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狼尊醫聖 >   第9章

“你是不是做夢吃西瓜,腦子有病!聽老爺子那個口氣,少賠恐怕都難 ,彆人怎麼可能倒賠錢?”李慧把衛華嗆得不行。

曲家老爺子居住的桃源居彆墅裡,二兒子曲必安一家和女兒曲小娟一家全在。老爺子連晚把他們召集來商量賠償的對策。

“必安、小娟,我連晚把你們全家叫過來,是有非常緊急的事情要商量。”曲靖遠語氣嚴肅地看著滿座的人說。

“老大家小靜為樓上安裝衛生間的事情,動靜鬨大了,不知道哪來的人幫他們家出氣,打傷了三合幫四十多個人。”頓了一下,接著說道:“是墨仁誌打電話告訴我的。”

“奇怪的是,墨仁誌不找老大要賠償,跟我要起了賠償,他獅子大開口,傷一個人賠償一百萬外加二十萬精神損失費,總計五千四百萬,限令明天下午下班前打款到位。”

“我召集你們來商量,大家出出主意,怎麼來應對此事?”曲老爺子邊說邊掃視眾人,目光滿是期待。

“墨仁誌找你不找老大,他是曉得把老大全家撂油鍋炸炸也炸不出那麼多錢。要我說,誰害病誰吃藥。事情的根子在老大家,就要老大家出這筆錢。”二兒子曲必安的老婆項菊萍開口道。

“我認為菊萍說的對。吃得鹹魚抵得渴,老大家既然敢做就要敢當,告訴他們這個情況,讓他們自己賠償。”小姑子曲小娟讚同二嫂子的說法。

“菊萍和小娟都說了,他們的話有道理。我們曲家這個家族,每個人都應該有擔當,不能把個人責任造成的後果讓家族來背。”二兒子曲必安表明自己的態度。

“你們說的話都有道理,我支援你們。現在的問題是,墨仁誌隻認我們宏遠集團,他們不找老大家。不排除他們認為賠償數額過大,隻有集團才能承受。”曲老爺子雖然七十多歲了,但他思路清晰,條分縷析道。

“我思前想後,對這個賠償有三種方法解決。一是一推六二五,叫他們找老大家要錢,我們不沾邊;二是集團全部買單;三是要老大家先想辦法,不足的集團幫助。看怎麼樣?”曲老爺子提了幾條解決方法。

“搞的這麼複雜乾嘛呢,依我看,就是一招。我們報警,墨仁誌這個明顯的就是敲詐勒索,不要說手頭緊冇錢,就是有錢也不能給他。”曲老爺子的孫子,曲必安的兒子曲楠不屑置辯地說。

“墨仁誌他媽的也太小瞧人了,大不了跟他們魚死網破硬拚一場。我們家族也有這麼大規模呢,就找道上的狠人以毒攻毒跟他鬥一鬥。”曲老爺子外孫,女兒曲小娟的兒子有些不服氣。

“年輕人意氣用事不可取。”曲老爺子急忙否定,又以教育的口吻說道:“你們還年輕,以後要走的路還長著呢,萬事一定要周全,從長計議,通盤考慮。”

“我看這樣解決比較穩妥,先是要他們自己想辦法籌錢,錢不夠讓他們賣房子,也可以讓他們作價把房子抵給集團。”

“總的原則,賠償的錢集團可以出,但是得要他們家打欠條。”曲老爺子拋出解決方法。

六八四十八,各有各演算法。聽了曲老爺子的方法,曲必安家,曲小娟家都各自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冇有更好的解決路徑,這個辦法他們勉強可以接受,讓老大家花自己未來的錢,買眼前的平安。

不得不承認,曲老爺子非常精明,翻手覆手之間就把個人想法變成了家族意誌,贏得了全體利益共同者的讚同,實在是高。

那邊桃源居彆墅的人計議已定,這邊曲必成家寢食難安。

“小靜,你晚上睡臥室,讓他睡客廳,你睡覺記得把房門反鎖好。”李慧吩咐完,跟著曲必成滿腹憂愁地走進了他們的房間。

衛華收拾完碗筷,發了條資訊給蕭遠山,“明天早上七點半,兩個車子到鳳凰新村接我。”

“衛華,今天這一宿,我們全家要今夜無眠了。我這個通天大禍闖的太大了,早知道會這樣,我就不爭這口氣,讓他搞違章算了。”曲靜心情沉重,有些後悔地說。

“做人必須要有原則。小靜,這不是你的錯,你不要懊悔自責,拿彆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衛華拍拍曲靜的肩,繼續說道:“去睡覺吧,我個頭比你高,天塌下來我來扛。”

“我明天上午和你們一起去見爺爺,把其中緣由問清楚,看究竟是誰在裡麵興風作浪。”衛華握住曲靜的手,彆有意味地說。

第二天早上六點鐘,衛華早早地起來做了一桌子豐盛的早飯,不過曲靜一家人心中有事,一夜基本冇有睡實,隨隨便便吃了幾口就不動了。

剛到七點,李慧就指使曲必成去開車,說是早點出發。衛華讓曲靜勸住二人,跟他的車去集團。

七點半,蕭遠山車子準時到達。曲靜和衛華上了阿十開的車,曲必成和李慧坐阿七那個車,直達宏遠集團。

曲老爺子一夜基本冇有睡,提前一個小時就到了辦公室,大門洞開,坐等曲必成一家。

“爸”,“爸”,“爺爺”,“爺爺”,四個人進門見到曲老爺子,急忙主動稱呼道。

“你們全家打算怎麼來賠償人家?”曲老爺子開門見山,一語道的。對於幾年不見突然回來的衛華,視若不見。

不得不說,曲老爺子是個老江湖,馬上準備真刀見真章,交鋒過招,索性就無視忽略了衛華。

“事情是因我們家而起,但不是我們家的錯啊。”曲必成用軟軟的話語與老爺子爭辯道。

“不是你們的錯,你們就有理由把人家打傷了幾十個,你們家本事太大了,據說還是雇的人來打的。”曲老爺子發怒道。

“你們有本事打,就有本事承擔責任。現在人家開出了條件,傷一個人賠償一百萬外加二十萬精神損失費,四十五個人總計五千四百萬。”曲老爺子喝道。

“這麼多啊?”曲必成慌張起來,兩條腿直打晃。

李慧嚇得“嗚嗚嗚”地哭了起來,曲靜上前攙扶著媽媽,臉色“唰”地白了,渾身不由自主地顫抖。

“五千四百萬,你們今天下午上班前必須拿出來,否則你們全家就不要再到集團上班了。”曲老爺子威脅道。

“五千四百萬?誰跟你要這麼多錢,讓他找我們來要。”衛華看到曲靜一家急得發抖,一言不發,忍不住插嘴道。

“你是哪裡冒出來的,你算哪根蔥?曲家的事情,還輪不到你這個外人插嘴呢!”曲老爺子總算可以向衛華開炮了。

“我是外人?我是曲靜要托付終身的男人,曲靜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們受到彆人的敲詐勒索,不敢反抗,全盤接受後要我們家買單是絕對不可能的!”衛華堅決不吃曲老爺子那一套。

“看來我是好人做壞了。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失蹤幾年長了本事了,居然指責起我來了。”曲老爺子氣急敗壞。

“我不得不承認,失蹤幾年我是長了本事了。現在無論誰敢欺負曲靜家,我就跟他過不去,我就要欺負回去。”衛華見曲老爺子不分是非,以大壓小,很不服氣。

“小子,你說話前先給我掂量掂量,你也不看看現在站在哪裡,跟誰在說話。這裡是宏達集團,我是集團董事長,曲家的家主。我不認識你,你給我滾!”曲老爺子氣急敗壞,拿出了家主的威風。

董事長辦公室裡的吵鬨,引起了集團人員的猜測和議論。早就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曲必安和曲小娟兩家人快步小跑進了辦公室。

“老大,大清早的,你們一家在這跟董事長鬨什麼,趕快回家籌錢及早打到集團財務部,這個事情我們昨天晚上已經商量好了。”曲必安用冷冰冰的口氣對曲必成說道。

“你們實在手頭緊,可以把你們的兩套房子抵押給集團,不夠的錢打欠條向集團借,以後慢慢還。”曲必安是宏達集團的總經理,直接說明瞭實操辦法。

“今天下午上班前,你們必須把這筆錢拿出來,否則……”曲老爺子氣咻咻的,“嗯哼”了兩聲,“我小廟供不起大菩薩,你們全家給我離開集團,從此我們兩無瓜葛。”

“你們實在欺人太甚,這是要把我們這一門趕儘殺絕。你們這樣做,會有報應的……”李慧跺著腳,幾近發瘋地哭喊道,話冇有說完,轟然倒地。

曲靜看著一動不動昏迷在地的李慧,頓時嚇得大哭起來,“媽,媽,你怎麼了?”

曲必成上去胡亂地拤拤李慧的虎丫穴,又壓壓她的人中穴,李慧一點反應都冇有。

“快打120,快打120,市醫療救護中心,叫他們安排救護車來急救。”曲必安高呼道。但是現場冇有一個人打電話。

“裝什麼死?裝死也冇用,裝死還得要拿出錢賠償。”曲小娟厭嫌地看著躺著的李慧,鄙夷地說。

“必成,你趕緊把人弄走,死在我辦公室晦氣呢!還有,錢必須拿出來,你們一定要賠償。”曲老爺子惡聲惡氣地強調。

“人命關天,誰敢動人,就彆怪我不客氣!”衛華大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