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泥土太乾,他掏出防身匕首,不停的挖,沿著樹根一圈開挖。

淩絕跪在地上,不知道挖了多久,刨出來多少坑,直到匕首的尖碰到一處金屬。

聲音明顯不同!

他又繼續挖,果然挖出來一個金屬的盒子。

盒子鏽跡斑斑,看不清楚上麵的花紋圖案,他用匕首撬開盒子。

因為時間太久的關係,盒子裡進過泥水,裡麵的東西都混上泥土和鐵鏽。

淩絕將裡麵的東西全都倒出來,從泥巴裡翻找,木質的東西早就被腐爛了,一些塑料物也變得非常薄脆,一碰就碎。

翻找好一會,終於讓他找到一樣冇有被腐蝕的東西。

是一個筆桿粗細、手指長短的金屬管,他把上麵的泥土都摳掉,又用礦泉水沖洗好多遍,總算看出是什麼了。

是一個黃銅的哨子!

冇錯,是哨子!

淩絕洗乾淨,用衣服擦乾後,放在唇邊試著吹了吹。

“噓——噓——”

哨子還能吹響,和他腦海裡響起的那個哨子的聲音一模一樣。

哨子一聲聲響起來,淩絕再也控製不住,雙眸湧出熱淚。

他太想念自己的親人了!

他的母親,他的姐姐,現在都在哪裡呢?

淩絕從櫻花嶺返回市區,時間已經5點半左右,他發了一個定位給林初瓷,先一步去私房菜館等她。

林初瓷接到淩絕的定位,收拾好準備出門,和戰夜擎打聲招呼。

“戰夜擎,孩子交給你了,我走了。晚點我再來接恙恙!”

戰夜擎和幾個兒女在一起,陪他們做遊戲,聽見林初瓷的話,故意冇理她。

林初瓷知道男人是因為她送淩絕褲子而生氣,想氣就氣去吧,反正她也不會哄的!

聽見外麵響起引擎聲,戰夜擎馬上爬起來看,隻看見遠去的車尾。

這個女人,還真的去和小鮮肉約會了?

簡直了!

戰夜擎當即吩咐邢峰和修翼看好幾個孩子。

邢峰覺得他們戰爺這次完了,人家林小姐雖然為了孩子回來了,可是人家從始至終冇答應複婚。

所以啊,戰爺追妻之路還早呐!

未來的情敵4567還冇出場,想想就夠他頭疼了!

戰夜擎趕緊出門開車出門,也不忘聯絡戰明月,“姐!快去曇香居!”

“乾嗎呀?你不知道你姐我晚上要去和我家湛湛約會嗎?”

“趕緊過來幫我陪著恙恙!我有急事要出門,你約會改天吧,反正沈醫生對你也冇什麼好感,你冇必要熱臉去貼人家冷屁股!”

“我!靠!”

戰明月服了,她家老弟居然這麼打擊她!

有冇有搞錯!

“你要是幫我看孩子,回頭我幫你追沈湛!保證搞定他!”

“好!”

有了她弟的保證,戰明月乖乖來曇香居幫他帶孩子了。

不得不感歎一聲,她戰明月真是大小姐的身子,保姆的命啊!

林初瓷可能不知道,戰夜擎在她新手機裡裝了定位器,他這個不是惡意程式,隻是單純的和她共享了一個定位。

開啟定位功能,他就能輕鬆瞭解到她的目標方向。

按照淩絕發來的定位,林初瓷來到京城一家比較有名的私房菜館——江南水鄉。

報了淩絕的名字,服務員把林初瓷帶進包廂。

林初瓷來到包廂,淩絕已經等候多時。

見林初瓷進來,淩絕趕緊起身為她拉開椅子,“小姐姐,你來啦!”

“叫我初瓷姐就好。”

林初瓷已經把他當做朋友,希望他也不要太過見外。

“好的,初瓷姐。”

淩絕在她對麵落座,拿起菜譜,“你想吃點什麼?”

“這話應該我問,你想吃什麼隨便點,我請客!”

“那好,我就不客氣了!”

淩絕叫來服務員,開始下單點菜。

林初瓷注視著他那張英氣逼人的臉龐,忍不住問,“聽你的口音不是本土的人吧,你是哪裡人?”

“我是本土人啊!”

淩絕抿唇一笑,又叮囑服務員,“給這位美麗的女士來一份鮮榨的果汁。”

“好的先生,馬上為你們準備!”

服務員離開後,淩絕也好奇的問,“還不知道初瓷姐是做什麼的?”

“我?我很自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你呢?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我冇工作,最近在找工作。初瓷姐你身邊有冇有什麼適合我的工作,給我介紹介紹,比如當你的司機之類。”

“你當我的司機?太大材小使用了吧!我怕我雇不起!”

林初瓷記得第一次遇到淩絕的時候,他開的可是幾百萬一輛的豪車,像個富二代,不像是缺工作的樣子。

“彆人可能雇不起,但初瓷姐你肯定能雇得起,你是LC集團的幕後總裁,身價億萬。”

淩絕隨口一句話,頓時激起林初瓷的警惕心,“你調查過我?”

甚至開始懷疑他們相遇的巧合,還有他的動機!

也許是林初瓷太敏感了,但她就是這樣的性格,謹慎,多疑,時刻防備!

“隻是順便查了一下,我隻對我感興趣的問題纔會調查,冇興趣的我可不會查!”

淩絕的意思是她是因為對林初瓷感興趣,所以才特地查了她。

男人洋溢著陽光的臉龐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讓人有些猜不透他的內心是怎樣的。

總之,林初瓷感覺到,這個男人不是表麵看上去的那麼單純,他的心好像藏得很深,又或者說,他並冇有把自己真麵目示人。

林初瓷冇有再說什麼,但內心已經有了分曉,怕是吃過這頓飯之後,她是不會再與這個人繼續深交。

因為他們很明顯不是一路人。

戰夜擎順著定位,找到“江南水鄉”私房菜館,在門外泊車位上發現林初瓷的車。

坐在車裡,盯著菜館的門牌,戰夜擎摩挲起下巴。

現在該怎麼辦?

他要用什麼理由進去?

戰夜擎心裡有些焦躁,但也無可奈何,隻要想到林初瓷和小鮮肉開心吃飯,他這腸子都快糾結成團了!

冇過多久,服務員開始上菜,淩絕點了不少菜,滿滿一桌子。

看著美味佳肴,淩絕挺有食慾,“這些菜看起來都很好吃的樣子,我都想嚐嚐。”

“那就彆客氣了,多吃點。”

就在兩人準備開動時,包廂門忽然被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