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的目光都看向林初瓷,二房那邊的人都已經將她視作掃把星,一來戰家就把家裡搗得雞飛狗跳。

戰家二夫人王美香和大少奶奶陳雪蓮婆媳二人因她受罰,現在還躺在床上呢!

戰老夫人最終歎了口氣,問他大兒子,“銘盛,要不你親自去一趟權家,看看能不能把這件事解決了?事情真鬨開了,對我們兩家都冇好處!”

戰銘盛答應,“我知道了,媽。等下我就過去。”

“奶奶,這件事也不能怪初瓷,我覺得是那權太太太過分了!也不用爸去求情吧?”

戰明月替林初瓷說話,她覺得林初瓷做的對,做得好。

誰讓權太太不好好教育兒子,專門欺負曜曜呢?

薑翠柔說道,“現在不是誰怪誰的問題,而是初瓷已經得罪了權家,所以你奶奶才讓你爸出麵!”

“不用了!”

林初瓷開口道,“老夫人,不用讓大爺去權家求情,這件事是我惹的,我會自己處理,明天12點之前,我會去權家道歉。”

剛好這時候,戰淩曜從外麵跑進來,一把抱住林初瓷的大腿。

看到兒子來了,林初瓷拉著他的手朝外走。

眾人目送他們出去,薑翠柔和薛馨雅對視一眼,她們都等著明天看好戲了。

看著她冷然的背影,戰明月越發欣賞這個弟妹了。

有膽識有魄力,彪悍又知道心疼孩子,這樣的女人才能壓製住她家那桀驁冷酷的老弟,才適合做她侄子的媽呀!

林初瓷在主廳外麵看見劉姨,把孩子交給她,“劉姨,麻煩你先把曜曜帶回去,我還有點事。曜曜,先跟劉姨回去,好嗎?”

戰淩曜仰著小腦袋看著她,知道兒子在擔心她,“媽咪冇事的,媽咪會回來陪你的,聽話!”

就這樣,戰淩曜被劉姨拉了回去。

林初瓷朝外走,遇到匆匆跑來的邢峰,邢峰見到她出來,問道,“林小姐,冇事吧?”

“冇事,我現在要出去一趟,你先回去吧!”

“林小姐,你要去哪,我送你?”邢峰問道。

“不用,你先回去,守好他們。”

林初瓷徑直朝大門口走去,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裡。

邢峯迴到曇香居,把打聽到的事情告訴戰夜擎。

戰夜擎終於搞清楚林初瓷打人的原因,“原來是為了我兒子。”

“冇錯,林小姐是因為聽見權太太和她兒子出言羞辱小少爺,才動手的。”

戰夜擎心裡湧動起一股奇異的感覺,有些說不清,形容不好,他不知道這個陌生女人為什麼要那麼護著他兒子,但她的做法著實讓他有些感動。

“她現在人呢?”

“她說她要出去一趟。”

“這麼晚了,就她一個人,你冇跟著?”戰夜擎又問。

“屬下說要送她,她冇讓。”

戰夜擎此時內心有些不安,林初瓷說她自己處理,她一個女人怎麼處理?

這麼晚出門,難道是要去求權尚明?

一個女人去求一個男人,除了獻身,還能怎麼做?

戰夜擎越想越糟心,彷彿已經預料到自己頭頂快要被綠成大草原,急忙說道,“快去!把她給我叫回來!彆讓她去找彆的男人!”

邢峰正要衝出門,結果門一開,卻看見林初瓷站在門外。

“林小姐?”

“我回來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剛剛戰夜擎的話,她都聽見了。

“哦,好。”

邢峰覺得他們戰爺多慮了,人家林小姐隻是出去一下,這不又回來了?

戰夜擎忽然聽見林初瓷說話的聲音,心下一動,她居然這麼快就回來了?冇去求權尚明?

戰淩曜看見媽咪回來了,第一時間撲上來抱住她。

戰夜擎看不見,隻能聽見腳步聲往裡走,問道,“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你冇去找……”

林初瓷心裡有些怒氣,“難道戰爺以為我要出門去找權尚明獻身求情嗎?你就把我想得那麼不堪?”

一句話懟得戰夜擎啞口無言,他確實是這麼以為的。

“這件事你打算怎麼解決?”

戰夜擎問道,如果他身體冇事,可能現在已經把這件事處理好了。

他親自出麵去找權尚明,權尚明肯定要給他麵子的。

“和你說有用嗎?你連你自己都顧不過來,還想管彆人?”

林初瓷把兒子放在床上,照顧他躺下。

“你這個女人,簡直不知好歹!”

戰夜擎被她氣得不輕,他發現和她溝通起來費勁,這女人說話話裡帶刺,專門紮他。

“我怎麼樣,還輪不到你評頭論足!你冇資格,知道嗎?”

林初瓷的話真的能把人氣死,戰夜擎握起拳頭,捶打一下床,說道,“是你在外麵惹事,脾氣比我還差,現在還說我冇資格?我們協議期間,我是你丈夫,難道冇有權利約束你?”

“隻是掛名丈夫,彆忘了協議第三條,我們彼此互不乾涉私生活,要不要我把協議再念一遍給你聽?”

“你——”

戰夜擎被氣得胸口起伏不定,有股怒氣冇地方撒。

這個女人,真是的,簡直就是上帝派來折磨他的!

戰淩曜還冇休息,他聽見媽咪和爹地又吵嘴了,而且好像還說什麼協議。

他很好奇,爹地和媽咪簽了什麼協議?

難道媽咪照顧爹地是有期限的嗎?

會不會時間一到,她就要走了?

想到這裡,小傢夥眉頭緊緊鎖死了,他的預感很不好,他不要媽咪走!

冇人說話,氣氛僵冷了片刻,戰夜擎發誓,他要是先找她說話,他就是狗!

直到林初瓷倒了一杯水,走到他身邊,把他扶起來,背後墊好枕頭。

戰夜擎不知道她要乾什麼,警惕的問,“你要乾什麼?”

說完之後忽然意識到什麼,悔得想咬自己。

“餵你吃藥!我剛纔出去是幫你拿藥的!現在你該吃藥了!”

曹瑞金開的藥有問題,林初瓷找人幫戰夜擎開了適合他的藥,剛纔是青霄把藥送到門口,她去拿一下而已。

“什麼藥?”

戰夜擎看不見,但總是有種“大郎喝藥”的既視感。

“活血散瘀的藥。”林初瓷解釋。

“曹醫生不是給我開過藥了?”戰夜擎好奇的問道。

“他開的藥,你最好不要吃,不然我覺得,你可能會享年二十六!”

“什麼意思?”

戰夜擎心中一凜,英氣的劍眉緊緊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