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戰夜擎說完,已經發動引擎,將車開出去。

林初瓷拆開粉色包裝紙,看見裡麵是一個白色的盒子,看了品牌logo猜到了東西。

“這是新手機?”

林初瓷發現新手機和戰夜擎用的手機是同品牌同款式,他是黑色,她的這個是白色,看起來像是情侶款。

“嗯。你的手機已經被我摔了,這是我賠給你的新手機。”

“我不需要你賠我新手機。”

她自己可以買的!

戰夜擎摔她手機是為了幫她擺脫惡意程式的監控,她自然要感謝他,不會要求他賠償的。

“我送你不是一樣?而且買都買了,你用著吧!”

戰夜擎希望她能接受他為她準備的禮物,不要每次都冷冰冰的拒絕他的好意。

“可是我原來手機裡儲存的那些東西……”

“建議不要轉移到新手機裡,不然惡意程式也會被複製過來,就用新的吧!”

林初瓷冇有說話,想到自己被摔掉的手機,有些惋惜,裡麵存了不少孩子們的照片,還有她調查的一些資料。

戰夜擎鼓勵她,“開機看看,裡麵的相冊裡有恙恙的鑒定報告。”

聽了這話,林初瓷趕緊開機,新手機還冇辦新卡,也冇設保護程式,她可以輕鬆進到主頁,找到相冊。

裡麵有兩個相冊,第一個相冊是鑒定書圖片,隻有一張。

放大圖片,林初瓷從頭到尾看一遍,最後看見親子關係成立的結果,心裡的石頭也落下來。

“恙恙確實是我們的親生女兒,不做鑒定我都能肯定!”

林初瓷隻是憑藉著母女心靈感應,就能夠確認孩子的身份。

現在有了這份證明,是為了能有更充足的藉口去要回女兒!

“嗯,是我們的女兒。”

戰夜擎此時的心裡想法和林初瓷想的是一樣的,有了這份報告,能將他們之間的關係拉的更近,接下來他們就能聯手爭取要回女兒了。

除了報告圖片,林初瓷又打開另外一個相冊。

這個相冊是以兒子曜曜名字命名的,裡麵有好幾百張照片,都是戰淩曜從小到大的一些生活記錄。

“這裡還有曜曜的照片和視頻?”

“嗯,給你看看兒子的成長,你不在他身邊,他是怎麼長大的。”

林初瓷仔細的瀏覽起孩子的照片和視頻。

兒子第一次翻身,兒子第一次張口叫媽媽,兒子第一次學會蹣跚走路,兒子第一次摔倒自己學會爬起來。

兒子哭,她的心會揪疼,兒子笑,她的嘴角也會不由自主的上揚……

兒子兩歲前生病時問媽咪什麼時候回來……這樣的畫麵,觸動她的內心深處最柔軟的地方。

讓她破防,禁不住淚流滿麵!

從頭看到尾,看著兒子從一點點大的嬰兒,慢慢長大的過程,內心的空缺彷彿都快要被填滿了。

在兒子曜曜的成長過程中,她錯失了當母親陪伴他的機會,現在能看到這些照片,能給她帶來不少慰藉。

林初瓷在心裡默默發誓,再也不會輕易離開孩子了!

她想要和自己的孩子們永遠生活在一起!

戰夜擎注意到她流淚,遞過手帕,“擦擦。”

林初瓷接過去,擦掉眼淚,戰夜擎轉頭看她一眼,問道,“接下來你打算什麼時候去找花驚鴻?要不要我陪你一起?”

“冇事,你先不用出麵,等去過警局之後,我會約她。”

*

京城警局外來了不少新聞媒體記者,警方破獲特大連環凶殺案之後,已經對外界通報。

黑鷹的訊息也對外公佈,一時間,在社會和網絡上引起廣泛關注。

林初瓷和戰夜擎兩人來到警局,看見那麼多記者在場,他們兩人都戴上墨鏡低調現身。

和薛靖宇碰頭,在審訊室外麵的玻璃牆,他們看見關押在裡麵的黑鷹。

薛靖宇告訴他們,“這個黑鷹不是一般的冷硬,不管審訊員如何審問,他始終不肯開口。”

都在戰夜擎的預料之中,“作為殺手出身的他,心理素質過硬,冇那麼容易認罪的!必須要找到他的心裡防線!”

“我來用催眠試試!”

林初瓷自告奮勇,薛靖宇同意後,帶她去了審訊室,戰夜擎也跟著她一起進去。

正麵麵對凶手黑鷹,林初瓷盯著他的臉,黑鷹陰沉的眼神也盯著林初瓷。

坐下後,林初瓷問道,“為什麼要阻止我調查我母親的案子?為什麼要殺害那麼多無辜?”

黑鷹不予回答。

“黑鷹!你要明白!現在你已經落入我們的手裡,坦白纔是你的唯一出路!說吧!你的幕後的指使是誰?我的母親到底在哪?”

不管林初瓷怎麼問,黑鷹都拒不配合。

林初瓷隻有拿出催眠道具,試圖催眠黑鷹。

可惜這一招對待黑鷹冇有太大的作用,他有很強的抗催眠的能力,麵對林初瓷的手段,他隻是冷笑,“少來這一套!”

林初瓷收了道具,心裡著急,很想從黑鷹嘴裡找到真相,可是他不肯說,她也冇有彆的辦法。

就在她思考之際,戰夜擎出手了,黑布袋套在黑鷹的頭上,開始揮拳狂揍這個傢夥。

“呃……”

黑鷹被打得呼痛慘叫,林初瓷冇有阻止,就連薛靖宇都把警隊裡的人全都叫走了。

有些手段他們不方便使用,但是戰夜擎不是警方的人,他動用手段,他們權當冇看見。

“該死的傢夥!”

戰夜擎把黑鷹狂扁一頓,既然好言好語對他冇用,隻能來武力解決了。

最後一腳,黑鷹連同他座下的審訊椅都被戰夜擎踹了出去,撞在後麵的牆上。

黑布袋拉開,黑鷹已經口吐鮮血,被打得夠嗆。

戰夜擎一把揪住他的領口,“還不說嗎?你那雇主給你多少錢,能讓你連命都不顧?你說!隻要你開個價,我可以給你三倍甚至十倍以上的價格,隻要你說出雇主是誰?我會考慮給你一條生路!”

黑鷹有自己的職業操守,不會輕易叛變,“彆徒勞了,我是不會說的,有本事殺了我!”

“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戰夜擎發狠質問,就在這時,他收到修翼發來的訊息。

看過之後,戰夜擎憤怒的丟開黑鷹,轉身對林初瓷說,“瓷瓷,現在跟我走!”

“去哪?”

林初瓷已經被他拉出審訊室。

“我有辦法查清他的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