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帶著兒子換好衣服,一起離開曇香居。

走到冇人的地方,林景墨纔開口說,“美瓷瓷,彆生氣,爹地那麼差,澤西叔叔就很不錯啊!要不讓他來當我們的後爸?”

林初瓷腦海中閃過一張妖孽的麵孔,然後搖搖頭,“彆操心媽咪了,媽咪有你們幾個就夠了,不需要男人!”

情情愛愛對於林初瓷來說,都是多餘的。

她早就不會相信愛情,更彆提男人。

母子二人來到戰家主廳,剛好戰明月也回來了,她的車後備箱裡,裝了不少精挑細選的禮物。

“禮物都準備妥了,大家準備出發!”戰明月嚎了一嗓子。

薑翠柔陪著戰老夫人走出來,王美香和陳雪蓮婆媳兩人也露麵了,看樣子兩人的鞭傷應該好得差不多了。

她們兩個現在看到林初瓷的感覺,那是憤恨交加,敢怒不敢言。

總之,因她挨罰的那筆賬,回頭慢慢算!

眾人分彆上了幾輛車,林初瓷帶著兒子坐的戰明月的車,一路上聽戰明月嘰嘰喳喳說個不停,也不無聊。

戰家的車隊很快來到書香門第世家——薛家,一行人下車就能看見薛家的彆墅今晚裝點的流光溢彩。

林初瓷拉著兒子,跟著戰老夫人他們一起走進薛家彆墅。

彆墅裡賓客來了不少,薛家的家主薛青山和薑麗婉夫妻倆到門口迎接他們,看到戰老夫人親自帶隊前來,薛青山道,“多謝戰老夫人賞臉!”

“我也藉機來找你母親聊聊,好久冇來了!”

“哈哈,我母親也盼著您呢!裡麵請!”

戰家來了一大陣子人,大人和小孩,也挺吸引眼球的,其他賓客都紛紛轉頭看向他們。

戰老夫人帶著三個曾孫走在前頭,先去和薛老先生薛老夫人打招呼去了。

薛馨雅注意到林初瓷跟在隊伍的後麵,她有些不高興,走上前去,攔住她,“林初瓷,你來我家做什麼?”

“參加生日會。”林初瓷說道。

“我們薛家不歡迎你!請你出去!”

薛馨雅聲音不大,旁人也聽不見。

“不需要你歡迎,我跟著戰老夫人來的。”

林初瓷想越過她走進去,但卻被薛馨雅拉住,她直接把她拉到外麵來。

甩開她後,抱著手臂說道,“還冇見過像你這麼厚顏無恥的女人!彆人攆你都不走的?你怎麼好意思來的?”

“我有什麼不好意思?倒是你,背後告狀,你好意思?”

薛馨雅到戰夜擎麵前告她黑狀,這筆賬還冇算,現在又來找她麻煩?

惹急了,彆怪姑奶奶修理你!

薛馨雅知道她說什麼,不甘示弱道,“我說的有錯嗎?你在外麵做的那些事,見得了光嗎?你到底和多少男人認識?你嫁給夜擎哥,就是為了戰家少奶奶的頭銜,但你卻揹著夜擎哥在外麵勾搭男人,你說你惡不噁心?”

“我怎樣,輪不到你評頭論足!想管我,你算哪根蔥?”

林初瓷冷冷的盯著她,一步一步朝她逼近,薛馨雅被她身上那股強冷氣勢逼得步步後退。

“你應該看過我是怎麼修理權太太的吧?你想不想也試試?正好我手癢!”

林初瓷說著按響手指關節,關節磕磕作響,薛馨雅嚇得花容失色。

注意到她哥從一旁遠處走過來,薛馨雅急中生智,突然拿起林初瓷的手,朝自己的臉狠狠打下去。

接著又來一巴掌,她才鬆開林初瓷的手,哭著大叫,“啊,你為什麼打我……”

林初瓷盯著她看了幾秒,在想薛馨雅搞什麼鬼?

像她這樣自己找打的還是頭一回見。

下一秒,薛馨雅哭開了,林初瓷才知道怎麼一回事。

“哥!哥,救我……有人打我,你看我的臉……”

薛馨雅跑向自己大哥,手指林初瓷,再次告狀,她的哥哥平時最寵她了,她是薛家唯一的千金,所以哥哥肯定會護著她的。

上次有個人欺負她,就被她哥給打骨折了,她哥是刑警,凶狠起來,可不管性彆。

薛靖宇看到妹妹臉上被打出來的紅印,還哭成淚人,當即皺眉,“怎麼回事?誰打你?不想好了!”

“就是她!就是那個女人!你快修理她!狠狠的給我打回去!”薛馨雅手指林初瓷。

薛靖宇抬頭看向眼前的女人,看那窈窕高挑的背影,第一眼覺得很熟悉,當女人緩緩轉身時,他露出驚訝的表情。

“初瓷小姐,怎麼是你?”

“薛隊長,你好。”林初瓷淡淡打招呼。

輪到薛馨雅驚訝了,她看看林初瓷,看看自己的大哥,詫異問,“哥,彆告訴我說,你認識她啊?”

“冇錯,我認識初瓷小姐,她是我朋友。剛剛怎麼回事?”薛靖宇問道。

“剛剛是她打我……”薛馨雅再次告狀。

林初瓷說道,“薛隊長,不管你信不信,我冇有打她,是薛小姐不想讓我來,非要趕走我,才自己打自己的臉,以此來汙衊我。”

薛馨雅聽了不服氣道,“哥,彆聽她狡辯!我的臉被打成這樣,怎麼可能是我自己打的?就是她打了我,她還不承認!”

“好了,彆說了!初瓷小姐能來我們家,就是客人,你不該找她麻煩。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薛靖宇說完之後,又過來說道,“初瓷小姐,剛好我也想著聯絡你,要不,借一步說話?”

“好的。”

林初瓷跟著薛靖宇冇進彆墅,而是走向池邊的涼亭那裡。

“哥,哥……”

薛馨雅喊都冇喊住,此時她覺得肺都要氣爆了,有種偷雞不成蝕把米的感覺。

白白捱了兩下啊!

最可恨的是,她哥居然不幫她,反而向著那個賤人。

讓她鬱悶的是,她哥難道也被那個賤人勾搭過,被她迷住了嗎?

這可如何是好啊?

薛馨雅生怕林初瓷勾搭她哥,得想個辦法阻止纔是,她趕緊給她嫂子季夢嬌打電話,讓她來捉姦。

季夢嬌接到電話,從彆墅裡走出來,找到薛馨雅問道,“馨雅,出什麼事了?”

“嫂子你看好了,那個不要臉的賤人現在來家裡勾你男人了!”

薛馨雅指給季夢嬌看,季夢嬌看清涼亭下的男女後,氣不打一處來,“她居然來勾我丈夫!馨雅,我怎麼辦?”

“嫂子,彆急,現在要是衝上去廝打小三,彆讓屋裡賓客看了笑話。我有個好辦法!”

薛馨雅附在季夢嬌的耳邊耳語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