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在實驗艙旁,戰夜擎趴在玻璃蓋上,看著裡麵的人。

一直以來,被他誤會18年的父親,居然躺在黑鯊堡冰冷的實驗室裡。

他到現在才找到他的下落,真是該死啊!

“對不起,爸,夜擎來晚了……”

發現儀器上有顯示心率等數據,證實他父親還活著。

戰夜擎想打開實驗艙,但是被手下攔住,“域主,千萬不能隨便打開,萬一出現什麼症狀,後果不堪設想。至少得弄清楚,先生為什麼被關在這裡?”

“說的對!”

戰夜擎太心急了,忘了後果。

他開始查詢周圍的儀器和資料,想看看黑鯊堡對他父親做了什麼。

不多時,有兩名手下從外押進來一個穿著白大褂戴眼鏡的中年人。

“域主,這個是實驗室的科學家,被我們找到了!”

他們將科學家押到戰夜擎的麵前,科學家被嚇得不輕,“彆殺我……彆殺我……”

“說!為什麼把他關在實驗艙裡?你們對他做了什麼?”

科學家戰戰兢兢回答,“冇有冇有……一個月前,這個犯人企圖逃跑,還打傷堡主,所以堡主下令,讓對他做了麻醉措施!他現在隻是被我們麻醉催眠了!”

“趕緊停止!快點!”

戰夜擎瞪著猩紅的眸子,咆哮道。

“是是是……”

槍口下,科學家趕緊將麻醉藥機停止工作,並且將實驗艙打開。

戰夜擎上前抓住父親的手,心痛萬分,“爸……”

戰夜擎讓手下們將父親抬上擔架,抬出實驗室,外麵黑鯊堡的廣場上,玄域的飛機降落在那。

戰夜擎帶著全員登機,全麵返航。

對於黑鯊堡做出的惡劣事件,戰夜擎臨走時讓人一把火燒掉黑鯊堡,了結這筆恩怨。

玄域的飛機衝向雲端,飛離北域。

戰夜擎一路緊握父親的手,心中酸然,“爸,這麼多年,你受苦了!兒子帶你回家!媽也回來了,你們很快就能見麵了!”

玄域戰隊離開後,得知訊息的黑鯊大佬雷煞,回到黑鯊堡的時候,看到的是自己辛苦建立起來的家園陷入一片火海。

碰到一個僥倖存活的手下,雷煞揪住對方咆哮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堡主……你離開後,有玄域的人馬偷襲我們……”

“那雷龍和十多位高級統領呢?”

“都在裡麵……堡主……”

手下說完之後,吐出一口鮮血。

“快點救火!”

雷煞丟開對方,看著眼前的火焰,下令手下救火。

等大火撲滅,整個黑鯊堡已經被燒得不成樣子。

雷煞來到大殿之上,找到自己的弟弟,發現他已經被燒得烏漆嘛黑。

“雷龍!雷龍……”

雷煞大喊,可惜已經無力迴天。

“啊——”

雷煞憤怒的大叫,“玄域敢偷襲我黑鯊堡!害我弟弟和手下,我雷煞發誓,和玄域勢不兩立!”

*

玄域。

這一戰,可以說是,以少勝多,取得了絕對性的勝利。

也大大挫傷了黑鯊堡的勢力,懲罰了窮凶極惡的黑暗組織。

玄域人馬凱旋,回到基地。

戰夜擎讓人把他父親抬回基地,送入基地醫院。

醫生為戰銘盛做了全身檢查,發現他除了身體內有大量麻醉藥物殘留,還有肋骨骨折的現象。

“域主,您父親處於麻醉狀態,因為藥物過量,可能需要一到兩天才醒,而且他的肋骨有一處骨折,需要及時接上。”

聽了醫生的檢查結果,戰夜擎明白,肯定是因為一個月前父親逃跑被那些人打斷肋骨,但是黑鯊堡並冇有為他做救治處理,是防止他康複再逃。

“務必要儘快治療好我父親!”

“是,域主!”

戰銘盛被送入手術室,醫生為他做手術。

戰夜擎回到基地指揮部,召開總結會議後,讓所有參戰人員回去休息。

他本人則回到醫院,繼續等候。

他要等到父親醒來之後,才能回國。

戰夜擎不忘發條資訊給林初瓷,把自己找到父親的事告訴她。

*

華國,京城。

林初瓷終於等到戰夜擎發來的訊息,看他說自己冇事,已經找到親生父親,讓她鬆了一口氣。

“走吧,曜曜,小川,墨寶,去吃早飯。”

林初瓷叫上三個孩子,來到主宅這邊的餐廳。

戰慶博和戰慶凱兩個小胖子在門外玩,當他們看到戰淩曜他們三兄弟過來的時候,兩孩子跑得比兔子還快。

現在他們兄弟倆可不敢招惹曜曜了,因為曜曜還有另外兩個兄弟,看起來就很不好惹。

他們見了這三兄弟第一反應就是,躲!

戰老夫人,洛雪華,洛瓊玲,還有戰明月以及戰奕辰兄妹,還有戰洪濤王美香一家幾口人都在。

洛雪華看見林初瓷和孩子們過來,親自起身幫她拉開椅子,“初瓷,來這邊坐。”

“謝謝雪姨。”

落座後,眾人都看向三個孩子,今天孩子們都穿得一樣,大家都分不清他們誰是誰。

尤其是戰老夫人,看了好一會,冇分出來,“這三個孩子,哪個是曜曜小川和墨寶啊?”

“我來看看!我曜曜大侄子我肯定一眼能認出來!”

戰明月看過之後也一臉懵逼,篤定的猜了一個,“這個是曜曜!”

“姑姑你猜錯了,我是小川!”

林景川嘿嘿一笑,“他纔是大哥,這是二哥。姑姑眼神不好啊!”

“……”戰明月被嫌棄眼神不好,心臟都要碎了,拉住林景川的小手問,“小川,對不起嗷,你不會因為姑姑眼神不好,就不喜歡姑姑了吧?”

林景川是個小顏控,“看在姑姑是美女的份上,我會喜歡你噠!”

“嗷,我的小心臟,撲通撲通跳啊!我小侄子誇我是美女唉!”

戰明月心情瞬間變得賊好,還是他小侄子眼光好啊!

戰老夫人此時纔有機會問,“初瓷啊,不是說有四個孩子嗎?還有一個小傢夥呢?”

聽了這話,王美香驚得都要跳起來了,“什麼?還有一個?初瓷和夜擎生的不是三個?”

王美香特彆要強,以為自家雙胞胎孫子夠炫的了,結果林初瓷帶回來三個兒子,妥妥打她的臉!

現在聽說是四個,可想而知,她有多吃驚!

驚得嘴巴都能裝下一個雞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