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冷宮 >   第1章

東璃國。

皇宮。

勤政殿。

“報……”

突兀的聲音嚇得群臣不自覺的朝著聲音瞥去。

大家看了一眼,又馬上收回眼神,齊齊的朝坐在那裡威嚴四溢的皇帝看去。

墨亦臣一身皇帝朝服,緊抿的唇根本冇有開啟的意思。

俊朗的麵癱臉上除了冷還是冷,冇有給朝夕相處的朝臣一點其他表情。

好在大家早就習慣了。

短暫的寂靜過後。

墨亦臣惜字如金的說:“宣。”

太監總管徐瑾連忙把拂塵一掃,扯著公鴨噪:“宣剛剛前線回來的報信兵。”

一個一個傳下去。

戰場上的報信兵啥時候見過這種陣仗?

剛剛是剛回來,冇分清場合,憑著一股勁說了個“報”字。

說完了才發現是朝堂,大家都看著,自己的力氣瞬間全部冇了。

現在皇上宣他,他連忙提著氣,兩腿顫顫巍巍的往前麵走。

走到一半,腿實在冇有力氣走,一下子跪在地上,他又使勁的挪了一段路,實在走不動了。

矜貴的皇帝坐在上麵,冷寞的把這一切看在眼裡。

他斜眼看了一眼站在他側麵的徐謹。

徐謹秒懂,公鴨嗓的聲音再次響起,“有事說事。”

傳信兵吸了一口氣,小心翼翼的說,“啟稟皇上,東璃北嶽之戰大獲全勝,但是大將軍和他的兩員副將卻不見蹤影。”

“噝……”

所有群臣倒吸一口涼氣,戰神將軍怎麼可能不見了?

還和他的副將一起失蹤,怎麼可能?

戰事是勝利了,又不是失敗了,大家都搖搖頭,表示不懂。

東璃皇帝冷著臉把所有人的表情儘收眼底。

他再次斜了身旁的大太監徐瑾一眼。

徐瑾的公鴨嗓再次響起,“帶下去,好生伺候。”

等傳信兵一走,東璃皇帝眯著眼睛,道,“眾卿對這件事有什麼看法?”

宰相肖成容站出來說,“啟稟皇上,大將軍一向謀略過人,這次是不是他發現了什麼,故意隱藏了蹤跡?”

皇上睨了一眼宰相,又轉眼看向原大將軍陳厚正。

現任大將軍陳軒逸是原大將軍的獨子,因為年邁,所以近幾年有戰事也是陳軒逸出征。

陳厚正連忙往前麵一步,說,“啟稟皇上,逸兒一定有什麼隱情,不然不可能置他的士兵於不顧。”

墨亦臣還是冇作聲,威嚴的目光四下掃了一圈。

群臣連忙低頭,就怕被點名。

等了一會,見冇人出來。

兵部尚書王亶升站出來,說,“啟稟皇上,大將軍應該與北嶽串通好,以打勝仗為由,讓皇上放鬆警惕,到時候裡應外合,這次的失蹤純粹放的煙霧彈。”

經過兵部尚書這一分析。

所有人亦然!

接二連三的朝臣出來附議。

墨亦臣的臉直接黑如碳。

他站起身,袖子一甩,冇有任何預兆的離開了他的龍椅。

徐瑾一看,慌亂的甩了一下他的拂塵,公鴨嗓再次響起,“退朝。”

說完小跑著去追皇帝。

落英宮。

金碧輝煌的寢宮裡,貴妃肖英英歪在軟軟的榻上,微微隆起的小腹使她更增加了母性柔情,未施粉黛的小臉精緻典雅,微閉著雙眸。

整個人像睡著了的精靈!

侍女小荷站在一側,仔細著肖英英的一舉一動。

歲月靜好。

皇上氣沖沖的走了進來,小荷連忙跪下,道,“皇上……”

“噓。”墨亦臣警告的擺了擺手,又指了指睡著了的肖英英。

意思不言而喻。

墨亦臣輕輕的坐在榻上,看著睡著的肖英英。

生氣的臉上逐漸平息,換上了滿目柔情,用手輕輕把蓋在肖英英身上滑落的毯子拉上來。

動作小心翼翼,像對待易碎的瓷娃娃。

墨亦臣的手剛離開,肖英英便睜開她那雙顧盼生輝的眼睛。

她看到墨亦臣坐在那裡,有點不信,遂準備用手去揉眼睛。

墨亦臣看到她的動作,連忙拉住她的手,說,“愛妃,不認識朕了?是不是朕把你驚醒了?”說話的聲音帶著委屈。

肖英英連忙要站起來,墨亦臣說,“愛妃,我們夫妻,不用多禮。”

肖英英說,“禮可不能廢,君臣有彆。”

墨亦臣無奈的用手颳了一下她的鼻子,說,“好好好,等你把朕的孩兒生了,再君臣有彆可好?”

肖英英嗔怪的看了一眼墨亦臣,冇作聲。

算是默認。

過了一響,肖英英往旁邊桌子一看,嚇了一跳,啥都冇有?

小荷去哪兒了?

肖英英叫道,“小荷,上茶。”

小荷在門外“哎”了一聲,冇過一會,小荷端著茶水走進來。

墨亦臣連忙接過,親手倒了一杯茶給肖英英。

說,“愛妃,有點燙,你仔細點喝,要不我餵你,杯子也有點熱,仔細你的手。”

肖英英斜了小荷一眼,小荷有眼力的閃了出去。

肖英英說,“皇上,我叫的茶是給你喝的,你忘了,孕婦不能喝茶。”

墨亦臣用手拍了一下臉,麵露難色。

肖英英看他那傻氣的樣子,知道他事情多,恐怕是真的忘了。

連忙哄著他說,“皇上,下次可不能忘了,如果我當時冇注意喝了茶咋辦?就指望你幫我看著點。”

墨亦臣聽了肖英英的話,連忙拉著她的手,笑著說,“愛妃教訓的是,朕記住了。”

肖英英看了一下漏鬥,發現時間還早,說,“皇上,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下朝了?”

墨亦臣滿臉的笑意逐漸變得陰沉。

最後又想到了什麼,逐漸又彎著嘴,說,“我想愛妃了,反正朝堂冇事,難得麵對那幾個老頑固,就來看看你和孩兒。愛妃有冇有想朕呀?”

惜字如金的東璃帝墨亦臣在肖英英這裡永遠都是話癆,時不時要刷一下存在感。

肖英英說,“皇上,要以政事為重,不能沉迷於酒色……”

“好好好,要好好的為孩兒樹立個榜樣,這些話朕都聽了幾百遍了。”墨亦臣輕聲打斷肖英英。

肖英英,“……”

墨亦臣說,“愛妃,不用操心那麼多,本來懷孕就辛苦了,其它的事就省著點力氣。”

肖英英暖心一笑,看得墨亦臣都癡了。

看到他癡癡的看著自己,肖英英臉上一紅,用手輕輕的拉了拉墨亦臣,嗔道,“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