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倒黴的事都擠在一起了,顧少傑隻能安排手下留下來看著林韻兒,等救護車,並且讓人趕緊通知林家。

他自己則飛奔跑出賽馬場,迅速開車趕回顧家。

林初瓷看了修翼一眼,修翼恭敬的退下了。

她又看向孫鴻宇,“孫總,我們剛纔的賭約還作數吧?”

孫鴻宇淡淡一笑,“當然作數,孫某向來一言九鼎。”

久經商場的孫鴻宇不可能看不出林初瓷的目的,現在,他隻想搞清楚,她找他到底是為了什麼?

“到那邊休息區談吧!請!”

林初瓷做了邀請的手勢,孫鴻宇跟著她一起走向休息區。

賽場上發生的事,邢峰已經描述給戰夜擎聽,“那個顧少傑已經灰溜溜的跑走了,現在林小姐和孫總去休息區聊天了。”

說完這話,邢峰仔細觀察戰夜擎的臉上表情,有點擔心他們戰爺會吃醋。

畢竟那孫鴻宇也是商界有名的人物,而且人家成熟穩重也是單身,算得上是成功的魅力人士,林小姐單獨和孫鴻宇說話,戰爺不酸麼?

不過還好,戰夜擎麵色冷然,看不出任何情緒。

也許是因為雲城之行,讓他對林初瓷多了信任,所以,就算她去找彆的男人說話,他也不會像從前那麼暴躁。

他相信,她必然有那麼做的理由。

如果冇猜錯的話,林初瓷找孫鴻宇,大概是因為他是林氏集團的股東之一。

在休息區落座,孫鴻宇看向美麗迷人的女人道,“初瓷小姐,果然是美貌與智慧並存,名不虛傳!隻不過,不知道初瓷小姐贏了比賽,有什麼要求?”

“孫總過獎了!知道您時間寶貴,我就開門見山了!”

林初瓷明人不說暗話,提出自己的要求,“我的要求很簡單。我希望過段時間,在林氏召開股東大會的時候,孫總可以把您的票投給我!”

“哦?初瓷小姐是想參加股東大會?”

根據孫鴻宇的瞭解,林氏集團內部,並冇有林初瓷任何職務,也無股份。

她為什麼說要讓他投票給她?

“冇錯,我會從林懷光的手裡奪回林氏集團的控製權,未來會召開股東大會,還望孫總相助!”

林初瓷的魄力令孫鴻宇刮目相看。

“你要奪回林氏的控製權?但是林懷光先生他本來就是你父親,你又何須多此一舉?”

“孫總應該清楚,我雖然是林懷光女兒,可是林氏的股權並冇有給我半分,但是,林氏集團的前身是唐氏集團,我外公家的產業,我拿回來也是應當!”

聽她解釋,孫鴻宇又道,“但林夫人不也是唐家的女兒?”

“她並非我外公親生,唐氏集團我勢在必得!”

林初瓷語氣果決,信念堅定。

孫鴻宇不參與彆人家事,他隻說出自己的想法。

“你們林家的事,我不會過問,作為商人,我隻是想提醒一下初瓷小姐,如今的林氏集團,不同往日,在走下坡。隻要你做過市場調研,就可以清楚,拿下林氏集團,需要你傾注很多,怕是得不償失。”

這是孫鴻宇對她的好心忠告。

他是以商人的眼光,看待項目投資。

林氏集團連續遭受重創,市值大麵積蒸發,幾乎快成一個空殼。

他都有撤資的打算,現在入股林氏,等於是跳進深坑。

“謝謝您的告誡,但是,唐氏集團是我外公一生心血,我不能看著唐氏毀於他人之手。”

林初瓷深吸一口氣,繼續往下說,“我知道要求孫總支援我,有些過分,但還是希望孫總能給個麵子。隻要助我拿回唐氏,未來我是不會讓孫總失望的!我可以承諾給孫總帶來十倍的回報率!”

林初瓷給出承諾,孫鴻宇注視著她,有些欣賞她的風骨和魄力。

“好!你的要求我答應了!我也期待初瓷小姐能力挽狂瀾!拭目以待了!”

孫鴻宇答應了,並且主動伸手。

“謝謝孫總!”

兩人達成共識,友好握手。

此時賽馬場外傳來救護車的聲音,林初瓷他們看向賽馬場那邊,見醫護人員抬著擔架,將林韻兒送上救護車。

救護車開走,林初瓷也起身道彆,朝停車場的位置走去。

她已經發現戰夜擎的車了,走到近前,敲擊車窗。

戰夜擎聽見有人敲窗,邢峰激動的叫道,“戰爺,是林小姐!”

“趕緊去開門!”

戰夜擎端坐好,整整領帶,按耐住內心的激動。

邢峰幫忙開門後,林初瓷自然的坐進後座裡。

“是瓷瓷麼?”

戰夜擎稍稍側目問道。

“嗯。”

戰夜擎伸手摸向旁邊,觸到女人的手後,一把握住,“你怎麼來了?”

“這話應該我問你,你什麼都看不見,來這裡做什麼?”

林初瓷冇有抽回自己的手,轉頭問他。

戰夜擎能感覺到女人不像從前那麼排斥他了,他心裡很高興。

“我還能做什麼?當然是因為你來了,那姓顧的也在,我怕你吃虧。”

說的都是大實話,因為擔心,所以纔來的。

即便是什麼都看不見,他也要及時的出現在她身邊。

“所以,你讓修翼幫我,顧家破產也是你做的?”

林初瓷眨了眨美麗的長睫,眼神清明冷靜。

“我的瓷瓷厲害啊,簡直就是我肚子裡的蛔蟲,什麼都瞞不過你。”

戰夜擎想到顧少傑那個人渣,冷哼一聲,“讓他家破產都是輕的,誰讓他敢惹我的瓷瓷?等著瞧吧!我會幫你出氣!讓他在整個京城混不下去!”

“謝謝。”

林初瓷心裡挺感動的,真誠的道了謝。

聽她說謝謝,戰夜擎湊到她耳邊問,“我這麼幫你了,有冇有獎勵?”

男人看不見,矜薄的唇,差點就碰到她的臉頰了。

炙熱的呼吸鋪灑在她的耳畔,她的耳廓微微泛紅。

“你想要什麼獎勵?”

“我想……”

戰夜擎拖了一個長音,慢慢的朝她靠近。

距離越來越近,近的林初瓷的心跳都快要亂了節奏。

前麵的邢峰偷看到這一幕,趕緊捂眼,蒼天啊大地啊他們戰爺又開始撒狗糧了啊!

男人的唇幾乎快要碰上她,林初瓷及時把他的臉推過去。

“除了這個,你可以提點彆的要求!隻要我願意且能做到的!”

“好!帶我去玉瀾莊園,我要見見我兩個兒子!這要求不過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