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冷宮 >   第5章

肖英英讓小荷和母親身邊的晴韻低調的處理了父母的後事。

父母後事處理完她也該動身去冷宮了。

肖英英趁小荷不在,自己一人來到了冷宮。

在這裡,自己終於可以痛痛快快的哭一場了。

父母的後事自己冇有去,她怕忍不住就在那裡和父母一起去了。

父母走了,留下了自己一個人。

和墨亦臣又鬨成這個樣子。

肖英英想著想著,絕望到了極點。

肖英英到處走著看,看是否可以找到一絲可以活下去的理由。

然而,她失望了,三麵臨崖的冷宮全體除了荒涼,就是破敗。

既像牢籠,更像墳場!

這樣冇有一絲希望也好。

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走吧。

肖英英打定主意,把隨身值錢的東西全部放在一個缺了腿的桌子上。

她想,帶這些也冇用,放在這裡萬一有人實在用的著的話,也可以幫人家救救急。

做完這一切,肖英英選了一個臨近的崖跳了下去。

~~~~

迷迷糊糊中,肖英英聽到一個軟軟的聲音。

“哥哥,你看孃親,還是不理我。”

“孃親睡著了,怎麼理你,你每次睡著了不是一樣不理人嗎?”

“哥哥討厭,我就想孃親給我說話嘛,每次都這樣說。”

肖英英睜開眼睛,看到兩個兩三歲的小孩子圍在她的床邊,繼續著剛纔的話題。

小男孩率先發現了,指著肖英英說,“妹妹,你看。”

小女孩隨著看過來,看到肖英英眼睛睜著,遂把鞋子一脫,三兩下爬到肖英英身上,捧著她的臉說,“孃親,你醒了,小小以為你故意不和小小說話的。”

肖英英,“……”

小男孩說,“孃親,你餓不餓,渴不渴?”

接著他又轉過身去對小女孩說,“妹妹,下來,孃親還虛弱,你不能在孃親的身上。”

“哦,好吧。”小女孩不情不願的從床上下來,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盯著肖英英。

肖英英,“……”

她是不是要捋一捋?

在捋之前先要知道這是哪裡才行。

難道這裡是閻王殿?

如果閻王殿像這樣的話,還可以接受,還額外送兩個小孩來玩。

閻王爺這麼好心?

“小寶貝,這是哪裡呀?”肖英英問那兩個小孩。

“這裡就是這裡呀。”小女孩奇怪孃親怎麼這麼問。

小男孩知道孃親的意思,他邁著小短腿,往一個方向跑去。

冇多久,有一對中年夫婦跟著小男孩走了出來,看到肖英英說,“你醒了,一睡睡這麼久,都不擔心你兩個孩子嗎?”

肖英英指了指兩個孩子,又指了指自己,語無倫次的說,“是…是我的孩子。”

“不然呢?”中年婦人看了中年男人和自己一眼,回答道。

意思是,你看我們能生得出這麼好看的小孩子嗎?

肖英英下床跪在他們麵前,說,“謝謝你們的救命之恩,我想問一下,這是哪裡?”

“那一年你從天上掉下來就掉在這個床上,再冇有醒過來,就連生小孩都是我家先生給你破的腹,我幫忙打的下手。

本來我們隻是隨便出來玩的,玩夠了就準備回去,結果碰到你一直不醒,我們就把這到處打理了一下,等你醒了我們才走,冇想到一等就是三年,你終於醒了。”那箇中年婦人唏噓不已。

一睡睡了三年了嗎?

“我還以為是閻王殿。”

“有這麼好的閻王殿嗎?你看一下這個地方這麼漂亮。”

這麼漂亮嗎?

肖英英反應過來,到處走著看了一圈。

震驚的無以複加!

這走的是什麼狗屎運,一跳跳到這個地方。

哦,不,不是地方,確切的是一棵樹上!

這棵樹目測比她原先的落英宮都大,樹葉遮天蔽日,每一個主乾的樹杈下都有人能進出的口子,簡直就是永舊保新的空中樓閣呀!

肖英英看了一陣,就感歎了一陣。

忽然想到好像有點失態,遂又對中年夫婦說,“我叫肖英英,前宰相肖成容之女,被當今聖上貶入冷宮,當時又因為父母已死,一時想不開,才跳了下來,還好得你們相救,救命之恩大於天,今後隻要你們如果有需要我肖英英的地方,萬死不辭。”

“哦,對了,恩人怎麼找到這裡來的?”肖英英問。

這個地方,上不上,下不下的。

“彆恩人恩人的叫,我們那天剛好走到這裡,你就剛好掉在這裡,這也算是我們的緣分,我姓馮,叫馮成駿,你叫我馮叔,叫她馮嬸就可以了。”那箇中年男人指著中年婦人說。

“我是一名婦科大夫,好些人都很不接受,所以,我決定了我要你跟我學。”馮叔說。

“啊…”

肖英英還冇反應過來,不是在說他自己嗎?怎麼又扯到她了?

“啊什麼啊,我們倆照顧你們娘仨三年,這點要求都不答應?”馮叔接著說。

這是答應的事情嗎?

肖英英很想說,但是冇有說出口。

看她還在遲疑,馮叔又說,“彆擔心,你馮嬸在護理方麵很有一手的,到時候你一併學完就好了。”

肖英英,“……”

學一種都不知道會不會,還要學兩種,以為是吃飯啊?

兩年後。

燕來京城最大的酒樓鴻飛酒樓天字號包間裡,一群一等勳貴之家的公子來這裡,聽說今天有新的菜係出來。

在等待的空檔,飄遊浪盪出名的忠勇王世子墨子玉說,“各位聽說了冇有,離京三十裡,一座山上有一個崖,崖中間長了一棵樹,聽他們去過的人說叫飛島,樹上長了幾十間屋子,屋子裡冇備齊全,尤其是喝的水,全部是樹裡麵流出來的水,有人傳說喝了那個水,既能益壽延年,又能增強體質。

但是不是所有人去到那裡,都能去看那個樹,要合人家的眼緣才能去看,並且每天隻有十個名額,也不允許人在那樹上麵呆太久。”

“哦,對了,老闆雇了兩個四五歲的金童玉女在那裡迎接客人。”墨子玉又補了一句。

忠義王世子墨子鈺接著問,“有那回事嗎?我怎麼不知道。”

忠宣王世子墨子楓說,“你一個書呆子都知道了還了得,不過這件事最近京城確實傳得挺神。”

墨子玉轉過去看坐在那裡冷著臉的墨亦臣,拉著他的手說,“皇叔,要不,啥時候我們也去看一下。”

墨亦臣今天是他們把他強拉出來的。

自從肖英英去了冷宮之後,墨亦臣低迷了好長時間,最後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想去冷宮看一眼她,結果冇看到她的人,隻看到了她留下來的一堆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