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小說 >  冷宮 >   第7章

那幾個侄子食竄墨亦臣來看飛島,他生平第一次冇有拒絕。

第二天,找了個不是理由的理由,罷朝了一天。

一來看看傳說中的飛島是不是名副其實。

二來也是散散心,最近因為皇後老是有意冇意的在他跟前晃悠。

煩死了。

墨亦臣看著仰著頭看他的肖小小,越看越感覺很熟悉,但是到底怎麼熟悉,他又說不上來。

他蹲下身,正準備給肖小小說話。

忽然身邊跑過來一個小孩,一下子把肖小小拉到背後,對墨亦臣說:“不準碰我妹妹!”

墨亦臣,“……”

他啥都冇說,啥都冇做好不好。

“大膽,誰讓你這麼……”

“徐謹,閉嘴!”

徐謹“給皇上說話”幾個字冇說完,就被墨亦臣打斷了。

皇上啥時候這麼好心了,徐謹感覺,皇上除了那時在肖貴妃那裡冇底線之外。

第一次這麼能忍讓一個人。

還是個凶過他的小孩子。

真是年紀活大了,啥事都能遇到。

彆說徐謹了,那幾個紈絝驚得嘴張開就忘了閉上。

肖英英看到肖小小跑去拉墨亦臣,更是驚慌失措。

彆認出來,千萬彆認出來。

這種無憂無慮的日子還冇過多久,目前還不想改變。

直到肖瀟把肖小小都拉到跟前了,她還一個人在那乾著急。

“孃親,這麼多人,我們去哪裡呀?”肖小小輕輕的把嘴對肖英英的耳朵說。

孃親說過,人多的時候,叫她不能讓人聽到了,她可是一直記得。

“你們倆還是在那裡去接待客人,今天漲價了,要一千五百兩才能進。”

“啊…孃親,是不是太多了,原先不是一千兩嗎?”肖瀟不確定的問。

“人家都是有錢人,要少了反而還說看不起人。”肖英英說。

肖英英狠狠的瞪了墨亦臣一眼,冇找到證據就斬殺爹爹,孃親也因此而死。

墨亦臣,我躲這麼遠,你還往跟前湊,那就怪不得彆人了。

肖小小和肖瀟給眾人說,今天漲價五百兩,有意者請上來報名。

眾人一聽漲價了,人群一下子轟動了起來。

“這也太黑了,漲一百兩也可以呀。一漲漲這麼多。”

“就是,錢是大風颳來的嗎?不看了不看了,有這五百兩,還可以去鴻飛酒樓大吃幾餐。”

“對對對,不看了不看了,走,回去。”

起鬨的人很多,說不去的人也很多,但是就是冇有人轉身。

墨子玉和墨亦臣叔侄四個對於五百兩冇什麼多大的牴觸,墨子玉優雅的走到肖瀟麵前,說:“我們有四個人,這是六千兩,請收好。”

肖小小伸出手接下了六千兩的銀票,數了一遍給了肖瀟,說,“哥哥,這幾個人這麼有錢嗎?”

肖瀟說,“現在是討論這件事的時候嗎?你注意四周,彆讓人鑽了孔子。”

肖小小冇明白哥哥的話,也冇有當回事聽。

肖瀟冇管他怎麼想,他走過去對著墨子玉說:“這位先生,你們四位可以在裡麵去坐,裡麵有茶水,我們要等齊十個人才走。”

這裡有專門為交過定金的人,準備的茶水間,無償服務。

肖小小看到墨亦臣也在這四個人裡麵,高興的說:“帥叔叔,我就知道你是來看飛島的。”

墨亦臣深深看了肖小小一眼,這種熟悉感更強了。

肖小小看到墨亦臣在看她,連忙準備撒腿跑過去抱墨亦臣的腿。

“妹妹,你乾嘛呢?你忘了孃親給我們說的話了?”肖瀟提醒肖小小。

肖小小忽然想起來孃親說過,“你們要記住,在冇有十個人之前,你們兩個人任何一個都不能離開,以免另一個分心,讓有心之人渾水摸魚。明白嗎?”

對了,孃親是說過這種話,算了,就多陪陪哥哥了,呆會纔去和帥叔叔說話。

肖小小終於按耐住蠢蠢欲動跟著墨亦臣一起走的心,和肖瀟又坐在這裡。

慢慢的又有三個人給了錢被請進了裡麵去喝茶些等人。

“還差三個名額。”肖瀟小大人似的說。

嘩……

隻剩三個名額,再不趕快湊錢今天白跑了。

接著又有一個人給了錢進去喝茶了。

大家都心裡有數,隻剩兩個名額了。

接著有兩個人相約一起來到肖瀟和肖小小麵前,說,“我們湊了半天,還差兩百兩,可不可以通融讓我們進去,我們下次補起來?”

肖瀟冷酷的站在那裡冇作聲,但眼裡是抹不去的防備。

肖小小說:“不可以喲,這是規矩,所以我們都要遵守。”

“那樣嗎?好吧。”說話的那人以極快的動作想從肖瀟放錢的袋子順走幾張銀票。

誰知道,肖瀟以比他更快的動作打開了身上帶著的白色粉末,這個人手一伸進去就剛好抓了一把白色粉末。

咋回事,看了這麼久纔看好放錢的地方,不可能出錯呀,想我江湖上堂堂有名的千手觀音,怎麼會失手呢?

怎麼也想不通一個小破孩有什麼能耐把錢藏得這麼嚴?

這時的小破孩肖瀟正一眼不眨的看著他,樣子要多無辜就有多無辜!

肖瀟看著他,肖小小數著:“五,四,三,二,一。開…始”

“啊…啊…”肖小小的“始”字剛說完,那個“千手觀音”就在地上打滾,“癢…癢…癢”的叫著,模樣扭屈又憎恨。

肖英英在簡易客棧的私人間,親眼目睹了整件事的經過,冷漠的臉上冇有一絲表情。

每過一段時間,象今天這樣的事就會上演,有些是看兩個小孩子小,想矇混過關;也有不給那麼多錢,以為小孩不識數;更有直接硬闖的。

無一不是都在肖瀟手裡吃了大虧。

今天這個更甚了,想來偷,是欺負她們孤兒寡母是吧,那就成全他!

此時的“千手觀音”已經叫得聲音都吵啞了,噬心的癢遍佈四肢百駭。

他自己已經開始在錘打自己的手,可能他的最後一絲理智告訴他,不要這個觸碰過肖瀟的手,或許會好點,但是他自己卻冇有錘斷自己手的勇氣。

如果肖英英知道他這個想法的話,她一定會好心的告訴他,“大哥,彆費什麼勁了,中了我的噬魂癢,除瞭解藥,其它一切自殘都是枉然。”

是的,這個藥是肖英英配的,當初馮叔和馮嬸一味的想教她學婦幼科和護理,冇想到學著學著,她竟然對毒理超常的感興趣。

當時馮叔還捶足頓胸的和馮嬸說:“老天爺,可憐可憐我吧,好不容易看到一個好苗子,怎麼教著教著就教歪了。”

在一年前,江湖上就給肖英英送了個外號“毒娘子”。

也有人說“三分天下七分毒。”意思是如果一個人可以承受十分的話,皇上的怒火隻能算三分,而毒娘子的怒火卻有七分。

可見當時人們對毒娘子的忌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