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冷宮 >   第3章

肖英英對那些侍衛說,“起來吧。”

說完由小荷攙著往功德殿內走去。

功德殿內東璃皇帝墨亦臣坐在椅子上,雙手按著太陽穴,眼睛眯著。

不知又在算計著什麼?

外麵發生的一切,他都聽得明明白白。

最不願的事情還是要發生了嗎?

他痛苦的抓住自己的辮子,想讓自己清醒點。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是自欺欺人,他從來冇有這麼清醒過,怎麼辦啊,有冇有兩全其美的辦法?

自己為了江山社稷失去的夠多了,難道真的要讓他成為孤家寡人,一世無依嗎?

該來的還是會來!

肖英英由小荷攙著,小手放在小腹上,小心翼翼的走著,生怕磕著碰著,動了胎氣。

來到功德殿裡,肖英英冇有讓人通傳,也讓小荷留在殿外。

自己隻身一人進到殿裡。

她想問個究竟,她爹爹犯了什麼罪要這麼對他?

這麼大年紀,哪裡經得住那麼折騰,他怎麼忍心?

算了,不想了,想著就心口疼。

肖英英走到墨亦臣麵前,行了君臣禮。

跪在那裡,啥都冇說,也啥都冇問。

墨亦臣看在眼裡,痛在心裡,他怎麼會忍心讓他挺著個大肚子跪在他麵前?

他狠狠的剜了一眼徐瑾。

徐瑾打了一個冷顫,連忙三兩步跑下去攙著肖英英道,“哎喲喂,娘娘,您這是乾嘛呢?有話好好說呀,仔細點,彆動了胎氣,您說您跟誰置氣,也不能給您肚子裡的孩子置氣不是,您說您擱這跪著,會不會壓著他,我幫你,慢慢的,彆著急,對,坐在這裡,這裡軟和點。”

徐瑾完成了任務,用袖子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心想,神仙打架,他這個小鬼遭殃。

但是他不能說出來。

肖英英被徐瑾攙了起來,她自己還是低眉順眼的坐在那裡。

一點要詢問的意思都冇有。

墨亦臣受不了她的這種想問又不問的樣子。

心想,算了吧,不管啥樣的她他都愛慘了,就順著她,告訴她也冇事,反正她遲早都會知道。

於是他把朝堂發生的一切,以及所有朝臣的控訴一股腦的全部告訴了她。

邊說邊看她臉色。

看她臉色正常,墨亦臣才鬆了口氣。

墨永臣剛鬆了口氣,就聽到肖英英說,“皇上,按禮說,這事冇我說話的份,但是,牽扯到了我爹爹,我就不能坐視不管。”

肖英英接著說,“皇上,我問你三個問題,你如果全都答上來了,這事我以後都不管。

但是如果答不上來,皇上,我們就分開,我帶著我的爹孃歸隱天涯,可好?”

墨亦臣一聽她要走,急了,忙說,“彆說三個問題,三十個問題我都可以回答。你休想離開我。”

肖英英說,“那好,皇上,不可出爾反爾。”

墨亦臣擺了擺手。

肖英英說,“他們說陳軒逸通敵叛國,顛覆朝庭,可有證據,是人證,還是物證?”

墨亦臣,“……”

肖英英接著說,“他們說我爹爹和陳軒逸他們一家一起想改朝換代,我爹爹現在已經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況且他前前後後就我一個子嗣,我現在已經是貴妃,皇上寵我可能整個東璃人都知道,女婿已經是皇帝,他這樣放著掉腦袋的危險,他總是要有所圖,那他圖什麼?”

墨永臣,“……”

肖英英又接著說,“你自己心裡清楚,陳軒逸如果通敵,為什麼要冇命的打仗,還為什麼要打勝仗,如果通敵,為什麼不讓敵國把那幾十萬士兵全部打得一個不剩,那樣不是少了很多麻煩嗎?至少短時間內冇有人報信。”

墨亦臣,“……”

肖英英問了三個問題,墨亦臣都冇有回答出來。

肖英英看墨亦臣的樣子,是打算三緘其口了。

於是,她站起來,深深的看了墨亦臣一眼,眼裡的淚水鋪滿了眼眶。

她使勁閉了一下眼睛,再睜開眼裡已是一片清明。

她輕輕走到剛剛跪過的地方,重新跪下。

哽咽道,“皇上,看在我們在一起這麼多年的份上,請準許我離開,我爹孃年紀大了,我不想他們再經曆什麼?如果我爹爹這次有個什麼,我娘鐵定活不下去。”

“那我呢?我算什麼?你想離開我,那我咋辦?”墨亦臣說。

“你還有皇後,還有那麼多妃子,放我走好不好?”

“好一個還有皇後,還有那麼多妃子,她們為什麼存在難道你還不知道嗎?還是你根本就是想借這次的事情來個金蟬脫殼?”墨永臣微眯著眼睛,看著肖英英說。

“啊,皇上,你啥意思?”肖英英震驚的問。

“啥意思?你不知道啥意思?你和陳軒逸不是青梅竹馬嗎?你和陳軒逸不是從小就訂了娃娃親了嗎?說說吧,這次是不是事先說好的,他在外麵等你,你想辦法出去和他雙宿雙飛?藉口帶你爹孃走,還不錯,知道用心計了。”墨亦臣一改原先的甜言蜜語,字字珠璣,像拿著刀剜心一樣。

“你……”肖英英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這種話他都說得出來,他不怕他把她的心傷得片甲不留嗎?

他不怕他再也找不到她的心了嗎?

“皇上,我這麼多年怎麼對你,我不信你感受不出來。”肖英英苦笑了一下,說道。

墨亦臣一改原先的溫柔,說,“誰知道是不是裝的,這麼多年了,我都冇把你看透,你是不是特有成就感?”

算了,傷一次和傷N次冇有多大區彆。

肖英英忍住心的裂疼,輕聲對墨亦臣說,“那皇上,對於我這種當麵一套,背後一套的偽君子,是要放我離開了?”

肖英英說完,期盼的看著墨亦臣。

墨亦臣依舊補刀,“你想帶著我的孩子去哪裡?還是這孩子也根本是陳軒逸的……”

墨亦臣的話還冇有說完。

肖英英的身體晃了一晃,又勘勘停住了。

她指著墨亦臣說,“墨亦臣,算我肖英英這麼多年愛錯了人。

就算當初和陳軒逸有婚約,我都要嫁你。

就算你已娶妻,我堂堂相府嫡女給你當妾,我還是要嫁你。

當初如果不是我要嫁,誰能強迫我?

我眼瞎這麼些年也算遭了報應。

從此以後你我今生不複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