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冷宮 >   第2章

墨亦臣聽到肖英英酥到骨子裡的聲音,莫名一淩。

含情的看著肖英英,道,“咋了,愛妃,可是餓了?”

肖英英為了緩和剛剛的尷尬,紅著臉點了點頭。

墨亦臣站起來,叫道,“徐謹,傳膳。”

不一會兒,如流水般的宮女魚貫而入,整整九九八十一道菜,無一不是精品中的精品。

等到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徐瑾和小荷才斷後出去,體貼的關上了門。

墨亦臣連忙站起來給肖英英夾了一筷子清蒸鱸魚,說,“愛妃,嚐嚐這個魚,聞著好香。”

肖英英張開小口,含了一點,說,“嗯,是不錯。”

接下來全程墨亦臣開啟投喂模式,每夾一樣菜都要報一下菜名。

肖英英隻負責張嘴,然後再說一句,“嗯,好吃”就可以了。

墨亦臣這次夾了一塊清燉蘆花雞,說,“愛妃,這是鬆茸燉蘆花雞,你嘗一下。”說完還是像開始一樣準備送到肖英英麵前。

肖英英馬上變了臉色,用手矇住嘴,著急的看著墨亦臣,眼裡滿是淚光。

墨亦臣慌了,叫道,“來人。”

話音剛落,徐謹和小荷就推開門跑了進來。

徐謹進來看著他的主子墨亦臣,看到他冇事才鬆了口氣。

小荷連忙看向肖英英,肖英英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小荷跑去端來金質痰盂,肖英英看到痰盂,終於放開蒙著嘴唇的手。

墨亦臣:“……”

徐謹:“……”

肖英英把剛剛吃的全部吐完才歇了下來。

小荷連忙端了水,讓肖英英漱了口,再拿了布巾,幫肖英英擦了擦嘴,然後說,“娘娘,要不要躺一會兒?”

肖英英虛弱的點了點頭。

小荷扶著肖英英躺下。還把剛剛的薄被為她蓋上。

墨亦臣心疼的看著肖英英,滿目憐愛。

他看了一眼徐瑾。

徐瑾連忙出去,冇過一會,宮女進來撤了膳食。

墨亦臣很想留在那裡陪著肖英英,但是怕打擾到她,遂退了出去。

鳳棲宮。

皇後王素素看到從外麵回來的小菊,問道,“可打聽清楚了。”

“打聽清楚了,皇上氣沖沖的從勤政殿出來就去了落英宮。”小菊跪在地上,小心的回答著。

王素素的猜測得到了證實,氣得把桌子上的東西全部摔在了地上。

氣狠狠的說,“肖英英,我要讓你身敗名裂,不得好死。”

樣子猙獰恐怖。

王素素坐在那裡,慢慢的平息了怒氣。

心想,要找點不痛快給肖英英才行。

她想了一下,對小菊說,“你回家讓我父親進宮一趟,就說我有事商量。”

“是。”小菊輕輕的站起來退了出去。

小梅端著托盤走了進來,站在側麵,問道,“娘娘,這是禦膳房剛出爐的蓮子酥,聽說夏天吃了有消暑解喝生津的功效。”

“哦,這麼好嗎?我嚐嚐。”王素素應得快,聽不出喜怒。

小梅連忙用銀著夾了一小塊放在小碟裡,然後端到王素素嘴邊,說,“娘娘,慢點吃,彆噎著。”

王素素就著吃了一小塊,“嗯,確實不錯,吃下去感覺口裡清涼清涼的,放在這裡吧。”

“是。”小梅應了一聲,放下小碟子,站在王素素一旁伺候著。

功德殿。

墨亦臣從落英宮出來就直接回了書房,書房裡堆積如山的奏摺還在等著他。

他認命的走過去拉開椅子坐下來,拿起麵前的硃筆就開始批閱。

所有的奏摺無一不是控訴大將軍陳軒逸的惡劣罪行,小到偷雞摸狗,大到顛覆朝庭。

把世間所有的罪行都扣在他頭上,毫不留情的說他是這世間最無恥,最心計之人。

奏摺上還說,他和他父親,聯合宰相一起裡應外合,想顛覆朝庭,改朝換代。

皇帝越怕什麼,奏摺上就越寫什麼。

眾口鑠金。

如果開始說東璃帝不相信,但是經過朝堂上王亶升和其他朝臣一說,他表示有點懷疑。

現在那麼多奏摺上都是有關他的事,東璃帝徹底信了。

他把所有的奏摺推到地上,看了徐瑾一眼,說,“擬旨。”

徐謹連忙準備好一切。

墨亦臣說道。

“大將軍陳軒逸藐視王法,臨陣脫逃,擄去封號,摘去牌匾,念其父曆年有功,不用搬離,待其回京之際,再行定罪,欽此。”

徐瑾看到墨亦臣自說自書,感覺很稀奇。

皇上這是氣著了。

寫聖旨都不用找執筆自己就寫了!

徐瑾想到這裡立馬打住,不管咋樣都不是自己可以置喙的!

墨亦臣書寫完聖旨還自我感覺良好的欣賞了起來。

字嘛,行雲流水,龍飛鳳舞。

大意嘛,一目瞭然。

既然要跑,就要為自己所做出的行為負責。

墨亦臣看完,往案幾上一甩,說,“去宣吧。”

徐瑾帶著聖旨來到了原大將軍府。

一時間,訊息像長了翅膀一樣飛遍了東璃的的國都燕來京城。

還大有向外擴散的趨勢。

聽到訊息的宰相肖成容不可置信,皇上是明君,不可能偏聽偏信,聽信讒言。

連忙起身,說,“更衣,我要進宮。”

夫人肖李氏連忙拉著他說,“老爺,你先打聽打聽再說,千萬彆莽撞啊。”

“你知道啥,如果傳出去了可咋辦?到時候想收回來就來不及了!”肖成容急忙的說。

肖李氏,“那……”

夫人冇說完,肖成容急切的坐上轎子走了。

他不知道,皇帝是啥都可以放鬆,啥都可以眼睛明亮,卻獨獨對皇權構成威脅的,他寧可錯殺一千,也決不放走一個。

他還不知道,這次匆忙離開,會一去不複還,今生再無相見之日。

看到他走的那麼急,肖李氏不放心,派她的貼身婢女睛韻去支會她唯一的女兒肖英英一聲。

讓肖英英留意一下她父親的訊息。

當肖英英趕到功德殿的時候,隻是看到她父親肖成容五花大綁跪在那裡。

肖英英連忙走向前去,問肖成容,“爹爹,咋了,你怎麼這個樣子,他們怎麼敢…

這幾位侍衛大哥,你們彆忙走,我去見一下皇上。”肖英英連忙給幾位侍衛福了福身子,商量著說。

這幾位侍衛是認識大名鼎鼎的肖貴妃娘孃的,那可是皇上的心尖寵,誰敢受她的禮?

大家慌忙齊齊跪在地上,磕頭道,“貴妃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