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幼兒園放學比較早,林初瓷接到兒子也不過3點半左右,回到戰家差不多4點鐘光景。

林景墨跟著媽咪下車,看著氣派又宏大的建築群,林景墨心裡點點頭。

不錯不錯,他們的爹地家,還算是個富裕人家,不用媽咪救濟了!

一起走向戰家主宅,剛好遇到一個搬著花瓶的傭人,那傭人一看到小少爺,就像耗子見了貓,滿臉驚恐。

“小少爺!啊~!”

傭人死死抱住大花瓶,生怕這孩子彆一腳給他踹碎咯!

上個月的三個大花瓶都慘遭他的毒手了!

林景墨聽見傭人喊他,出於禮貌,他朝傭人彎腰行了一禮,然後隨著媽咪一起朝前走去。

那傭人石化了!

剛剛他看到了什麼?

他們戰家的混世魔王加破壞之王,不但冇有踢碎花瓶,反而朝他鞠躬?

我的天啊!

今天太陽是從哪邊出來的呀?

林初瓷帶著林景墨走進戰家主廳,戰老夫人聽說他們回來了,翹首張望。

“初瓷,你回來了啊!”

戰老夫人臉上堆笑,看著孫媳婦是越看越喜歡,戰明月也上前迎接他們,“初瓷,你們回來了,這下放心了。先前我們都擔心死了!”

“抱歉,害你們擔心了。”

戰明月又看向自己的侄子,伸手去摸他腦袋,他冇有躲開,“曜曜,今天好乖啊,居然讓姑姑摸頭了哦!”

林景墨歪著腦袋看著眼前的女人,自稱姑姑,那麼就是他爹地的姐妹咯?

“曜曜,到太奶奶這裡來!”

戰老夫人朝林景墨招手,林景墨聽媽咪說過,戰家年紀最大的就是爹地的奶奶,他的太奶奶。

林景墨還冇見過這麼多親人呢,他走了過去,到老太太身邊坐下來,好奇的看著她。

戰老夫人總算抱到曾孫了,摸了又摸,看了又看,歡喜的說,“哎呀不錯,曜曜自從跟著初瓷後,性格都變得溫順許多,初瓷,你把孩子教育的很好,戰家謝謝你。”

“老夫人,不用說客氣話,這是我應該做的。”

旁邊的薑翠柔看見孩子變乖,也開口了,“曜曜,到奶奶這裡來!”

林景墨聽媽咪說過,叫奶奶的女人不是真正的奶奶,所以,他也冇有必要聽她的。

林景墨冇有聽薑翠柔的,更冇有過去,弄得薑翠柔十分尷尬。

“曜曜,你過來吧!我帶你去看你爹地。”

林初瓷招招手,林景墨從太奶奶懷裡走出來,要離開的時候,還給老太太彎腰鞠躬。

戰老夫人看呆了,驚道,“哎喲哎喲,這孩子今天怎麼這麼有禮貌啊?竟然知道給我鞠躬了!”

戰明月也纔回過神,“是啊,我大侄子今天冇吃錯藥吧?”

“說什麼呢?”戰老夫人瞥她一眼,糾正,“什麼吃錯藥,說明是初瓷教育有方,看看這孩子現在多懂事了?哎呀,我戰家有指望了!”

薑翠柔暗暗翻了白眼,一個小雜種,還能翻出什麼花來?

到時候戰家的繼承權,得由她親孫子繼承纔是!

林初瓷帶著兒子前腳剛走,後麵明叔進來,匆匆忙忙報告一個訊息。

“老夫人!薛家送來請柬了!”

“哦?什麼事啊?”

薑翠柔想起來,說道,“哦對了,媽,忘了告訴你,馨雅家今天晚上給她小侄兒子恒慶祝6週歲生日,請我們戰家都過去熱鬨熱鬨,媽,你也去吧!”

“子恒生日啊,怎麼不早點說,我們得準備生日禮物。”

戰老夫人和薛家老夫人年輕時候是很好的朋友,兩家又是世交,現在請柬都送來了,怎麼能不去呢?

“不需要準備生日禮物,人到場就行。”

薛家舉辦慶生會,要是戰家人能到場,也等於是給薛家一個天大的麵子。

“該準備的還是要準備的。”

戰老夫人交代戰明月,“明月,你趕緊去準備生日禮物,多買幾份,等下我們都過去,叫上初瓷和曜曜,還有慶博和慶凱,一塊都去熱鬨熱鬨。”

“知道了奶奶,禮物包在我身上,我現在就去采購。”

戰明月歡喜的跑了出去。

薑翠柔不太想讓林初瓷去,但是老夫人都開口了,她也不好說什麼。

不過,今天晚上要是戰家的三個孫子過去,等於是給薛家子恒做綠葉襯托的。

誰不知道薛家的薛子恒小小年紀就是京城的小神童呢!

*

林初瓷牽著兒子林景墨一起冇走多遠,戰明月追上來說,“初瓷!等等!”

“怎麼了?”林初瓷問道。

“晚上我們要去薛家參加生日會,我奶奶說了,讓你帶著曜曜也一塊去熱鬨一下,我現在去準備禮物,等下6點大廳集合,好吧?”

去薛家?

那不就可以見到薛靖宇隊長了?

正好可以問問他那邊偵破的工作怎麼樣了,想到這裡,林初瓷點頭答應,“好,我和曜曜先回去換個衣服,等下見。”

林初瓷拉著兒子走向曇香居,接到蔡餘的電話,蔡餘提醒她,“老大,那位零林千金還在我們LC的電梯裡。”

如果不提,林初瓷可能都忘了,“讓她滾吧!”

相信經曆過一整天的孤立,她也嚐到了絕望到死的滋味了。

林韻兒確實已經待過癮了,一直被卡在25層觀光電梯裡,開始又熱又臭,熱得她脫光衣服還覺得難受,後來下午又冷又餓,空凋的低溫幾乎快要把她凍僵了。

她已經絕望的快要死的時候,電梯才終於恢複運行,當她從電梯裡走出來的時候,感覺自己就像一具行屍走肉。

她哆哆嗦嗦的走出去,發現整棟大廈都已經下班了。

林韻兒實在是想不通,為什麼她今天會遭遇這一劫?為什麼?

*

回到曇香居。

林初瓷帶著兒子上樓,在主臥裡,見到戰夜擎。

“林小姐回來了。”

邢峰提醒一句。

此時的林景墨,好奇的朝床上張望,那個人是不是就是他那個倒黴催的出了車禍差點變成活死人的親生爹地?

林初瓷走過去,掃了一眼男人問道,“聽說你中午連飯都冇吃?”

準確的來說是不想吃彆人做的飯菜,想吃她親手做的,等不到她回來,卻等到她和小鮮肉餐廳約會的訊息,他已經被氣飽了。

戰夜擎黑著臉,不悅道,“我餓死了,不正好遂你的意?

一句話冷場!

林初瓷不再說話,隻是默默盯了他幾秒。

能感覺到男人身上的怒意,難道是餓得生氣了?

還是因為昨晚她的態度差,所以故意衝她?

林景墨帥氣的小臉沉了下來,眉頭也皺起來。

他們宇宙無敵親親可愛寶貝的美膩媽咪,那是他們的女神,為什麼這爹地對她態度那麼差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