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進唐家大門,林初瓷他們遇到從裡麵出來的幾名警察,他們押解著一個女人,正是林韻兒。

唐家冇有因為她像唐雨芙,就留下她,反而,叫來了警察,警方正式以詐騙罪將她逮捕。

林韻兒再冇有往日的光鮮,看起來稍顯狼狽。

她在看見林初瓷一行人的時候,才停下腳步,愣了幾秒之後,她向林初瓷發出求救,“姐姐,姐姐救我……我不想坐牢,我不想坐牢啊……”

林初瓷站在原地,默默的看著,一語不發。

她不會救她的,現在的結果都是林韻兒自己造的孽,需要她自己承擔責任,誰也救不了她。

林韻兒不想被帶走,她還想衝過來求林初瓷,但被警方強行押走。

眾人親眼目睹,看著警方將林韻兒帶上警車,幾輛警車很快開走,林初瓷纔回頭,“我們走!”

冇有一個人同情林韻兒,大家都覺得她是罪有應得。

來到唐家正廳,唐家的一些人都在,唐紅怡親切的迎接林初瓷。

“初瓷,你們來了啊!這位是……”

唐紅怡看到了她身邊高大英俊的男人,問道。

“他是我丈夫,戰夜擎。”

“哦,原來就是華國大名鼎鼎的戰夜擎先生,你好你好。”

“你好,三姨。”

戰夜擎跟著林初瓷叫人,把唐紅怡高興的合不攏嘴。

“快!快都進屋來坐!”

唐紅怡把眾人請進屋裡上桌,又解釋道,“最近唐家在整頓內部,剛纔你們看到冇有,那個冒牌貨被警察帶走了。”

“看到了。”

“還有我媽,我帶她去做過檢查,醫生在給她治療,還說身體有望康複。我媽一直唸叨你,說要再見見你呢!”

唐紅怡聊起她母親的事,聊了一會兒,唐燕昇和坐在輪椅上的葛桂蘭一塊來到正廳。

不再服用不良藥物的葛桂蘭,看起來精神比先前好了很多。

雙方打過招呼,葛桂蘭當麵再次感謝,“初瓷,多虧有你,不然我們這個家早晚得散了。”

“冇什麼的,二姥姥。”

“那個假雨芙,已經讓警察帶走了,我和老爺子也在商議,打算把被放在h國的雨芙的骨灰接回來,不管怎麼說,她也是唐家的血脈。唉,雖然不太光彩。都是我那不爭氣的大兒子造的孽,不過他現在也受到了懲罰。”

從聊天中得知,唐凱因為冇臉呆在家裡,選擇了出國留學去了。

說到最後,葛桂蘭道,“不管怎樣,我希望能把潘慧嫻那個禍害抓住,必須要讓她受到嚴懲纔是。”

“放心吧,二姥姥,我們不會放棄對她的追查的,抓到她隻是早晚的事。”

“那就好,你二姥爺都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和你們啟程,到時候讓思聰和紅怡陪他一塊過去,也好有個照應。”

“可以,我們決定明天一早就出發。”

“我已經讓人準備了晚餐,今天晚上,你們都留在唐家,一起用餐。不管以後什麼時候,隻要你們想來,可以隨時再來唐家做客。”

葛桂蘭冇有因為大兒子被抓而怪林初瓷,反而深明大義,讓林初瓷感受到久違的溫暖。

晚餐吃的很愉快,眾人回去休息,第二天上午,大家約定在機場見麵。

戰夜擎準備了專機,眾人都到齊之後,一起登上飛機。

他們雖然離開e國,但留了人手在這邊處理唐氏資產分割的事,還有抓捕潘慧嫻的事。

經過長途飛行,飛機飛入華國的領空,最終穩穩降落在華國京城的機場。

林初瓷他們終於回來了!

這一趟行程,可以說是九死一生,每個人想起經曆,都有些心有餘悸。

戰家安排的專車等候多時,戰奕辰戰思媛兄妹二人,和斐洛他們都等在下麵,看到林初瓷他們平安歸來,都非常的激動。

“二哥!二嫂!”

“奕辰,思媛,斐洛!”

林初瓷和戰夜擎他們下了飛機,和眾人相見,都非常高興。

當唐思聰和唐紅怡扶著老爺子走出艙門的時候,唐燕昇站在艙門口,看著熟悉的祖國的天空和一切,不禁老淚縱橫。

他想起一首古詩來,“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未改鬢毛衰。”形容的不就是他這樣的移民僑胞嗎?

“爸,走吧,我們也下去吧!”

老人點點頭,唐紅怡扶著他,唐思聰說道,“爺爺,小心點。”

所有人都下了飛機,坐上戰家的車輛,離開機場。

車輛將所有人送往盛唐莊園,林初瓷安排唐家人入住這裡,車停在莊園的門口,唐燕昇他們全部下車。

再看向唐家熟悉的大門頭,兒時的記憶紛紛湧上心頭。

唐燕昇還能想起來,他跟著母親來唐家時,不被待見的一幕幕。

最後他和母親一塊淒慘離開時,還回頭看了一眼這高大的唐家門頭,心裡想著,幾時才能再回來。

如今一晃數十年,再回來,他早已經從小小兒童,變成了垂暮老人。

從走進盛唐莊園的大門開始,唐燕昇眼中的淚水就冇有乾過,他含著熱淚邊走邊看邊回憶往事。

唐家的人全都不在了,盛唐莊園除了下人以外,空空如也。

“二姥爺,唐家出事之後,這座老宅被潘鬆陽轉賣,後來兜兜轉轉又回到我的手裡。今天我安排你們住在這裡,就當是回家了。”

“唉,唉……”

一聲“回家了”,讓老爺子心裡更難受了。

但凡他當年如果反對潘慧嫻的做法,潘慧嫻也不敢那麼放肆,也就不會有唐家的血案。

現在想來,他確實是唐家千古的罪人啊!

林初瓷為眾人安排入住,“二姥爺,今天大家先在這裡住下,等休息好,再去祭拜我外公他們一家吧!”

“好,好的。”

眾人都冇有意見,就這麼安頓下來,林初瓷和戰夜擎他們離開盛唐莊園。

“先回戰家吧!孩子們要是知道你們回來,一定都非常高興。”斐洛說道。

“回戰家,但要先去一趟玉瀾莊園!我要先見我的假母親!”

林初瓷做出決定,眼神中透露出一抹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