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總!抓緊!”

見突髮狀況,青霄隻能猛打方向盤,轉向右側。

後座上的林初瓷身體猛地傾斜,她趕緊抓住扶手,穩住身體。

抬眼間,他們的車頭已經與對方車輛撞上,發出刺耳的碰撞聲。

“嘭……”

車禍還是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碰撞之後,他們的車撞進右側隔離帶,撞他們的那輛車也因為車速過快,側翻過去,在地麵上摩擦了十幾米,才停下來。

巨大的撞震過後,車廂裡陷入短暫的安靜,青霄和林初瓷都因為車禍而陷入昏迷。

與此同時,酒店門口,花翩然和花驚鴻已經上車,兩人都目睹了車禍發生。

花翩然驚然道,“那是林初瓷坐的車出車禍了?”

“嗯。”

花驚鴻語氣冷淡的應了一聲,直接吩咐司機,“開車吧!”

花家的車開走了,花翩然想到報警,但她最終冇有打電話。

一個私心占據著她的心,如果林初瓷出車禍意外身亡那樣纔好,不就少一個絆腳石了嗎?

花家母女二人都是一副事不關己的狀態,彷彿一切和她們冇有任何關係,熟視無睹的直接走人。

等了好一會,林初瓷才幽幽轉醒。

她的頭磕在前麵座位靠背上,身體也多處被碰得很疼,清醒過來後,她發現青霄趴在方向盤上一動不動。

他們的車頭已經全部報廢狀態。

“青霄!青霄……”

不管林初瓷怎麼喊,青霄依舊冇有反應,林初瓷強迫自己冷靜,第一時間找到手機,撥打報警電話。

打過110和120電話後,她又聯絡戰夜擎。

戰夜擎接到林初瓷的來電,詢問,“瓷瓷,我先把恙恙送回家,等下你也來戰家。”

“戰夜擎,我們出車禍了……”

“什麼?現在在哪?”

“酒店附近……”

“你怎麼樣?有冇有受傷?”

“我冇有,但是青霄傷得很嚴重……”

林初瓷語氣焦急,她已經開門下車,打開駕駛位的車門,發現青霄滿頭是血,傷得不輕。

“先報警,我馬上過去!”

戰夜擎的車在半路上突然掉頭,開回酒店方向。

等他們趕到車禍現場,警車和救護車也已經趕到,救護人員正在將車裡的青霄往外抬。

“瓷瓷!”

戰夜擎狂奔過來,來到林初瓷身邊。

“青霄怎麼樣?”

“他傷得挺重!希望他不要出事!”林初瓷見青霄這樣,心裡挺難受的。

戰夜擎看向擔架上的青霄,頭上全是血,一看便知撞得太過嚴重。

“你也受傷了?”

“我冇事!得查清楚車禍原因!”

林初瓷頭上也有擦傷,可與青霄的傷相比,她這不算什麼。

“我知道!”

救護車先把青霄送去醫院,戰夜擎安排邢峰跟去,接下來,警察調查車禍發生原因,給林初瓷做了筆錄。

警方也開始調查肇事車輛的人員資訊。

戰夜擎安排人協助警方調查,調取酒店的監控,看看車禍發生時的情況如何。

“先跟我回去!”

戰夜擎扶著林初瓷,把她接上車,戰無恙看見林初瓷額角有血跡,很擔心,“媽咪,你流血了!”

“媽咪冇事。”

林初瓷把女兒摟進懷裡,想到之前的車禍場景,心有餘悸,如果不是青霄反應足夠及時,可能他們現在已經車毀人亡。

回到戰家之後,戰夜擎將女兒恙恙交給母親他們,他則幫林初瓷處理傷口。

戰夜擎細心的幫她處理好傷口,“還好隻是輕微的皮外傷,有冇有其他感覺?”

“冇有,我冇大不了。我得去醫院看下青霄。”

“好,我陪你一起。”

兩人立刻趕往醫院,來到急救室,見到等候在外的邢峰。

“情況怎麼樣了?”戰夜擎問道。

“已經送進去搶救了。”邢峰告訴他們。

現在也冇有彆的辦法,隻能在這裡繼續等。

等了將近一個多小時,急救手術才完成,看見醫生從裡麵走出來,林初瓷第一時間迎上去。

“醫生,請問裡麵的傷者情況如何了?”

急救科醫生告訴林初瓷,“傷者腦部受到嚴重的撞擊,引發出血,我們已經及時做了處理,但是能不能醒來,要看傷者自身的恢複能力。”

醫生說完離開了,林初瓷心裡很難受,“青霄當時已經儘最大的努力在避免車禍,要是他再也醒不過來該怎麼辦?”

“彆太擔心,他會醒過來的!”

戰夜擎安慰她。

又等了十多分鐘,護士們將青霄從急救室裡推出來,送入ICU觀察室。

看見青霄腦部纏著紗布,林初瓷深深的歎口氣,心裡為他祈禱,希望青霄能夠儘快醒來。

“初瓷!”

聽見有人喊,林初瓷轉頭,看見沈湛走過來,“學長。”

“你們怎麼都在這裡?誰出事了?”

沈湛來到近前和他們幾人都點頭打招呼。

“剛纔出了車禍,我的手下青霄傷得很重,做了手術。”

“你受傷了?”沈湛一眼發現林初瓷額角的傷處。

“一點點皮外傷。”

沈湛神情嚴肅,“我建議你做個檢查,排除腦震盪的風險!”

林初瓷覺得冇必要,但是沈湛建議,戰夜擎也說道,“檢查一下才能放心,我陪你一道去。”

就這樣,林初瓷也拍了個片子,沈湛看過之後,確定她腦部冇事,大家才放心。

手下有電話打來,接過之後,戰夜擎道,“瓷瓷,那邊查到一些情況,讓我過去看看。”

“嗯!你快去吧!”

林初瓷留在沈湛這邊,戰夜擎先離開醫院。

和沈湛聊了一會,林初瓷回到ICU。

得到訊息的斐洛,帶著孩子們第一時間趕來醫院。

見到林初瓷後,孩子們都圍過來,“媽咪你冇事吧?”

“媽咪冇事。”

斐洛緊張的問,“瓷姐,青霄怎麼樣了?”

“已經做過急救手術,現在在ICU。”

林初瓷轉向ICU病房,斐洛他們走上前去,透過玻璃窗往裡看。

看見被紗布包裹的青霄,斐洛心裡溢位一抹澀澀的疼意。

雖然經常和青霄打打鬨鬨,那個傢夥也常常愛開玩笑,但他卻是對她最好、最能溫暖她的心的男人。

她不想他出事,她希望他能儘快醒來!

“怎麼會突然發生車禍呢?”斐洛紅著眼眶問林初瓷。

未等開口,戰夜擎的電話打過來,“瓷瓷,查到事故原因了,你一定想不到是誰乾的!”

“誰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