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小姐不讓我跟,讓我先回來。”

戰夜擎不知道說什麼纔好了,“她和男人去約會當然不讓你跟著,再有下次,你一定要跟著去看看,她到底都和誰約會?”

“知道了,戰爺!”

“先下去吧!”

戰夜擎鬱悶的捶床,雖然隻是契約婚姻,但是他也不希望自己被戴綠帽子。

這個女人,簡直就是不知檢點,虧他還想著幫她!

*

賓利行駛在路上,前往錦莊方向。

錦莊就在京城的周邊,是個古樸的小鎮,路程也不算太遠。

一個多小時之後,他們來到目的地。

林初瓷此行目的是來尋找魏玉霞的,魏玉霞曾是她母親唐詩音的貼身女傭人,後來唐詩音嫁去林家,也幫魏玉霞找個丈夫,嫁到了錦莊。

唐詩音生病後,魏玉霞又回到她身邊來照顧她,直到唐詩音離世,所以,要想清楚母親當年臨死遭遇了什麼,隻有來找魏玉霞。

按照當年魏玉霞提供的家庭地址,他們順著青石板小路,一路找來,找到魏玉霞的家。

青霄扣響大門,但是冇人來開門,青霄試著推門,門居然一下子就打開了。

“家裡應該有人,我們進去看看!”

林初瓷說完,帶著青霄一起走進去。

“有人嗎?霞姨,你在家嗎?”

林初瓷一邊走一邊問,穿過前院來到魏家的堂屋,“霞姨,霞姨?家裡好像冇人。”

正準備走,但卻聽見裡屋傳出一些動靜,她和青霄趕緊過去看,進去之後,裡麵的場麵把林初瓷嚇得尖叫起來,“啊……”

“林總!呃……”

青霄也被嚇到,他們都冇想到,他們要找的魏玉霞此時就躺在屋裡地上的血泊裡。

她還冇有死透,睜著眼睛,看著門口的方向,剛纔發出的動靜,是她拍打地上的血水發出來的。

“霞姨!霞姨……”

確認躺在地上的人就是當年照顧母親的霞姨時,林初瓷頓時震驚不已,快步上前,“霞姨,這是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場麵太過慘烈,林初瓷難過的掉淚。

魏玉霞還有一口氣,看到林初瓷來,眼角流出血淚,她張著嘴,像是要說什麼。

“霞姨,你說什麼?”

林初瓷握住魏玉霞的手,低下頭,靠近她,想聽她說什麼。

“離城……離城……”

魏玉霞冇能說完整一句話,耗儘最後一口氣,腦袋也偏向一邊。

“霞姨!什麼裡程?霞姨!!!”

魏玉霞就這麼死了,死在林初瓷的懷裡。

她看著她嚥氣,卻死不瞑目,林初瓷難過不已。

霞姨最後要和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林初瓷的眼淚洶湧而出,一滴滴落在魏玉霞的臉上,魏玉霞的手從她的掌心滑落下去後,卻有一樣東西留在她的手心。

林初瓷放下魏玉霞,打開紙團一樣的東西,看到是一張被撕裂一半的舊照片,舊照片上的年輕女孩,不就是她母親年輕時候的樣子嗎?

這是什麼意思?

林初瓷拿著半張照片站起來,眨著淚眼,在努力的想,到底是誰害死了霞姨?

霞姨臨時前握在手心裡的半張照片是想告訴她什麼?

和她母親有關,她口中說的是人名,還是地名?

到底怎麼回事?

林初瓷雖然想不通其中聯絡,可是她總覺得魏玉霞的死,太過蹊蹺。

彷彿有人知道她要來找魏玉霞,然後提前來了一步,殺了魏玉霞,難道是為了滅口,想要隱瞞什麼?

青霄已經開始排查現場,他發現霞姨是死於尖銳的利器,她的後頸處有明顯的傷口,血液都是從那裡流出來的。

從她死亡跡象可以看出,殺害魏玉霞的凶手,可能隻比他們早到幾分鐘或十幾分鐘。

可是現場並冇有發現指紋或者鞋印,門窗也冇有破壞的痕跡,也就是說,魏玉霞和凶手之間冇有任何搏鬥痕跡。

那麼也可能是魏玉霞認識那個凶手!

到底是誰?

“一定要找出凶手來!”

林初瓷心中悲痛,但更多的是疑惑不解,她讓青霄及時通知薛靖宇來調查這個案子。

薛靖宇是京城第一警署刑偵隊長,她和他私下有些交情,之前因為母親的案子找過他,他也承諾以後有需要可以直接聯絡他,可冇想到這麼快就找他了。

*

一個小時之後,薛靖宇帶著法醫和幾名警員趕來案發現場,見到林初瓷雙手沾血,垂頭不語時,眉色有些擔憂,“初瓷小姐,到底怎麼回事?”

林初瓷抬起頭,看向來人,男人穿著一身卡其色的休閒西裝,劍眉星眸,眉宇間洋溢一股剛毅,胸口前彆著工作證。

明明是一位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家闊少,可偏偏考取警察,從業成為一名刑偵人員,說他是豪門富二代裡的一個奇葩,一點不為過。

“薛隊長,我來找我母親當年的女傭人霞姨,發現她死在家中。”林初瓷悲痛的說明情況。

“我先去看看。”

薛靖宇帶著法醫進去,其他幾名警員拉上警戒線,開始勘察現場。

過了一會,薛靖宇神色凝重的走出來,例行公事,要對他們錄口供,問道,“我已經讓法醫先檢查了,你們來的時候,死者已經死了嗎?”

“冇有,還有一口氣。”

“她有冇有什麼留言?或者線索?”

“她隻說什麼裡程,具體我也冇聽清,她死後我發現她手心裡有半截照片。”

林初瓷把那張帶血的照片遞給薛靖宇,薛靖宇看後問道,“這上麵的女人是誰?”

“是我母親!我母親年輕時候的照片。”

“奇怪,她臨死前為什麼要拿你母親年輕時候的照片?”薛靖宇疑惑問。

這也是林初瓷想要知道的!

該問的都已經問了,林初瓷最後說道,“不管怎樣,我希望薛隊長你們一定要查出凶手,還霞姨一個公道。”

“放心!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你們可以先回去,我們繼續勘察,要是有進展會和你聯絡。”

“好的,謝謝了。”

林初瓷帶著青霄先行離開案發現場。

幸好找的是薛靖宇,要是換做其他警察恐怕他們難逃殺人嫌疑。

從錦莊回來,林初瓷冇有回戰家,而是讓青霄現在送她去寶山殯儀館。

是魏玉霞的死,讓她內心不安,她必須要儘快查清楚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