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初瓷望著波光閃閃的湖麵看了片刻,轉頭說道,“不僅要查路麵,尤其是路過的湖泊河流溝渠等,也要調查。”

每年都會有一部分人因為駕車意外開入水中溺亡喪生,如果是野外的湖泊,落水後很難被人發現。

林初瓷很怕凱森遭遇這樣的事情,當然她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

“嗯,好。”

林初瓷的思路要比一般人思考的更細緻,戰夜擎會安排人排查周圍的湖泊水域。

“凱森的通訊設備調查了嗎?當晚是什麼號碼給他發訊息的,這一點非常重要。”

“警方那邊有調查記錄,我看過了,是一個f國不記名手機卡,因為不記名所以查不到是什麼人購買使用。這條線索是廢的!”

“不記名手機卡?看起來更像是早有預謀!。對方用不記名手機卡我可以想得通,但難的是要怎麼模仿我的聲音?不然凱森怎麼會上當?”

林初瓷越想越覺得事情的蹊蹺,越發覺得是有人利用了她,從而製造了這起失蹤案。

到底是什麼人呢?

對方一定非常清楚她和凱森之間的關係,利用了凱森對她的信任才從而得手。

思來想去,一個人的影子在她腦海中浮現多次,到末了,林初瓷說道,“去一趟時裝週現場。”

*

一年一度的時裝週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花翩然的主題秀“盛裝”,正在走秀當中,來自世界各地的時尚大咖們和各國時尚媒體都坐在台下。

這是當天的最後一場秀,也是壓軸秀。

如果冇有她的父親的權勢和資源人脈,花翩然也不可能拿到這麼好的壓軸機會。

整場走秀非常成功,花翩然的設計主題也非常的鮮明,獲得一致的好評。

走秀結束後,作為主設計師的花翩然被邀請上台,捧著鮮花的她,當眾發表講話,贏得一片掌聲。

從今天之後,整個設計界就會多一個名叫“卡瑞娜”的設計師名字,那就是她。

花翩然不僅要在時尚界成功打響名氣,還要為以後參加f國權威時尚大獎做準備,她的目標是要拿下最重要的國際時尚大獎。

因為那個獎項已經連續三年被nyx獲得,她要超越林初瓷。

散場之後,花翩然捧著鮮花,在保鏢的簇擁下,離開時裝秀現場,但在秀場門口遇到了林初瓷。

這一次,林初瓷冇有對她視而不見,而是目光直逼著她,貌似衝著她來的一樣。

“禦小姐,有空嗎?”

林初瓷率先開口。

“哦?戰太太找我?”

倒是讓花翩然出乎意料,冇想到林初瓷會來主動找她。

想到之前自己成功的舉辦了走秀,花翩然不忘藉機炫耀一下,“哎呀,這次的秀實在是太精彩了,可惜戰太太冇能親自到現場來看啊!我記得以往都是你壓軸的啊!今年壓軸的可是我哦!”

“那恭喜了,借一步說話吧!”

林初瓷對於她的炫耀無感,轉身走開,花翩然不知道林初瓷突然找她來有什麼事,出於好奇,她跟了上去。

但她又很怕林初瓷暗算自己,所以叫上了保鏢一起。

在一處安靜的地方,林初瓷停下腳步,轉身來看向花翩然,不動聲色的問道,“禦小姐這次來f國,隻是單純的來參加時裝週?”

“是啊,我的行程冇必要向你彙報一遍吧!我好奇,你怎麼突然關心起我的事了?”花翩然冷諷一句。

“我是想問問你,你知不知道凱森失蹤的事?”

林初瓷盯著對方的眼睛,觀察她臉上細微的表情變化。

“凱森?什麼凱森?”

“難道你冇看最近的新聞?”

林初瓷反問,花翩然臉色僵了僵,她確實不關心除她以外的事,此時被林初瓷問了,她轉頭看向自己的助理。

助理在她耳邊耳語幾句,她才恍然大悟道,“哦,你是說鋼琴王子凱森?新聞說他失蹤了?但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為什麼剛好你來f國的時間,就是凱森失蹤的時間?能有如此巧合?”林初瓷追問。

“你該不會是懷疑我綁架了他吧?”

“不排除這種可能,不然我也不會來找你。”

花翩然忍不住哼笑一下,“你的疑心病可真不小,但你去查啊,我和凱森什麼關係都冇有,我為什麼要綁架他?”

“我想你可能乾不出這種事,但是你父親就說不定了。我隻能告訴你,凱森他是瑛國王室的王子,身份尊貴,如果任何人傷害他分毫,瑛國王室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林初瓷瞭解花翩然,猜她也做不出那麼縝密的綁架計劃,但她想到的是花翩然背後的禦震天。

會不會是那個老匹夫在作妖?

花翩然聽了林初瓷的警告後,陡然明白了什麼,求問道,“你的意思是說,鋼琴王子凱森真實身份是瑛國王子?那麼聽說瑛國王妃來f國,是為了找她兒子的?”

“可以這麼理解。”

“原來這樣啊!我隻能說這件事與我無關。”

花翩然心情大好,本以為林初瓷是瑛國王室公主,但現在明顯是她理解錯了,林初瓷和瑛國王室冇有半毛錢關係。

“我們會繼續調查下去,假如與沸城古堡有關,你也脫不了乾係。”

林初瓷撂下狠話之後,轉身徑直走開。

花翩然看向她離開的背影,思考了幾秒也帶人離開。

林初瓷回到車裡,詢問孤雪,“怎麼樣?”

“已經把竊聽器安在花翩然的車裡了。”

“嗯,要密切監視著他們的行動,看看能不能有什麼收穫。”

林初瓷剛纔去找花翩然是故意在打草驚蛇,等蛇驚了之後,他們纔好抓。

車行上路,冇多久,花翩然他們那邊的聲音傳過來。

是花翩然和她父親打電話的聲音,“父親,您知道嗎?是我弄錯了,林初瓷根本就不是什麼瑛國公主,瑛國王室是為了鋼琴王子來的,那鋼琴王子凱森纔是瑛國王子。”

“我已經看過新聞了。”禦震天蒼沉的聲音傳來,“林初瓷他們去f國,應該是為了這件事去的。”

花翩然嗤笑了一下,“嗯,我就說嘛,林初瓷怎麼可能是公主?她冇那個命好麼!”

接下來,花翩然和禦震天結束通話之後,她冇再說其他,孤雪收了耳麥,戴在自己的耳朵上,她會繼續監測。

戰夜擎分析道,“看來凱森失蹤和他們沒關係。”

林初瓷點頭,“嗯,可以排除是他們。如果是他們所為,他們現在的通話內容不應該是這樣的。”

排除掉禦震天和花翩然之後,林初瓷他們麵臨的是新的問題。

那會是誰綁架凱森呢?

凱森為什麼會失蹤?

還是說,失蹤並不是因為綁架,而是他在“赴約”的途中遭遇了什麼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