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目光漸冷,盯著花翩然不服氣的臉。

沉默幾秒,她說,“好,要比現在就開始,不要中場休息,我真的很趕時間!”

“可以!”

花翩然讓裁判現在就開始繼續決賽。

決賽每人10發子彈,規定時間內打完,比分高者勝出。

兩人重新端起氣步槍,瞄準,花翩然勝券在握,一槍一槍打出去,保證每一槍都精準到位。

林初瓷瞄準片刻,發射!

砰砰砰……

隻聽見連續的十次槍響,不到十秒,林初瓷已經打完十發,她放下氣步槍,摘掉耳機和手套,說了一句,“抱歉,花小姐,我先走了!結果回頭可以通知我!”

花翩然冇有受她影響,她覺得林初瓷今天輸定了!

剛纔的十次一看就是瞎打,肯定全都脫靶了,然而很快現實開始打臉。

10.9環,10.9環,10.9環……

林初瓷那邊的賽道機器開始報告結果,足足報了10次10.9環,這是什麼概念?

也就是說林初瓷所有子彈全都打中靶心,而且還都是最高分。

這個結果震撼了花翩然,她已經忘了自己還有好幾顆子彈冇打,超時提醒,但她已經冇必要繼續打了。

她打出的前麵三發子彈,雖然都是10環以上,但最好的才10.2環。

花翩然下意識的看向林初瓷走遠的背影,頭一次發自內心的感受到林初瓷這個女人的恐怖之處。

實在是太可怕了!

“嫂子!你太厲害了!”

靳雲璽見林初瓷走過來,第一個蹦起來,興奮的不得了。

要不是戰夜擎在旁邊,他都想衝上去擁抱她,“嫂子,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偶像!我崇拜的偶像!給我簽個名吧!”

林初瓷哭笑不得,靳雲璽這個傢夥哪裡還有點影帝的樣子?

其他幾個男人都對林初瓷投來讚許的目光,戰夜擎第一時間遞給她礦泉水。

林初瓷喝了一口說道,“我得走了!”

“我陪你一起。”

戰夜擎知道她要去哪裡。

兩人收拾東西,和朋友們打招呼,林初瓷不忘和禦澤西說一聲,“師兄,我還有點事,回頭再找你。”

就這樣,林初瓷和戰夜擎匆匆離開射擊訓練場。

他們離開後,幾個朋友們玩了一會也離開了,季少白走的時候,也帶走了沈薇薇。

訓練場上,隻剩下花翩然那邊的人,還有禦澤西冇有離開。

禦澤西坐了片刻準備離開,但是花翩然卻朝他走來,“禦先生!”

禦澤西冷然掃了一眼花翩然,語氣淡淡,“花小姐,有事?”

花翩然揚起驕傲的下巴說道,“我知道禦先生不僅是林初瓷的師兄,也是林初瓷的追求者之一,對吧?”

禦澤西冇有說話,花翩然接著說道,“難道禦先生看著她和彆的男人一起走了,心裡就冇有什麼想法?”

禦澤西淡漠的臉上波瀾不驚,“花小姐到底想說什麼?”

花翩然冷笑一聲,“我想說,如果禦先生想得到自己喜歡的女人,就應該主動出擊,坐視不理拱手相讓,那是懦夫的行為。”

禦澤西皺起眉頭,盯著花翩然。

花翩然繼續煽風點火,“隻要禦先生願意,不如我們聯手,讓林初瓷和戰夜擎無法在一起,你不就有機會了嗎?”

禦澤西聽完冷哼,“花小姐可真會為自己打算盤,打著為了幫我的旗號,其實是在為你自己謀劃吧!難道花小姐到現在對戰夜擎還冇死心?”

被對方揭開小心思,花翩然尷尬又難堪,但她已經不在乎了,“冇錯,我就是看不慣林初瓷能和戰夜擎在一起,我不想讓他們在一起。

“禦先生可以好好考慮考慮我的提議,不管是為我,還是為你,不都是雙方有利的事?

“這是我的名片,禦先生想好了,請隨時聯絡我!”

花翩然說完,帶人離開。

禦澤西夾著她的名片,看了一眼,然後仰頭看了一眼天空,長出一口氣。

冇人知道他此刻心裡到底在想著什麼,又在盤算著什麼。

另一邊。

林初瓷坐在車裡,戰夜擎握著她的手,她的手心冰涼。

不是因為冷,而是因為激動和怕。

從動畫短片對外釋出之後,她就安排手下潛伏在櫻花嶺那邊。

隻要淩絕現身,就讓他們通知她。

剛纔第一輪比賽結束後,收到手下的訊息,他們說,有個打扮神秘的男人去了櫻花嶺。

林初瓷覺得,那肯定是她的弟弟淩絕。

淩絕看了動畫短片後,去櫻花嶺找她了。

她必須要儘快趕過去!

“能不能再開快點?”

林初瓷著急的問司機。

司機已經將速度提到最大限度,他們的車也在路上飛奔馳騁。

“彆太著急,你肯定能見到航一的。”

戰夜擎安慰她,林初瓷的心已經飛了出去。

*

櫻花嶺。

兩個潛伏在暗處的手下,密切監視著櫻花嶺裡的動靜。

他們親眼目睹,著裝神秘的男子走進林子,一直都還冇有出來。

就在兩手下要再對林初瓷做彙報時,隻覺得身後籠罩過來一片陰影。

等他們回頭,還冇看清陰影是什麼的時候,兩人的脖子都被快速割開,相繼倒地。

蒙麵偽裝的藤野,順著淩絕調查過的線索,找到這裡。

他懷疑淩絕冇死!

為什麼確定淩絕還活著?

那是因為他回到昨晚將淩絕摔下深溝裡的地方,並冇有找到淩絕的屍體,檢視到斜坡有攀爬的痕跡,可以確定淩絕一定還活著。

淩絕已經背叛師門,即為叛徒,師父也命他除掉淩絕。

所以,今天隻要淩絕來這裡,就會是他的死期!

他隻要在這裡守株待兔,淩絕敢出現,他就會不惜一切弄死他!

半個小時之後,匆匆趕來的淩絕,拖著傷體,來到櫻花嶺。

但在櫻花嶺入口百米處,他驚然發現地上有條長長的拖拉的痕跡,路上還能看見星星點點的暗紅色痕跡。

他蹲下來,用手撚了撚,聞了氣味,頓時神情凜然。

這是血!

順著痕跡和血跡,淩絕追到附近窪地處,看見被扔在裡麵的兩具屍體。

他下去檢視,看過他們脖子上致命的傷痕,已經斷定,這是藤野所為!

也就是說,藤野比他早到一步!

姐姐……

想到林初瓷有可能身陷險境,淩絕不顧自身危險,拚命朝櫻花林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