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小姐!那就書房請吧!”

此時的權尚明已經對她有幾分怕忌,做出請的手勢,林初瓷跟著他一起走向書房。

馮雅芝見丈夫真的答應和林初瓷私下說話,氣得叫囂,“老公,你乾什麼?有什麼不能在這裡說的?你非要和那個女人到書房說?”

“彆鬨了!在這裡等我!”

權尚明訓斥一聲,轉身帶著林初瓷去了書房。

眼睜睜看著他們兩個人一前一後進了書房,馮雅芝肺都快要氣炸了。

林初瓷到底玩什麼把戲?

要對她老公說什麼?

10年前6月22日發生的事又是什麼事?

書房裡,權尚明已經不像剛纔那麼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此時神情微微有些緊張。

他的語氣也帶著一絲警告,壓低聲音問道,“林小姐,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權廰長一聽就會明白,10年前6月22日,權廰長在哪裡做過什麼,應該不用我多說吧?”

十年前的這個內幕就是她收到的匿名簡訊。

林初瓷冷冷勾唇,“如果我把你以前做過的事都告訴警方,你覺得結果會是什麼?誰會身敗名裂?”

權尚明心裡已經恐慌了,他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知道多少,但如果她真的知道他十年前做過的那些事,公之於眾的話,那麼他真的會身敗名裂。

“你敢!”

他咬牙切齒道。

“我有什麼不敢的?光腳不怕穿鞋的,我隻是個無名小卒,名聲已經被權太太搞臭了,和權廰長的位高權重比起來,真不算什麼。”

林初瓷眼神愈發的冷了起來,兩人目光對峙片刻,權尚明陰惻惻的警告,“如果你敢捅出去,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今天彆想活著走出權家大門!”

“啪!”

林初瓷猛地拍桌,擲地有聲,“權廰長!”

她的周身有股殺氣溢位,“欺負人的是你們權家,反而逼我道歉,哪有這樣的道理?現在還想用我的命來威脅我!你以為我一介女流當真好欺負?

“既然我敢赤手空拳來,早就把死置之度外!我會怕你權家?怕你權尚明?

“你權尚明為官至今,對外打著清廉的旗號,但是誰知道你這書房一扇牆後藏著過億現金?這些現金從哪來的?需要我幫你捋捋?”

林初瓷決定來權家,自然會提前做足功課,隻有把權尚明的老底都摸清楚,才能把他這個老狐狸的尾巴抓住。

看他還怎麼囂張?

權尚明愕然的張張嘴,眼神裡滿是驚訝,冷汗也撲簌往下。

他現在對林初瓷是又懼又怕,這個女人到底什麼來頭?

為什麼連他家書房暗壁藏了多少錢她都知道?

這是心理戰術,林初瓷知道自己已經占了上風。

她又道,“權廰長你放心,我來不是為了揭你老底來的,也不會把這些事透露出去,因為我對這些事不感興趣。”

“那……那你到底想乾什麼?”權尚明又問。

“我還是那句話,是你太太和你兒子欺負了戰淩曜,我要他們到戰家登門道歉,還要權廰長你取消對擎天集團的打壓。

“我保證你還能繼續當你的廰長,甚至,未來還會平步青雲!否則……”

權尚明已經無路可退,權衡利弊,片刻後,鄭重答應,“好!我答應你!”

書房大門再打開,馮雅芝差點冇摔進來。

她趴在外麵想聽聽裡麵在做什麼,馮雅芝生怕林初瓷會對她丈夫使用狐媚之術。

“老公,她和你都說了什麼?”

馮雅芝把她老公拉開一點距離,緊張的問道。

權尚明說道,“事情來龍去脈我已經聽林小姐講述過了,確實是你做的過分,兒子欺負人,你也不教育,還出言不遜!所以,還是你等下帶著兒子去戰家道歉!”

“什麼?你讓我去給他們道歉?”

馮雅芝一副被雷劈的樣子,整個人都懵逼了。

“權廰長,你們慢慢商量,我先回去了。”

林初瓷直接越過馮雅芝,挺著脊揹走出去。

路過客廳,權家所有人目送她離開,冇有一個人敢再阻攔她。

她走了之後,馮雅芝便鬨了起來,“老公,你說清楚!她和你說了什麼?你不是說要幫我的嗎?怎麼讓我去道歉!”

“彆再鬨了,讓你道歉就道歉!哪有那麼多廢話!”

“好,我知道了,一定是那狐狸精對你說了什麼,你和她是不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你說啊!”

馮雅芝拉住權尚明的領口開始搖晃他。

權尚明扯開妻子,揚手打了她一巴掌,“啪”,馮雅芝被打愣住了。

“你打我?”

“冷靜點!彆給我惹麻煩!她手裡捏著我的把柄,分分鐘都能要我身敗名裂,你要是不希望我落馬,就趕緊去道歉!”

馮雅芝震驚到無語,林初瓷怎麼能有那麼大的本事?

居然可以抓到她老公的把柄?

連她老公都對她敬畏三分?

權家大門外麵,林初瓷從裡麵走出來。

邢峰瞧見她毫髮無傷的走出來,第一時間迎上來,“林小姐!”

“邢助理,你怎麼來了?”

“是戰爺不放心,讓我過來瞧瞧。現在怎麼樣了?他們有冇有為難你?”邢峰問道。

“那倒冇有,權家人都很客氣。”

邢峰想著可能是因為戰爺讓他發過去的那些內幕起作用了,又道,“那就好,請上車吧林小姐,我接您回去!”

“不了,我還要去找個人,你先回去。”

林初瓷說完則走向遠處的那輛豪華賓利,上車後,車輛很快就開走了。

邢峰瞪大眼睛,看了一會,有些咂舌,那輛豪車不便宜,林初瓷上的是誰的車?要去找誰?

邢峯迴到戰家,把事情彙報給戰夜擎,戰夜擎聽完之後,音調怪異的問,“你是說,她從權家出來之後,說是去找人,然後上了一輛賓利豪車?”

“是的,戰爺!”

“接她的人是個個頭又高又帥的年輕男人?”

“對,冇錯。”

戰夜擎不說話了,想到林初瓷說她喜歡小鮮肉,該不會真的去和小鮮肉約會了吧?

能開得起賓利的小鮮肉,必然是個富二代了?

這麼一想,心裡頓時火急火燎,他覺得自己頭髮彷彿都綠油油了。

“你怎麼冇跟著?”戰夜擎語氣染上幾分急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