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淩曜打了一個手勢,想告訴小川弟弟,不能這麼走了,太便宜他們了。

得讓那些綁匪知道他們的厲害!

搞破壞,戰淩曜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他跑向一個貨架前,用力一推。

一下子推倒一個貨架,貨架接著倒下像多米諾骨牌似的。

嘩啦啦啦……

那些古董寶貝,全都摔下來,砸個稀巴爛。

“哈哈,好玩好玩,我也要玩。”

林景川明白大哥的意思了,也跑到另外一個貨架前,用力推,可是冇推動,隻能求戰淩曜。

戰淩曜跑來幫忙,兩個孩子聯手推倒貨架,這一整排的貨架也隨之全部倒塌。

邢五帶著林初瓷來到這邊的時候,就聽見裡麵傳來呼啦啦啦的巨響。

林初瓷狐疑問,“邢老闆,裡麵怎麼回事?”

“哎呀,完了完了……”

邢五一聽聲音就知道是他倉庫裡的寶貝落地摔碎的聲音,趕緊推開門跑進去看。

一眼看見裡麵所有的貨架都倒了,各種古董瓷器全部摔的粉碎,邢五的血壓差點飆上來。

我的媽呀我的姥姥,這是誰乾得啊?

這不是要了他的老命嗎?

邢五被打擊的快要吐血,林初瓷看見裡麵一片狼藉,不見人影,問道,“邢老闆,我兩個兒子呢?他們到底在哪?可彆想蒙我!”

聽見媽咪的聲音,兩個孩子從側麵角落跑了出來。

“美瓷瓷……”

林景川跑向她,戰淩曜也跟著一起飛奔而來。

“小川,曜曜!”

林初瓷張開手臂迎接,最後把他們接在懷裡,抱緊。

檢查一下孩子們都冇受傷,林初瓷放心多了。

擁抱結束,她蹲下來問道,“兒子,怎麼樣?你們都冇事吧?有冇有受傷?”

林景川笑嘻嘻的叫起來,“媽咪,我們都冇事,我把裡麵的壞人打倒了,救了曜哥,然後曜哥出主意,我們一起把裡麵的架子都推倒了,好好玩哦!”

原來是這樣!

邢五聽見是他們兩個小孩子弄倒所有貨架,簡直不敢相信。

“居然是你們兩個小東西乾得啊!看看你們都乾得什麼事?把我的貨全砸了!”

林初瓷站起來,勾唇問,“我說邢老闆,剛纔你還口口聲聲說你的人和你的命都是我的,怎麼現在轉眼你就心疼你的貨了?能怪誰呢?誰讓你抓他們來的?”

邢五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不是不是,我不是心疼……我是說,砸得好!我這倉庫也該重新整修了嗬嗬。”

“要不要幫你把剩下的架子也砸了?”林初瓷憋笑問。

“不用不用不用……祖奶奶您也累了吧?請您趕緊把這兩個小祖宗帶回去吧!今天這事是我做的不對,我道歉,我賠不是啊。”

邢五可不敢和林初瓷對著乾,現在他的命都在她手裡,他得求著她,捧著她,順著她。

“那好,我帶他們回去了。”

林初瓷拉著孩子們,轉身離開。

“祖奶奶慢走!可彆忘瞭解藥啊!”

邢五在後麵朝她揮手,回頭看一眼狼藉的倉庫,哎呦,心都在滴血。

早知道會損失這麼大,就算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得罪林初瓷那個女人了。

大的不好對付,小的一樣不好惹,簡直是要他傾家蕩產的節奏!

林初瓷帶著孩子們從邢家倉庫這邊出來,青霄和斐洛兩人已經把車停在附近,看見他們出來,兩人第一時間迎過來。

“瓷姐!”

“林總!你們都冇事吧?”

“都冇事。”

“小川!曜曜!對不起,讓你們受驚了!”

今天是斐洛帶孩子出去玩,疏於防備纔給人可趁之機,她心裡特彆自責。

“沒關係斐洛姐姐,我和曜哥一點也不害怕!你也彆自責哦!”

青霄也非常喜歡小川他們,愛和孩子開玩笑。

他蹲下來,學小孩子哭嚎道,“小川!曜曜!嗚嗚嗚……嚇死我們了,你們冇事就好!你們要是出事了,你們媽咪還有我們怎麼辦啊!”

“彆哭了青霄叔叔,你哭起來好醜哦!我們都冇法看了!”

雖然林景川大多時候嘴巴甜甜,但懟起人的時候,絕對腹黑小毒舌。

“嗷……我的小心臟又受傷了……小川,你就不能安慰一下叔叔,說點好聽的?”青霄表情誇張的問。

“你一個大男人還要我這個小孩子安慰,你也太遜了叔叔!”

林景川鄙視他一眼,歎氣道,“唉,現在的男人怎麼都這麼脆弱呢?”

青霄感覺好像心臟又捱了一刀,吐血。

一向冷酷著稱的斐洛,畫風都被帶偏,忍不住笑出來,踢了青霄一腳。

“小川說得對,你一個大男人要什麼安慰,趕緊起開!”

說完又拉起兩個孩子說,“走吧曜曜小川,姐姐帶你們回家吃好吃的。”

“我要斐洛姐姐抱!”林景川趁機又抱住斐洛要抱抱。

“好!姐姐抱!”

青霄也湊過來,“斐洛姐姐,俺也要抱抱!”

斐洛回頭直接賞他一個字,“滾!”

“哈哈哈……”

眾人都被逗笑,青霄也隻有在斐洛的麵前,纔會開玩笑,在外人麵前,他可是很嚴謹的一個人。

回到玉瀾莊園,林初瓷親自下廚,為大家做了美味的飯菜。

吃過飯,檢查了最近幾天孩子們的學習生活,她才準備回戰家。

林景川不忘關心二哥,“媽咪,墨寶怎麼樣了?每天裝沉默寶寶,有冇有被憋死?”

林初瓷哭笑不得“怎麼會?冇有你在他耳根子前吵吵,他過得不知道有多清淨。”

“這傢夥,一定把我都忘了嚶嚶嚶!寶寶不高興了!告訴他,我以後和曜哥穿一條秋褲了,不和他一起玩了!哼!”

“好啦,下次帶你們一塊聚聚。”

和孩子們告彆,青霄把林初瓷送到戰家門口,問,“林總,要不然我跟著你一道進去?”

“不用了,你先回去,加緊時間調查。”

“好!”

林初瓷獨自走進大門,沿著熟悉的路,朝曇香居方向走去。

夕陽西下,漫天晚霞。

戰家花園很大很美,林初瓷一邊走一邊檢視手機資訊,走到一處植物茂森的地方,隻覺得前方樹影一閃。

忽然有堵肉牆立在她的麵前,擋住她的去路。

林初瓷差點撞上對方,後退一步,抬頭看清堵路的人是誰時,心中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