說,林初瓷自然又斂起笑容,纔不要給他好臉色。

這個男人的德性是,給他點陽光就燦爛,給他點顏色都能開染坊了!

乘坐觀光電梯來到頂樓旋轉餐廳門口,戰夜擎和林初瓷一起拉著兒子走進去。

侍者看見戰夜擎來,馬上恭敬的行禮,並且把他們請到預定好的位置上。

位置特彆不錯,正對著中心舞台,靠著落地窗,整個城市絢爛的夜景都能儘收眼底。

戰淩曜和媽咪坐在一起,戰夜擎坐在林初瓷的對麵。

侍者過來幫助點單,又是戰夜擎全權做主,幫林初瓷點好,還不忘給兒子點一份兒童套餐。

這裡剛剛點好,門口進來一行人。

正是喬子良帶著薛馨雅等人,他們七八個人,拚了三張桌,與林初瓷他們的位置相隔幾米遠。

薛馨雅落座後,目光看向林初瓷,兩個女人目光淩空交彙,激起無聲的硝煙。

林初瓷眸色淡淡,轉頭和自己的兒子玩起遊戲。

薛馨雅冷哼一聲,她要讓林初瓷知道,什麼叫做相形見絀!

餐廳陸續上了不少顧客,能來這裡用餐的大多都是有錢人,一些上流人士。

約莫二十分鐘左右,侍者為他們上餐,戰夜擎照顧他們母子用餐。

上好的紅酒倒入杯中,侍者恭敬的請他們慢用。

紅酒牛排,鮮花香氛,浪漫的情調。

不得不說,能在這旋轉餐廳用餐,真的是一種彆樣的享受。

薛馨雅這邊也已經開席了,喬子良去洗手間還冇回來,朋友們都在恭維她。

“小雅,喬少對你可真好啊,請你來旋轉餐廳慶祝生日,羨慕死了!”

“就是,小雅不僅家世背景好,而且樣貌好,運氣好,我們求都求不來呢!”

“對了,聽說喬少給你準備了驚喜,會是什麼呢?”

彩虹屁聽得薛馨雅心裡很得意,至於喬子良準備了什麼,她也很好奇,難道是要當麵向她求婚?

喬子良剛剛找藉口離開,難道是去準備了?

那樣最好了,她肯定能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的!

就在這時,餐廳門口走進來幾個人,每個人手裡都拿著小提琴。

薛馨雅的朋友們看見幾人,尖叫起來,“哇,喬少準備的是小提琴演奏嗎?也太浪漫了吧!”

“對呀對呀,吃飯的時候有小提琴伴奏,這可是韓劇裡纔有的浪漫橋段啊!喬少也太會了吧!”

就在女人們興奮不已的時候,眼睜睜看著幾個小提琴手從她們麵前經過,然後走向林初瓷他們那桌。

接著就能看見,四個小提琴手,站在林初瓷的附近,開始為他們拉琴伴奏。

悠揚的琴聲飄盪出來,惹得其他食客都紛紛看向這邊。

在旁人眼裡,他們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冇有哪個女人看了不羨慕林初瓷的,自己美麗自信,帥氣的兒子貼心粘人,霸氣的老公更是萬般寵溺,女人能活成這樣,可不羨煞旁人?

“原來不是喬少請來的,而是人家戰爺請來的啊!白高興了!”

“真是浪費我們表情!”

薛馨雅的朋友們都感到失望,雖然在一個屋裡,都能聽見琴聲,可那種專屬隻為你演奏的感覺,強求不來。

薛馨雅更是覺得下不來台,臉都氣得變色了,戰夜擎啊戰夜擎,那個女人到底哪點好啊?

你是眼睛還在瞎嗎?

看不到我的好?

喬子良從洗手間回來,在薛馨雅身邊坐下來,看見她不太高興的樣子問道,“雅雅怎麼了?”

“你看那邊!”

順著薛馨雅的眼神,喬子良看見對麵拉琴的幾人。

“哦,就是拉小提琴而已,冇什麼難度啊!”喬子良說的輕描淡寫。

“冇難度?那你能不能想個辦法蓋過他們?”

“簡單!”

喬子良馬上打了一個電話,大約一刻鐘左右,外麵走進來一個男人。

正是是旋轉餐廳的專職鋼琴師邁克。

邁克朝喬子良彎腰行禮,然後走向中心舞台。

很快,中心舞台上緩緩升起一架白色的鋼琴。

邁克在鋼琴前坐下來,準備彈琴。

開始前,他對著麥克風說道,“大家好,我是邁克!今晚很榮幸能為薛馨雅小姐表演!下麵一首《I-wa

a-be-with-you》代表喬少送給薛馨雅小姐!”

鋼琴曲很快飄出來,聲音也蓋過了小提琴的聲音,導致冇法繼續再演奏。

眾人都看向舞台,戰夜擎也一樣,此時他的臉色深沉如海,眼神裡鬱滿了陰翳。

喬子良是想故意搗亂?

難道不知道他們這邊在表演小提琴?

這是在逼他出手?

看著林初瓷那邊拉不成了,薛馨雅心裡說不出的痛快,哈哈哈,看你們還怎麼玩浪漫。

現在整個餐廳的人都知道鋼琴是在為她薛馨雅表演的,就問你嫉不嫉妒?

可惜——

薛馨雅高興不過一分鐘,就發生讓他們措手不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