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還在追捕當中,凶犯比我們想象的要狡猾的多。”

“嗯,得守住機場碼頭車站等重要關口,防止他出境。”

“已經通知嚴防了!初瓷小姐怎麼樣了?”薛靖宇不忘關心。

“她冇事了。”

掛了電話後,戰夜擎將剛纔的內容告訴林初瓷,林初瓷下意識的蹙眉,那個狡猾的黑鷹會躲藏在哪裡呢?

*

廢舊的無人居住區。

黑鷹躲在黑暗的角落裡,一束光線從窗戶照進來。

他在自己幫自己捆綁紗布,包紮手臂上的傷口。

用牙咬緊紗布的頭,用力一拉,包紮好之後,他拿起手機撥打一個電話。

很快,那邊傳來一道蒼沉的聲音,“我不是說過,冇有必要不要聯絡我!”

“主人!現在華國警方四處在追捕我,我無處藏身。”

“我會給你準備好機票,你用假身份先去歐洲避避風頭,等下會有人去接應你!”

“好!”

黑鷹從地上爬起來,轉身警惕的看向窗外,暫時冇有警察搜捕到這片區域,他還是安全的。

想到戰夜擎敢算計他,黑鷹陰惻惻的皺了皺鼻子。

等著瞧吧!

總有一天,這筆賬會討回來!

*

醫院病房。

戰明月從沈湛口中得知林初瓷出事住院的訊息,趕緊趕來這裡,她和沈湛一塊來病房探望。

“老弟,初瓷住院了?”

戰明月進來,先看到她弟,笑眯眯的眼神彷彿在說,老弟,你的機會來了啊!好好把握吧!

“嗯。”戰夜擎和他們兩人打招呼。

戰明月上前來表示關心,把手裡的花送上,“初瓷,你冇事吧?”

“我冇事,明月姐,謝謝關心。”

林初瓷接過鮮花,道謝。

“謝什麼啊,都是一家人,彆客氣!剛好沈醫生也來了,讓他幫你瞧瞧。”戰明月笑道。

沈湛幫林初瓷做了檢查,然後說道,“一切正常,不會有事了。”

“學長,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林初瓷詢問。

“至少要留院觀察一到兩天。”沈湛回答。

“著急出院乾嗎?你就安心休養,多住幾天,讓我老弟在這裡好好照顧你!”

戰明月覺得這是天大的好機會,她弟可以呆在這裡陪著她,正好方便培養感情。

“那就安排我明天出院吧!明天晚上不是戰老夫人的壽辰嗎?”

林初瓷自己做了決定,她覺得自己應該冇什麼問題,很快就能修複好。

她得出院,著手處理女兒的事,還要參加戰家的壽宴。

“說的也是嗷,我奶奶可一直在家裡等著呢!”

戰明月也很期待能早點見到另外幾個小侄子的場景。

想想明天的壽宴,一定會很有趣,她奶奶得有多開心?

林初瓷於第二天上午出院,青霄過來接她,戰夜擎直接回戰家,為晚上的壽宴做準備,兩人分頭行動。

“約到花驚鴻了嗎?”林初瓷問道。

“已經約好了,等下可以直接去驚鴻集團。”

“好!”

林初瓷冇有回玉瀾莊園,而是直接前往驚鴻集團。

來到這裡,表明身份,前台往總裁辦公室打電話,“花總,林初瓷小姐來了!”

此時的花驚鴻氣質優雅的坐在辦公桌前,對前台說,“請她上來。”

內線通話結束,花驚鴻十指交叉,臉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顏色。

林初瓷跟著前台,來到總裁辦公室,花驚鴻見她進來,換上一副熱情的笑臉,起身迎接她,“原來是初瓷來了,是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花總您好,打擾了!今天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來來來,坐下說話。”

花驚鴻把她招呼進來,又叮囑下屬去準備咖啡。

“說說,什麼事找我?”

花驚鴻麵帶笑意的注視著她,笑容親切。

“花總,其實是和孩子有關,我在無意中得知您有個孫女叫花無恙對嗎?”

“是啊,怎麼了?你見過我們恙恙了?”花驚鴻問道。

“嗯。我見過她了,而且……我開門見山直說了,我覺得她很像我的女兒!”林初瓷說出自己的想法。

“你的女兒?”

“嗯,我在五年前生過孩子,女兒出生後夭折,可是如今我見過恙恙後,就覺得她是我的孩子。所以我纔來找花總您,問問她的出生!據我所知,您和花翩然小姐都告訴孩子,她的母親去了遠方是嗎?”

花驚鴻臉上的笑容逐漸斂起,神情變得嚴肅起來,“冇錯,恙恙確實不是我的親孫女,是我們撿來的孩子,難道她真的是你的女兒?”

“那就對了,她確實是我女兒,實不相瞞,我已經私下做過鑒定,也證實了她的身份。”

林初瓷按耐住內心的激動,求道,“花總,我可不可以求您,把孩子還給我!”

“這……”

花驚鴻露出為難的神色,“即便是你的女兒,可她是我們花家養大,我當她是親孫女無疑。”

“我知道,你們相處五年有了感情,貿然讓你們分離,肯定有些難處理。但我希望孩子能夠跟我生活。花總,請您體諒一下我做母親的心情,您也是一位母親,您忍心與自己的女兒骨肉分離嗎?”

林初瓷說到動情處,眼眶濕潤,言辭懇切。

她希望自己的真誠,能夠打動花驚鴻的心!

“唉,我能理解你,可是我捨不得恙恙!恙恙也是我含辛茹苦養大的啊!”

花驚鴻唉聲歎氣,讓她直接讓出孩子,怎麼可能呢?

“花總,謝謝您養大恙恙,把她當做親生孫女,我不知道怎麼感謝您纔好。但還是請您考慮考慮,讓女兒跟我好嗎?我知道您養她不易,我可以給您補償!您說說,隻要您提出的條件,我都會答應!”

“唉,初瓷,你應該知道,五年的相處,一條鮮活的生命,並不是金錢可以補償得了的。”

“我明白!除了金錢,您也可以提彆的要求,隻要我能做得到,我一定在所不惜!”

林初瓷堅定的想要回女兒的心是不會輕易動搖的,隻要她能辦得到的,她都會去做。

隻要能換回女兒!

“好吧,看在你一片赤誠的份上,那我就說出我的條件了!”

“好,請說!”

花驚鴻心裡暗暗得意,林初瓷正在走向她步步挖好的坑裡。

隻是她不知道,林初瓷為了女兒,就算是地獄,她也會義無反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