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冷宮 >   第6章

冷宮。

三麵臨崖的冷宮側麵,綠油油的藥草已替代了當初的荒草。

角度不同,看待事情的結果也不同,當時肖英英感覺像牢籠和墳場的冷宮。

現在卻是母子仨的世外桃源。

肖英英正在藥田裡忙活,肖小小和肖瀟兩個小屁孩在屋子裡拚著圖。

隻差最後一塊就大功告成了,怎麼也找不到那一塊。

最後肖瀟冷靜的分析,可能是馮爺爺當初給他做這個拚圖的時候,就少做了一塊!

對,一定是這樣!

不行,得去找馮爺爺。

“孃親,我們去找馮爺爺了。”肖瀟手牽著肖小小,跑到藥田去找肖英英說。

“今天孃親很忙,就不要去了,改天我們再去可以嗎?”肖英英和兄妹倆打個商量。

“可是哥哥的拚圖還差一塊就做好了,我想要那個拚圖。”肖小小出馬了。

肖小小出馬,一個頂倆。

肖英英馬上說,“好好好,我拾掇拾掇我們就走。”

肖瀟哀怨的看了肖英英一眼,就知道是這樣。

肖英英無視兒子的眼神,大搖大擺的去洗了手,換了身衣服。

母子三個出發去找馮叔,馮嬸。

馮叔是業餘攀岩家,婦幼科專家,馮嬸是護理科專家,業餘攀岩家。

在一次國際攀岩大賽中,因當地地震掉下萬丈懸崖,被掉下來的石頭砸死了。

馮叔給肖英英講經曆的時候,還說,他們運氣好。

人家穿越後就隻有一個人,而他們兩個人一起死,穿越後還在一起。

經過兩個攀岩家之手,肖英英的冷宮到飛島那點距離簡直小菜一碟。

馮叔在這中間做了索道,並且給母子仨做了纜車。

上去下來如履平地。

母子仨坐上纜車。

冇多久就到了飛島,飛島上一切依舊。

在飛島上馮叔他們經常呆的屋子裡冇有看到馮叔他倆。

肖英英看了一眼肖瀟,肖瀟剛好也在看孃親,就說,“孃親,馮爺爺應該在他那屋子裡配藥。”

“那我們一起去看看。”肖英英說。

他們從飛島的根部進到崖裡麵去,崖裡有大大小小的房間近千間,全部由飛島的根隔離開來。

形成了這一個個的房間,房間看著獨立,實際又是相通的。

不知道的人隻要轉兩個房間就不知道方向了。

馮叔說過這算是堪稱世上最奇葩,最難走出來的迷宮。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個旅遊業搞了一年多,硬是冇有人擅自的到過飛島。

就連他們自己的配藥室,都是把藥一配,往那裡一丟,根本不用擔心有誰拿了。

母子仨在馮叔的配藥室裡還是冇有找到馮叔。

去哪裡了?

肖英英又看了一眼肖瀟,肖瀟看到孃親在看他,說:“孃親,你彆看我,我現在也不知道馮爺爺去哪裡了。”

“那我們去崖底找一下?”肖英英問他們兄妹。

“好呀,好呀,剛好又可以去看帥哥了。”肖英英和肖瀟聽到肖小小的話,難得默契的無語望天。

好想裝著不認識肖小小,這個德性不知道隨了誰?

肖小小一個人愉快的決定了,率先往下麵走。

到崖下麵的路也走的是飛島的根,那麼大的樹還長那麼好,肯定是有原因的。

飛島的根長到崖中,再由崖中的縫隙往下長,等長到崖底,有了泥土,水份充足,就更加肆無忌憚的瘋長啦!

肖英英母子仨順著這天然的梯階往下走,沿途還有天然的扶手,簡直愜意極了。

走了千百次都不感覺厭倦,每走一次,都有一次新的發現。

肖小小眼睛不停的轉動,忽然,她指著一個蘿蔔一樣形狀的東西給蕭英英說,“孃親,你看。”

肖英英和肖瀟同時抬頭朝肖小小說的東西看去。

隻見一個蘿蔔狀的生物長在飛島的根上麵,還牽了好長的藤蔓。

他們娘仨看了半天冇有得出結論。

統一表示,見到馮爺爺問一下這是什麼吧?

母子仨繼續往下麵走,這次冇出狀況,順利的到了崖底。

到了崖底又要穿過彎彎繞繞的根形成的衚衕纔到了外麵開闊的地方。

為了方便那些想來看飛島的旅客,肖英英專門從人牙房裡買了幾十個人專門打理這裡的一切。

這裡也已經不是兩年前的荒草叢生。

一年前,肖英英冇驚動任何人,把鴻飛酒樓的大掌櫃盧永生請到這裡來看這個客流量。

盧掌櫃一看說:“大小姐,你的意思是?”

不會是自己猜的意思吧?

肖英英看著盧永生這個表情,知道他猜到了。

說:“盧叔,就是你猜的那樣,你看需要些啥東西,要哪些人,你列一個清單出來。”

就這樣,冇出十天,一個簡易的客棧便生成了。

肖英英給它起了個名字叫“雲來”。

意思是客似雲來。

隻是這裡麵的東西,吃的,住的,是出了名的貴。

哦,不是貴,是貴得離譜!

盧永生曾經問過肖英英,“大小姐,人家說我們家的東西太貴了,問我們為什麼不去搶?”

肖英英這樣給盧永生說:“盧叔,下次他這樣說,你跟他說讓他彆買了,彆吃了。都是燕來京城的紈絝,錢不賺白不賺。”

就這樣,盧永生頂著被指責的壓力,每天都有差不多上萬的收入,看著銀子嘩嘩的流進來,那些指責算個屁!

彆說,昧著良心的錢簡直太好賺了,大小姐不愧是大小姐!

肖英英到了崖底,用自製的遮瑕膏把臉塗抹了一下,一張醜臉就誕生了,蠟黃的皮膚,還有兩顆大大的黑痣不偏不倚的長在兩邊臉蛋上,出奇的對稱。

肖英英牽著兄妹倆,無視所有的人。

“快看快看,那個惡巫婆來了,還把金童玉女給牽著。”外麵站著的一乾人中有一人驚呼。

肖英英想說,自己充其量算醜女,怎麼也跟巫婆搭不上邊吧,真是冇眼力。

“是啊是啊,長得醜就算了,還長那麼大兩顆痣,你長兩顆痣就算了,還長在正臉上,你長在正臉上也就算了,還出來嚇人,不是巫婆是什麼?”另一個人介麵說。

得,這下都不用肖英英糾結到底是醜女還是巫婆,人家直接把答案給她說了。

肖英英無奈,隻得繼續牽著兄妹倆走。

還冇邁開腿,肖小小就掙脫肖英英的手,跑到手持摺扇,夾在人群中的墨亦臣那裡,手牽著他的衣襬,仰著頭說,“帥叔叔,你也是來看飛島的嗎?”

墨亦臣,“……”

帥叔叔,什麼鬼?

墨亦臣冷冷的看著肖小小,鬼使神差的竟然莫名心裡一軟,冇有第一時間把她丟開。

那幾大紈絝見鬼的指著墨亦臣,“真是活久見了,皇叔竟然讓人近了身,還是一個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