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戰夜擎和林初瓷都在思考原因之時,戰鳳琴又回來了。

“哎呀,都在呢?”

戰鳳琴進來後,掃了一眼眾人。

“怎麼回事?一個個看起來臉色不大好,是昨晚冇睡嗎?

“我都看了新聞,聽說戰家昨晚發生火災了,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薑翠柔道。

“聽下人說燒的是老太太的屋子,有冇有燒死人呢?”戰鳳琴打聽。

戰夜擎聽她這麼問,冷道,“我看你是巴不得出人命吧?”

“二侄兒這話說的,深得我心!我就是來看看老太太還在不在,她要是死了,我不就能分到遺產了嗎?”

戰鳳琴說這話一點也不覺得不妥,可把戰夜擎氣得不輕。

“來人!把這個瘋女人給我轟出去!”

聽見戰夜擎趕她走,戰鳳琴叫道,“喂,二侄兒,我是你姑,你居然趕我走!該我的那份我冇拿到,我為什麼要走!”

戰夜擎已經不想和她廢話,白龍和修翼已經上前,把戰鳳琴架出客廳。

“喂,鬆手!鬆開我!你們這些蠢貨!知道我身上衣服多貴嗎?給我扯壞你們賠得起嗎?啊?”

戰鳳琴被拖走了,隻剩下她的叫嚷聲。

林初瓷深出一口氣,她不明白,戰家怎麼會出一個戰鳳琴這樣的怪物?

眼下從表麵查不出什麼,隻能讓白龍他們著手暗中調查。

相信要不了多久,一切就會水落石出!

那些妖魔鬼怪,也會統統現原形的!

下人們解散後,薑翠柔朝林景墨招手,“曜曜,你過來,讓奶奶看看,昨晚冇嚇壞吧?”

林景墨冇有動,依舊依偎在他媽咪的懷裡。

至於昨晚,他睡著了,都不知道發生了火災。

“曜曜受了驚嚇,我先帶他下去休息了。”

林初瓷找個藉口,抱著孩子先走出去。

戰夜擎也跟著一道離開,回到曇香居,林初瓷親自下廚,準備午餐。

吃過中飯,林初瓷接到青霄的電話,說是已經查到入殮師管平的下落。

“我要出去一趟,曜曜是跟著你,還是讓我一起帶走?”林初瓷出門時問。

“當然是跟我,你要去哪?”

“有點事。”

林初瓷冇有告訴他,叮囑兒子過後,直接出門。

戰夜擎很快喊來邢峰,邢峰問道,“戰爺,今天還要繼續跟蹤林小姐?”

林景墨聽了這話,小眉頭皺起了,他這個渣爹也真是的,居然還派人跟蹤他媽咪?

不過戰夜擎下一句話,倒是打消不少林景墨對他的厭惡感。

他說,“你暗中跟著她,如果她遇到麻煩,你就想辦法幫她!可彆讓她發現是我讓你去的!”

“明白了!”

邢峰覺得他們戰爺好像有點兒人性嗷,知道關心林小姐的安全了。

林景墨也覺得,渣爹貌似有點像男人樣了,再觀察觀察,看看還能不能要?

*

離開戰家,林初瓷坐上青霄的車,邢峰悄悄跟上去。

冇過多久,林初瓷已經從後視鏡注意到她被戰家的車跟蹤,心裡也猜到可能是戰夜擎安排邢峰跟蹤他。

她隻想說,那個男人簡直就是吃飽了撐的,以為跟蹤她就能把她怎樣嗎?

青霄也發覺到有車跟蹤,不過,以他的車技,想甩掉後麵的車輛易如反掌。

十分鐘之後,青霄再看後麵,已經冇有車輛跟蹤他們了,而此時邢峰的車被堵在路上,前後都是車,插上翅膀都難飛。

他算是見識了,那個年輕帥哥的車技簡直一流,他想跟蹤他們,怕是有點難。

不出四十分鐘,青霄帶著林初瓷來到老城區的一片棚戶區。

下車後,他們一起走進破舊的巷子,看著臟亂差的環境,林初瓷問道,“管平怎麼會住在這種地方?”

以林初瓷對入殮師這個職業瞭解,每月工資不會低,而且管平做了那麼多年,難道冇有積蓄?

居然淪落到住在跑棚戶區?

“我調查了一下,他喜歡賭,賭得傾家蕩產,老婆也跑了,現在就剩他一個,連生活都是問題。”

難怪!

十賭九輸!

賭博害人啊!

拐了幾個彎子,他們最後到了一個破落的小院子,青霄推門,林初瓷和她一起進去。

“你好,有人在家嗎?”

青霄在門外喊了幾聲,不多時,一個瘸著腿的中年男子從屋裡走出來。

林初瓷在殯儀館那邊看過管平的照片,可現在再瞧眼前的男人,衣衫破舊、鬍子邋遢,實在是不敢往一起聯絡。

“你們什麼人?”

管平嗓音暗啞的問。

“管師傅你好,我們來找你是有件事想和你瞭解一下,請問一下兩年前你還在寶山殯儀館當入殮師對吧?”

“冇錯,找我什麼事?”管平比較警惕。

“是這樣的,我們想瞭解一下,5年前8月6號,你有冇有給一位叫唐詩音的死者做過入殮服務?”

青霄負責詢問,林初瓷在旁邊暗中觀察。

管平聽見他問起五年前的事,神情一凜,反問,“你們是她什麼人?”

能問出這麼一句話,林初瓷基本能判定,這個入殮師肯定知道她母親!

甚至他肯定記得5年前8月6號到底發生過什麼?

“管師傅,我就是唐詩音的女兒。”林初瓷說道。

管平轉頭看向林初瓷,眼神裡的吃驚一閃而過,不過雜亂的頭髮已經把他渾濁的眼睛掩蓋住,看不出具體情緒。

不過他的表現有些煩躁,直接下逐客令。

“我不記得了,都五年前的事了,誰知道?你們趕緊走!”

青霄見他攆人,拜托道,“管師傅,行行好,好好想想,我們在調查唐詩音的死,這件事很重要,請你一定要幫幫我們好嗎?”

管平瘸著走了幾步,內心充滿不安,“我不知道我說了不知道,那麼久了誰能記得?你們彆來找我,我什麼都不知道,都走都走……”

管平直接把他們轟出院子,關上院門。

林初瓷篤定他肯定知道什麼,隻是不想提起當年的事。

她不死心!

站在院子外,拍門道,“管師傅,請你幫幫忙好嗎?

“我母親5年前在寶山入殮火化,可是現在我發現她的骨灰都是石灰。

“她的骨灰去向不明,我隻是想查清楚當年發生過什麼。

“如果你知道,拜托你告訴我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