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和戰夜擎對視一眼,戰夜擎和女兒解釋,“恙恙,未來以後,你可能都要和爹地媽咪哥哥們奶奶太奶奶一起生活,不能經常見到你外婆和小姨了,她們有工作要忙。”

“那好吧!”

花無恙冇有纏著要找外婆和小姨,她總以為外婆小姨忙完了會來看她的。

幾個哥哥們圍著她,陪著她玩,花無恙很快就忘記找外婆和小姨的事了。

戰老夫人看著一起玩耍的孩子們,長舒一口氣,看向林初瓷,感激道,“初瓷啊,真的謝謝你,我們戰家謝謝你,為我們付出這麼多,可我們給你的太少。”

洛雪華更是握住林初瓷的手,“初瓷為戰家生了四個孩子,太辛苦你了。”

林初瓷搖搖頭,洛雪華又叮囑兒子,“夜擎,你都是四個孩子的爹了,以後可得做一個好父親,好好對孩子和初瓷。”

“媽,我知道,不用你說,我肯定會對他們好的。”

戰夜擎看向林初瓷,兩人對視一眼都冇有說什麼。

洛雪華想到什麼,又道,“夜擎,你爸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等他傷愈就能回來了,到時候,爸就能和你們團聚了!”

“好!”

洛雪華想到真正的丈夫即將回來,她的心挺激動的,隻盼著那一天快點到來吧!

“那你二叔呢?”戰老夫人擔心另外一個兒子,“我是說奕辰的爸爸!”

“奶奶,現在真相已經大白,我會儘量幫助二叔洗脫罪名,讓他早日回來和你們團聚。”

“好好好。”

戰老夫人盼著兩個兒子都能回來。

女兒接回來後,林初瓷暫時留在戰家陪著孩子們,戰夜擎則去了一趟醫院。

墨北燁已經醒來,現在是戰奕辰和戰思媛兄妹兩在病房照顧他,他的情況也有所好轉。

戰奕辰看見戰夜擎進來,吃驚的站起來,“二哥,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昨天晚上。”

戰夜擎走到病床前,看向墨北燁,墨北燁冇說話,戰奕辰問道,“怎麼樣?找到大伯父了嗎?”

“找到了。”

墨北燁開口,“大哥他怎麼樣了?”

“我父親他一個月前逃跑被抓,肋骨斷了一根,現在那邊養傷,等傷好了才能回來。”

墨北燁聽了鬆口氣。

“萬幸大伯父還活著!活著就好!”

隻要他二哥找到大伯父了,就能證明他父親說的都是真的。

戰夜擎也正是為此而來,他看向墨北燁,“我應該叫你一聲二叔,事情我都查清楚了,也能明白你的用心良苦,你放心吧,等你康複出院,歡迎你回戰家!奶奶她老人家在等著你!”

這番話令墨北燁心情有些激動,眼眶也紅了。

戰奕辰握住父親的手,“爸,到時候我和妹妹來接你回家!”

戰奕辰覺得事情好像又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了,原本以為會是個糟糕的結局,但現在看來,峯迴路轉,柳暗花明。

不管怎樣,父親還是他的父親,這一點冇有改變。

“嗯。”

墨北燁含著眼淚,重重的點點頭。

在戰家生活了十八年之久,他對戰家有著深厚的感情。

他的老母親,他的兒女,都是他生命中最大的羈絆。

終於能夠以自己的身份光明正大的回戰家了,他熬了這麼多年,總算等到這麼一天了。

能夠被家人接納,太不容易!

離開醫院後,戰夜擎返回擎天集團。

他讓邢峰聯絡電視台記者,在自己辦公室進行新聞專訪。

京城電視台記者聽說戰夜擎有獨家新聞要給他們做,馬上帶人來到擎天集團。

現場采訪開始,記者詢問戰先生要爆料的獨家新聞是什麼,戰夜擎說道,“今天,借電視台采訪的機會,我要向廣大公眾正式宣佈,我戰夜擎找到女兒了。”

記者聽了這個訊息,震驚不已,“戰先生,您是說,您除了有三個兒子以外,還有一個女兒?”

自從戰家老夫人大壽之後,戰夜擎有三個兒子的事已經在整個京城傳遍了。

大家都還在津津樂道這個話題,熱度都還冇降下來,現在聽說,還有一個女兒,可以想象的出來,該是多麼令人不可思議的事!

“冇錯。我有四個孩子,他們是四胞胎。”

“我的天啊!戰先生您太厲害太有福氣了!這真是個天大的好訊息,相信廣大觀眾知道這個訊息,一定會和我一樣驚奇的!”

記者又八卦的問,“戰先生剛剛說找到女兒,可以說說您的女兒的遭遇嗎?她是怎麼和您分開的?”

“我的女兒在一出生氣息微弱,被判為夭折,可是前陣子我們無意中發現,這個孩子不僅冇死,而且被人養大。

“在此,我必須要鄭重感謝養大我女兒的人,她就是驚鴻集團總裁花驚鴻前輩,謝謝她的無私和成全。

“她在得知自己養大的孩子是我女兒時,便主動提出要將女兒歸還給我,對於這份恩情,我戰夜擎深表感謝!

“要不是有花前輩的成全,也不會有我和孩子們的團聚。我代表戰家,再次表達真摯的謝意!”

記者順著話說,“原來是驚鴻集團的花總幫您養大女兒,那真是太巧了,花總確實很無私。”

“冇錯,像她這樣深明大義的女**業家,值得我們所有人學習!”

采訪結束後,戰夜擎要求記者以最快的時間,全麵報道,記者欣然答應,相信這個新聞,一定會成為一個大熱門。

果不其然,戰夜擎的獨家專訪一上電視、網絡和全城戶外新聞,立馬引起高度的關注和熱議。

戰夜擎有四胞胎兒女的事,炸翻了所有觀眾和網友,一般人生個雙胞胎已經很了不起了,而戰夜擎居然有四胞胎兒女。

這什麼神仙運氣?

與此同時,遠在驚鴻集團的花驚鴻也看見電視裡的新聞專訪。

她萬萬想不到戰夜擎搶走孩子之後,居然會來這麼一手。

好狠的一招!

先下手為強,向媒體說明是她主動歸還了孩子,給她戴了那麼高的帽子,把她所有後路都給堵上。

就算她現在想報警索要孩子,也不可能了!

想到自己經營多年的苦心全部毀於一旦,花驚鴻氣得抓起茶壺砸向電視,接著又把辦公室裡能砸的全都砸了一遍。

嘩啦啦……嘭嘭哢嚓……

辦公室裡傳出刺耳的打砸聲,直到助理來敲門,“花總,有重要的事要向您彙報!”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