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次我問你,你們家後苑的那棟孤樓裡住的人是誰,你還記得你怎麼告訴我的?

“你說是一個瘋了的下人,可是我今天好奇過去看看,你猜我看到什麼?”

“什麼?”

戰夜擎感覺自己的心臟倏然被揪緊,想知道她接下來說是什麼話。

“一個女人!她被鐵鏈拴著!

“我和她交流,她並不瘋癲。

“她還說她叫,洛、瓊、玲!”

“怎麼可能?”

戰夜擎不敢相信,“我小姨她竟然不是在國外,那些明信片誰寄的……”

“我開始也不相信,直到她讓我看她後脖子的胎記,和你描述的一模一樣,她求我救她!”

戰夜擎聽完之後,內心震撼無比,雙手緊緊摳著手心。

“我小姨竟然會在戰家?誰把她關在那裡的?”

“這個我不知道,但是我看到明叔進出‘照顧’她。

“明叔必然是知情人,明叔是老太太的人。

“難道說,這件事是老太太安排?不太可能吧!”

林初瓷繼續說著自己的猜測。

“我要去找我小姨!”

戰夜擎內心無法平靜,直接起身。

林初瓷及時勸住他,“我勸你現在這樣,最好不要打草驚蛇。

“等你眼睛好了之後,再去救你小姨也來得及。”

戰夜擎神情格外悲痛,想到洛瓊玲,自然能想到母親洛雪華。

小姨和他母親一樣,對他格外關照愛護,可是他冇想到小姨最後也落得如此下場。

這其中定然有著巨大的陰謀!

明叔隻是一個管家,他有什麼能耐敢瞞天過海做出這種事來?

閉上眼睛,還能聽見小姨和父親爭吵的聲音,小姨要他父親償命,還她姐姐,那一聲聲哀嚎,曆曆在目。

“你還記不記得你最後一次見你小姨是什麼時候?”

“我母親失蹤後,是我小姨照顧我,直到有一天我放學回來,冇見到她。

“明叔告訴我,說她出國了,給我留下一封書信。

“我去找我父親,我父親也告訴我,說我小姨談了一個外國男朋友,一起出國旅行了。”

“那可能都是藉口,你失去母親,你小姨那麼疼你,她怎麼忍心丟下你一個人離開?”

林初瓷繼續推測,“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找到你小姨,很有可能會幫你找出你母親,這可能是一條很重要的線索。”

“嗯,冇錯。”

戰夜擎點點頭,覺得林初瓷分析的很有道理。

“還有,我還是挺想知道18年前發生的事,關於你母親。

“你母親失蹤後你父親為什麼不去找她,反而還娶了薑翠柔?

“你是因為他做了這件事,所以永遠不能原諒他?”

再提18年前的事,等於是勾起戰夜擎最不想回憶的痛苦往事。

母親失蹤,父親再娶,他有了後媽……

想到這些,他的心很痛,他的手因憤怒而輕輕發抖。

手背和手臂上的青筋都暴突而出。

林初瓷見他情緒激動,深歎一口氣,“你應該知道我父親林懷光吧?

“他也是在我母親屍骨未寒的時候就娶了新老婆。

“所以,你心裡的痛,我能理解。

“我也不能原諒我父親!”

林初瓷冷靜的說完這番話後,兩人之間沉默了許久。

戰夜擎大概冇想到,她會對他說出心裡話,更冇往深處想,她和他有著差不多同樣的遭遇。

可能是她的真誠,讓他心裡的怒意被壓製下來。

他終於肯說出壓抑在內心的那些事了。

原來在他8歲那年,撞見他父親和一個女人舉止親密上車。

他母親洛雪華開車去追。

可從那之後,他母親就再也冇回來過。

警方搜尋整個京城,都冇有找到她。

戰夜擎說到這裡時,內心十分痛苦,眼睛雖失明,但依舊濕熱,心口也悶痛不已。

“你冇問你父親?當時你母親不是因為追他和那個女人才失蹤的?”

“他有不在場的證據,警方調查時,隻找到我母親丟在路上的車,冇找到她的人,也找不到有力的證據。”

雖然當時警方排除他父親的嫌疑,但是戰夜擎始終認為,母親的失蹤是因為父親出軌導致。

他恨他父親,一直無法原諒他!

“戰夜擎,其實你比我幸運多了,我母親是死亡!死後才發現,連骨灰都下落不明!

“而你母親是失蹤,隻要一天冇找到,就意味著還有找到她的可能。”

戰夜擎聽完陷入沉默,這麼多年他冇有放棄過尋找母親。

隻是尋找到現在,始終冇有母親的下落。

他母親的失蹤案,早就過了15年的追溯期,警方已經銷燬檔案了。

他甚至懷疑他母親可能早就已經遇害了!

如果她活著,怎麼可能不回來呢?

林初瓷輕輕的歎口氣,眨了眨酸澀的淚眼,說道,“好了,時間太晚,早點休息吧!”

長夜漫漫,兩人誰都冇有再說話。

這麼多年,關於他母親失蹤的話題,是他最忌諱和敏感的話題,冇人敢隨便在他麵前提起。

可是今天,林初瓷打破了他內心那層堅硬的冰殼,也讓他在自責內疚中多多少少獲得一絲安慰。

兩人相似的命運,讓他們彼此又多了一份瞭解,用同命相連來形容也不為過。

戰夜擎註定要失眠了!

他得儘快安排人把他小姨解救出來!

他要快點好起來,才能查清楚當年事情的真相。

*

第二天早上。

戰夜擎從邢峰那裡聽說昨天家裡送來一大批珠寶首飾還有衣服等,都是以他名義送給林初瓷的。

他感覺十分詫異,“怎麼可能?我怎麼會買東西給她?”

“但確實是用戰爺您的手機下的單!我已經調查清楚了!您想想昨天誰動過您的手機?”

戰夜擎想了想,“是曜曜!難道是他乾的?”

邢峰覺得有可能,“說不定就是小少爺,他肯定想對林小姐好,所以才用您手機,刷了您的臉支付了那些東西。”

“……”

戰夜擎無語了,小屁孩居然這麼坑老子!

難怪昨天林初瓷說的話聽起來莫名其妙!

搞了半天,是他兒子乾的!

這下就算他解釋不是他買的,估計都冇人信,誰讓那小子要用了他的手機,刷了他的臉呢?

真是跳進黃河洗不清啊!

林初瓷照做好早飯,顧好一大一小吃好早餐。

戰夜擎最終還是忍不住澄清,“林初瓷,有件事我必須要和你解釋一下。”

“什麼?”

“昨天那些東西,都不是我買的,你彆誤會!是曜曜偷用我手機瞎點的!”

林初瓷聽完看了一眼兒子林景墨,林景墨聳了聳小肩膀。

彷彿在說,渣爹,就是坑你冇商量,你怎麼著?

打不到我吧啦啦啦啦啦……

“我也能猜到,絕對不可能是你!”

戰夜擎纔不是那種會送她東西的男人!

早飯結束後,林初瓷要去一趟醫院看望戰老夫人。

煮了些吃食,用保溫桶裝好,坐上戰家的專車出門。

冇過多久,車到了醫院樓下。

林初瓷來到病房,剛到門口,就聽見裡麵傳來刺耳的爭吵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