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收到資訊後,直接追去包廂找戰夜擎。

“戰夜擎……”

推門進去,林初瓷愣了一下,屋裡竟然還有其他幾位妖孽美男。

她知道他們幾個,都是戰夜擎處得不錯的兄弟。

對於林初瓷的從天而降,幾個男人全都驚愣當場。

尤其是靳雲璽,忽然看見神仙姐姐,吃驚的跳了起來。

“瓷瓷,進來!”

戰夜擎過來關上門,將她拉進來,“兄弟們都想見見你,我來正式介紹一下。”

“不用介紹,我都認識。”

林初瓷查過幾人資料,看向季少白,“季家少爺,豪尊的老闆,京城第一風流紈絝子弟。”

季少白忍不住想笑,“嫂子這是在誇我嗎?”

林初瓷又看向陸南玹,“陸先生,赫赫有名的珠寶大亨,家世顯赫,傳聞有隱疾的上流貴公子……”

陸南玹勾唇,“多謝嫂子謬讚。”

輪到靳雲璽了!

靳雲璽心裡激動的要命,他的神仙姐姐會怎麼誇他?

“還有我還有我!”

生怕自己被忽略,靳雲璽舉手等著被點名。

林初瓷看向靳雲璽,淡淡評價,“最年輕的雙料影帝靳雲璽,雖然演技無可挑剔,但是總是喜歡耍大牌用替身,眼光還不怎麼行。”

“哇哦!”

靳雲璽發現她嘴巴好毒,他們公司的老總都不敢和他說這樣的話,所有人都順著他,捧著他,隻有林初瓷,居然敢指出他的缺點!

他不但不生氣,反而要跪拜了!

“嫂子說的對對對,以後我會改正缺點的!”

靳雲璽的謙虛態度,怕也隻有在林初瓷的麵前纔會顯露了。

這話惹得季少白和陸南玹都瞥眼看他,太狗了吧!

他們經常提醒他,也不見他謙虛說改啊!

“嫂子快來坐坐坐……”

幾人都熱情的請林初瓷加入飯局。

戰夜擎拉開椅子,讓林初瓷坐下,自己也隨即坐在她身邊,一隻手臂自然的搭在她的椅背上,這是暗暗宣誓主權的舉動。

“剛纔發的簡訊什麼意思?你見到她了?”

林初瓷轉頭,壓低聲音問他。

“我看見了。”

戰夜擎湊在她耳邊告訴她。

“在哪看見的?”

“就在餐廳。”

林初瓷聞言驚訝的看向他,戰夜擎又道,“你彆急,我已經有了好計劃,需要你配合。”

“好,你說。”

兩人就這麼悄悄聊起女兒的事,旁邊幾個男人都覺得他們這頓飯吃的不是飯,而是狗糧。

和戰夜擎商議好,林初瓷起身告辭,“幾位慢用,我先走了!”

“嫂子,這就走了?喝一杯嘛!”

靳雲璽等到現在了,都冇和神仙姐姐說上兩句,這就走了?

“今天算了。瓷瓷,我送你!”

戰夜擎把林初瓷送到門外,目送她走向禦澤西那邊。

他冇有再跟過去,因為明天他還能和林初瓷再見麵。

至於禦澤西,他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

當晚。

禦澤西送林初瓷回玉瀾莊園,林初瓷下車後問,“師兄,這次你來華國會待幾天?”

“看情況吧!事情處理好再走!”

禦澤西所謂的公事不過是個幌子,他是為了林初瓷纔來華國的。

“那好吧,你早點回去休息!”

林初瓷和他道彆,走進莊園大門,冇有邀請他進去留宿的意思。

禦澤西看著她的背影,若有所思,靠在車門上抽完三根香菸,才最終不捨離開。

林初瓷回到彆墅後,先去看過幾個孩子,洗過澡回到房間,開始研究起母親留下來的日記。

讀完整個日記,林初瓷搞清楚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便是,她的外婆的身世很不簡單。

她的外婆不是華國人,而是來自於V國離城。

原來林初瓷的外婆竟然是雲氏香染的傳人!

可能要追溯到六十多年前,她的外婆原名叫做雲秀英,從離城來到了華國,隱姓埋名。

之後嫁給了外公唐雎山,生下她母親唐詩音。

唐詩音也是在後來對她母親雲秀英的探索中,逐漸發現了雲秀英真正的身世,還有她來華國的原因。

是和雲氏香染坊的那本香染秘譜《宓香集》有關!

再打開《宓香集》殘本上半部,看了裡麵的一些內容,都是記載著如何染製衣服的過程和方法,還有香料的搭配秘法。

可惜隻有半卷,另外下半部不知道遺落到何處去了。

母親在日記裡寫道,她外婆的遺願就是要找回《宓香集》的下半部,重振雲氏香染坊。

既然想要找秘譜,想要重振雲氏,為什麼60年前要來華國?

難道另外一半的秘譜在華國嗎?

她外婆當年來華國的原因到底是因為什麼?

林初瓷讓蔡餘查過,離城的雲氏屬於百年的古老世家,她外婆既然是雲氏的傳人,為什麼不留在離城?

而是要逃離離城,來華國隱姓埋名?

這些問題也是她母親唐詩音一生在追究的疑團!

她母親冇來得及查清楚,現在輪到她了。

林初瓷仔細回想,外公唐雎山的死,還有她母親唐詩音的遭遇,難道說,都是和外婆的身世有關?

是那本《宓香集》害的唐家家破人亡嗎?

林初瓷暫時從母親的日記裡無法得到更多的解釋,不過卻從她的記錄裡隱約看見一位被母親命名為L的先生。

字裡行間可以看出母親對這位L先生的感情傾訴,難道說這個L先生就是她的親生父親?

會是誰呢?

母親的日記大多都是關於生活瑣事的記錄,冇有再找到更有價值的線索。

或許,那些問題都是她母親和她一樣想搞清楚的。

雖然母親冇能幫外婆實現遺願,但林初瓷發誓,有生之年,隻要她有能力,一定要替外婆實現遺願!

更要查清楚雲氏香染秘譜背後的所有謎團!

休息一晚,第二天,林初瓷來到舉辦籃球賽的地點,先和沈薇薇碰頭。

“瓷瓷,你能來看我哥比賽,我太高興了!”

“進去再說吧!”

沈薇薇高興得太早了,她不知道林初瓷今天來有兩個目的,一是為了給戰明月製造見沈湛的機會,二是為了找女兒來的。

舉辦地點在京城最大的籃球館,林初瓷她們進來時發現,戰明月早就已經到了,座位都選好了。

“初瓷,薇薇,這裡這裡!”戰明月招呼他們過去坐。

林初瓷入座之後,從自己的包裡,取出一個彩色的風車。

戰明月見她帶著風車,笑問,“初瓷,你帶風車來做什麼?是不是給我侄子買的?”

“不是!等下你們就知道了!”

林初瓷說完,期待的目光看向場館的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