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見著勢頭不妙,劉姨已經跑回屋裡去找戰夜擎了。

戰夜擎躺在屋裡,已經聽見外麵吵吵的聲音,可惜他能聽見,卻無法動彈,正著急間,劉姨進來報告,“戰爺,不好了,二夫人那邊要打林小姐,可怎麼辦?”

戰夜擎聽劉姨簡單說明情況後,大概瞭解到林初瓷是為了護著他兒子才得罪那邊的人。

想到剛纔那個女人打他巴掌說的那些羞辱他的話,他本來不想管的,可是,到末了戰夜擎還是讓劉姨通知老夫人,請老夫人做主。

劉姨去打電話去了,戰夜擎想要起來可是兩條腿動彈不得,眼睛也什麼都看不見,和廢人冇有什麼區彆。

他恨得捶床,現在這樣的他,寸步難行,生不如死!

確實連兒子都護不了!

門外,王美香帶來的七八個家丁衝上來,林初瓷眼睛眨也不眨,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踢一雙。

七八個男人也很快被她一一撂倒,林初瓷卻毫髮無傷。

看著倒在地上嚎叫的家丁們,王美香神色大變,他們完全想不到,這個冒牌貨竟然如此厲害!

“好你個賤人!你給我等著!給我等著!我非讓你知道厲害不可!”

“好啊!我等著呢!”林初瓷勾唇冷笑。

王美香隻能先和兒媳婦帶人逃走,他們要去找老夫人告狀,讓老夫人把這個女人趕出去。

那些人都跑開後,林初瓷轉身,正好看見站在屋裡的戰淩曜,小傢夥的眼神裡像是有光芒在閃,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曜曜,是不是覺得媽咪好厲害啊?想不想跟我學本領?將來要是有人欺負你,你就像媽咪一樣,把他們全都打扁?”

戰淩曜認真的點點頭,他當然想學,他要變厲害,纔不會被人欺負。

“學本領之前呢,一定要先好好吃飯,隻有身體強壯,纔能有力氣學本領。”

林初瓷把兒子抱起來,走進屋裡,說道,“現在媽咪就做飯給你吃,好不好?”

她點點戰淩曜的小鼻頭,戰淩曜隻是看著她,但心裡已經有了小小的變化。

有媽咪的感覺,好像還不錯!

把戰淩曜放在客廳,林初瓷挽起袖子去廚房,準備給孩子做飯。

才把菜切好,劉姨慌慌張張跑過來通知她,“林小姐,不好了,老夫人讓你現在過去!”

林初瓷聞言,把菜摔在菜籃子裡,“好啊!那就走一趟吧!”

林初瓷抱起戰淩曜,跟著劉姨一起來到戰家主宅正廳。

此時正廳裡有不少人,麵色端莊威儀的戰老夫人,雍容華貴的大夫人,還有盛氣淩人的二夫人,以及陳雪蓮等不少人。

林初瓷帶著孩子還有劉姨,一起來到眾人的麵前,劉姨介紹了林初瓷,“老夫人,大夫人,二夫人,林小姐到了!”

大夫人薑翠柔看後驚訝開口,“呀!她真不是林家千金林韻兒啊!”

林韻兒是京城名媛,有著京城三大美人之一的美譽,在時尚和設計界有著很高的知名度,大家知道她長什麼樣,現在一看林初瓷就知道她不是。

林初瓷冷眼掃過全場,來之前就已經查過戰家資料,大概知道人物關係。

聽說戰家大爺戰銘盛第一任妻子洛雪華18年前失蹤,之後,戰銘盛便娶了第二任妻子,薑翠柔。

薑翠柔曾和洛雪華是最好的閨蜜,後來成了戰夜擎名義上的後媽。

其實說白了,小三上位。

“可不是!”

王美香看向林初瓷的眼神帶著恨意,對老夫人說,“媽,就是這個女人,她不僅冒充林家千金,她還打慶凱慶博,還欺負雪蓮,媽,可不能讓她繼續囂張!”

戰老夫人上下打量林初瓷,驚問,“你不是林家的千金,那你是誰?為什麼要冒充林家千金?”

“老夫人,我冇有冒充林家千金,我本來就是林家千金,我叫林初瓷!”

“林初瓷?”

眾人聽了這話,都露出一絲驚詫,選定林家千金林韻兒作為沖喜對象後,他們也把林家的資料簡單瞭解過。

知道林懷光原配唐詩音生有一對雙胞胎兒女,兒子很小時候走失,女兒林初瓷是林家千金大小姐,可五年前卻因林家意外火災而喪命。

今天這個女人怎麼會自稱是林初瓷?

“怎麼可能?唐詩音的女兒早就被燒死了,整個京城都知道這件事,你還想冒充林初瓷嗎?”王美香咄咄逼人道。

陳雪蓮恨恨道,“看來一定是林家在背後搗鬼!他們不想讓林韻兒來沖喜,所以就隨便找一個人來冒充的!現在被識破身份,又謊稱自己是林初瓷!就是個騙子!”

大夫人薑翠柔也道,“冇錯,我們可不能被人給欺騙了!說不定這個女人來曆不明,動機也不單純!來到我們戰家指不定有所圖謀,我們不得不防!”

說完,又對戰老夫人勸道,“媽,我看冒充的女人留不得!”

“我需要冒充嗎?這裡是我的身份證明!我是不是林初瓷隻要你們去林家詢問便知,我不過是五年前命大,逃過一劫,現在活著回來了而已!”

林初瓷冷眼掃量眼前的眾人,神情冇有半點慌亂和心虛,她交上自己的身份證明給老夫人過目。

“就算你是林初瓷,可你又不是我們戰家指定的沖喜對象,你來我們戰家做什麼?難道你想害死夜擎嗎?”

薑翠柔表麵是在為戰夜擎著想,實際上心裡另有打算。

現在好不容易戰夜擎出了事,隻要他好不了,她的兒女就有出頭的機會了,可不能讓這個厲害的女人來攪亂他們的計劃。

“是啊,我們是要與夜擎八字相合的女人來給他沖喜,你貿然嫁給,怕是會給夜擎造成衝突,這可如何是好?”

戰老夫人擔憂道,雖然她聽劉姨彙報,說是因為這林初瓷出手教訓二夫人的孫子才引發的矛盾,就算這個不說,可她是冒充的,這點讓人無法容忍。

王美香已經怒到了極點,忍無可忍道,“媽!不要和她廢話了!現在就讓人把她抓起來送去警察局!”

陳雪蓮煽風點火,“對!冒名頂替可以定她個詐騙罪,她還打孩子,還能告她個虐待兒童!”

她們婆媳二人打定主意要教訓林初瓷,見戰老夫人冇有開口,王美香馬上叫人進來,“來人!現在把這個女人給我抓起來送走!”

這次王美香叫來的是幾個人高馬大的保鏢,個個訓練有素,幾人進屋後,徑直朝林初瓷這裡衝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