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我叫林初瓷,我們來自華國唐家,唐燕昇老先生是我二姥爺,我是來拜訪他老人家的,麻煩通傳一下。”

門衛聽後,一臉懵,“我們從來冇聽說過華國有什麼親戚,你們認錯門了吧?”

門衛每天都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什麼樣的人都見過,尤其是那些冒充親戚朋友想來攀關係借錢的,多不勝數。

在林初瓷說出找親戚的時候,門衛第一時間就否決了。

眼見著大門要關上,戰夜擎及時伸手撐住大門,林初瓷抓緊時間說,“我的外公唐雎山,和唐燕昇是兄弟,不信你可以去親自問問你們老爺。”

門衛見她態度嚴肅,說的有鼻子有眼,便道,“好吧,你們在外麵先等著,我去問問!”

大門又關上了,林初瓷和戰夜擎在外麵等候。

唐家官邸裡環境優美,鳥語花香,處處都是精緻。

唐家的靈魂人物唐燕昇,此時正在花園裡,躺在躺椅上,搖搖晃晃,聽著戲劇,手指打著節拍。

旁邊陪著的女人是唐雨芙的母親潘慧嫻,她在幫唐燕昇沏茶。

正在倒茶時,管家過來報告,“老爺,二夫人!”

管家走的匆忙,語氣比較急,把潘慧嫻的手嚇一抖,茶水潑灑在杯外,她放下茶壺,冇好氣道,“李管家,什麼事咋咋呼呼,嚇我一跳。”

“對不起,二夫人,剛剛外麵來人,說是華國那邊唐家來的親戚。”

聽了這話,原本閉著眼睛搖晃的唐燕昇,猛然停住,睜開眼睛。

“唐家的親戚?”

唐燕昇坐起來,潘慧嫻也暗吃了一驚,與老爺子對視一眼,問管家,“對方有冇有報名字?”

“她說了,她叫林初瓷,她的外公叫唐雎山,說是和老爺是兄弟。”

“林初瓷來了!”

唐燕昇聽到名字後,從椅子上站起來,神情變得極其嚴重,摸著手杖,轉身就走。

“老爺,你要乾嗎去?”潘慧嫻問道。

“我不乾嗎,我回屋裡。”

老爺子徑直往自己的房間走去,李管家冇等到結果,又看向潘慧嫻,“二夫人,您說我該怎麼回答?”

“還能怎麼回答?說老爺身體不適,概不見客,而且,我們唐家也冇有什麼華國來的親戚,不要讓他們進來。”

“是!”

唐家大門外,林初瓷他們等了足足十五分鐘左右,門衛才重新打開大門。

林初瓷聞聲轉身,看見門衛冒出腦袋說,“你們走吧!我們問了,老爺冇有什麼華國親戚,你說的名字,他都冇聽過。走吧走吧!”

門衛擺手催促他們快走,林初瓷不死心,“你們確定說對名字了嗎?我外公叫唐雎山。能不能讓我見見老爺子,我當麵和他說,他肯定會想起來。”

“冇辦法,我們老爺身體不適,概不見客。”

門衛說完,不客氣的關閉大門。

“嘭!”

沉重的闔門聲,預示著今天出行的不順,連碰三次鼻子了。

林初瓷還想繼續拍門,但被戰夜擎攔住,“老傢夥可能是心虛,不敢見你,你現在就算把手敲斷,他們也不可能讓你進去。”

“這也不行,那也不通,我該怎麼辦?”

一向沉著冷靜的林初瓷,此刻也有些著急了,戰夜擎拉住她的手,安慰道,“直接登門不行,我們可以試試另外一個路子。”

戰夜擎所謂的另外一條路子,就是以先去藍館打探打探情況。

當晚,林初瓷和戰夜擎,還有修翼和孤雪等人,大家喬裝之後,來到萊城最大的地下娛樂城。

經過電子金屬檢驗,眾人順利入內。

走在魚龍混雜的地方,林初瓷問道,“目前藍館的老大是誰?查出來了嗎?”

“查到了,那個叫潘鬆陽,是唐家那位二夫人潘慧嫻的親哥。”

“潘鬆陽?”

林初瓷聽了這個名字後,不禁聯想到潘輝,“你說,潘輝也姓潘,怎麼會這麼巧呢?不知道他們之間有沒有聯絡?”

“也許是他們本家,或者什麼親戚也說不定,等下見到那個潘鬆陽就知道了。”

戰夜擎敏銳的目光掃視著周圍的情況,這裡是萊城最複雜的地帶,各方暗勢力的彙聚地,他們需要隨時保持警惕。

地下娛樂城規模很宏大,可以說,集中了整個萊城的娛樂行業。

而藍館,不單單是經營娛樂城,更是一個提供場所和保護性質的地方,任何娛樂方想要在萊城混下去,每年都要上交一定的保護費給藍館,由藍館的勢力罩著他們。

所以,唐家即使什麼都不做,每年都會有源源不斷的收入,而這些錢想要洗白,就要通過合法的商業生意運作。

唐家的香水企業,正好就幫藍館進行完美的洗白,讓唐家在白道也發展的風水水起,成為e國的商業巨頭。

眾人來到藍館的賭場內,這裡生意很火爆,有錢的大佬們都在這裡下賭注。

有疊碼仔過來招呼他們,但戰夜擎他們想自己先看看,疊碼仔們便去了彆處。

“賭場這麼大,想見到背後老大有點難的。”

林初瓷小聲對戰夜擎說,戰夜擎觀察著周圍的情況,眉宇間揚起一股自信,“冇錯,但也不是不可能找到,看我的,我有辦法。”

來之前,戰夜擎已經研究過藍館內部地圖,查到藍館後台控製中心所在的位置,那裡的工作人員掌控著整個賭場的局麵。

如果冇有猜錯的話,藍館老大的辦公室就位於控製中心內部。

要想進入藍館的內部控製中心,戰夜擎想到一個好辦法。

“修翼,去兌換籌碼。”

“是!”

戰夜擎交代一聲,修翼去兌換了10萬的籌碼,交給他。

接下來,戰夜擎在一張賭桌前坐下來,開始玩起這裡最受歡迎的梭哈遊戲。

林初瓷陪坐在他旁邊,這是她第一次看見戰夜擎玩這類的遊戲,冇想到他能玩得很好。

從開始的10萬籌碼,連贏5局,籌碼很快翻倍到200萬。

這不算什麼,連贏的玩家時常會遇到,莊家可能會先讓你贏,但到之後,會讓你一次性吐出來。

不過當戰夜擎連贏10局,籌碼翻倍到1000萬的時候,負責發牌的莊家有些不淡定了,他暗暗按了一下手腕上的報警器,繼續發牌。

而此時,藍館後台控製中心收到報警提示,監控畫麵很快鎖定了戰夜擎所在的一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