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瓊玲不知道戰銘盛要拿什麼來,但直覺告訴她,肯定不會什麼好東西。

冇過多久,戰銘盛的手下送來一個盒子,戰銘盛接在手裡,說道,“這是你們逼我的,不然這件事我是不會對外宣佈的。”

眾人看向他手裡的盒子,戰夜擎質問,“你到底要耍什麼把戲?”

戰銘盛把盒子遞給戰夜擎,“夜擎,你自己看吧!”

戰夜擎拿過盒子,打開來看,裡麵是一些舊書信,“這些是信?”

戰夜擎拿起一張,展開來看,看了內容發現這是女生寫給男生的情書,開頭稱呼是“阿盛”,最下麵落款,居然是:

瓊玲!!!

一封是這樣,其他內容也都是女孩在和男生書信聊天的內容,一樣的阿盛,一樣的瓊玲。

戰夜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是我小姨寫給你的?”

“冇錯!都是瓊玲寫給我的,我愛的是雪華,不可能接受她,所以她便想著來栽贓我,愛而不得想要毀我。”

聽了戰銘盛這番話,洛瓊玲情緒有些失控,“什麼?我寫了什麼?什麼愛而不得?”

戰夜擎把信拿給洛瓊玲看,“小姨,這些信是不是你親筆所寫?”

洛瓊玲接在手裡看,看見內容她驚詫的點頭,“這些是我寫的……可是,怎麼會……”

戰銘盛不等她說完,開口道,“這些就是最好的證據,夜擎,我早就說過,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你也不能隨便相信你小姨的一麵之詞,有時候大人之間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

事情發生這樣的反轉,讓人越發覺得捉摸不透。

林初瓷也拿起那些舊書信看了內容,確實是洛瓊玲寫的一些傾訴感情的書信,像戀人之間的通訊來往。

看過內容後,林初瓷提出自己的疑問,“戰銘盛先生,你口口聲聲說愛的是夜擎的母親洛雪華女士,對洛瓊玲的感情並不能接受,但是這些書信字裡行間卻像是戀人間的通訊,你怎麼解釋?

“既然愛的是洛雪華女士,可又為什麼在她出事後冇多久就迎娶薑翠柔?這又是為什麼?”

麵對林初瓷的追問,戰銘盛一時間無法回答。

林初瓷又轉向洛瓊玲問道,“洛瓊玲女士,這些書信,真是你寫給戰銘盛先生的?你在年輕時候愛慕過他,和他交往過嗎?”

“不是……不是……”

洛瓊玲情緒過於激動,雙手顫抖,淚流滿麵,貌似有難言之隱,“我……我……”

“洛女士,有什麼話都可以當麵說出來,這樣才能還原當年的事實真相!”林初瓷鼓勵她。

戰夜擎也安慰洛瓊玲,“小姨,你不要怕,我們都會保護你,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

洛瓊玲點點頭,含淚解釋,“這些信是很多年前,我和蕭克白教授的來往書信,是我寫的,但抬頭應該是克白,落款應該是初瓷的母親詩音纔對。”

“怎麼回事?”

林初瓷驚訝了,其中又怎麼牽扯出蕭克白和她母親唐詩音的事?

事情好像變得複雜了,林初瓷可以等下再追問具體,此時她隻是詢問,“也就是說,信的內容冇變,隻是改變了抬頭和落款署名是嗎?”

“是……”

林初瓷再次觀察書信的抬頭和落款,她是知道有些藥劑可以塗改字跡的,這書信的開頭和署名被修改了,也不是什麼難事。

“所以……戰銘盛先生,你是拿了彆人的書信,動了手腳,想偽造洛瓊玲愛慕你的假象,為自己洗白?”林初瓷質問。

“林初瓷,你隻是個外人,這裡冇你什麼事!不要亂講話!”戰銘盛陰鷙的眼神警告她。

戰夜擎聽這話憤怒,“誰說瓷瓷是外人?瓷瓷是我老婆,我孩子的媽!要說外人,你先好好看看你自己,你除了冒充我父親,你自己是誰,得到過彆人的承認嗎?”

戰夜擎的話激怒了戰銘盛,戳痛了他內心的傷疤,他握緊雙手,心頭隱抑著怒意。

到了此時,其他人全都看蒙了,不知道誰說的纔是真的。

“好了!都彆吵了!”

戰老夫人嗬斥一聲,然後含著熱淚看向他,“你銘盛的兄弟嗎?如果你是,那你就是我當年夭折失去的那個孩子,也是我戰家的兒子,你能活著回來,媽很高興,可是為什麼要做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

本應該是個母子相認的場景纔對,可是戰銘盛還是一副冷漠的樣子,“我說了,我是戰銘盛!彆人懷疑我就算了,媽你怎麼能不信?”

“唉……”戰老夫人很是難過,不知道該如何辦纔好。

“戰先生,你始終堅定的認為自己就是戰銘盛,那麼我們隻能請出你的原配妻子洛雪華女士,當麵與你對質了!”林初瓷開口道。

戰明月聽了這話,詫異,“什麼?請出我媽?”

眾人都很疑惑,隻見林初瓷打過電話,冇過多久,在斐洛的陪同下,恢複容貌的洛雪華,從門外走了進來。

“真的是大嫂啊!”

王美香驚叫一聲,眾人都無比震驚。

時隔18年,洛雪華終於回來了!

再次踏入戰家大門,她內心感慨無比。

臉上的疤痕已經消除,還有淡淡的紅色印記未消退,她的模樣和18年前相比,有了不小的變化,可是眉心那顆獨一無二的美人痣,無不證明著她是誰。

“真的是我媽,我媽還活著!老弟,媽活著回來了……”

戰明月高興的掉眼淚,拉著戰夜擎的手臂激動的說。

戰夜擎看到母親出現的這一刻,心口也酸澀無比,他們的母親,真的活著回來了!

“媽……”

“媽……”

戰明月和戰夜擎姐弟二人一起上前迎接,抱住自己的母親。

“夜擎,明月……”

洛雪華也抱住自己的兒女,親人見麵,抱頭痛哭,場麵令人感動。

和孩子們見過後,洛雪華又和老太太還有妹妹洛瓊玲全都擁抱打招呼。

團聚的環節過後,洛雪華看向眼前和她丈夫一模一樣的男人,憤怒的質問,“該收手了吧?你不是我的丈夫,你到底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