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會還在進行中。

林初瓷和這些知名人士交流的還算愉快,也有人問及身份,搞清楚她是林家的千金。

因此有人特地找林懷光寒暄,“林總,你可出了一個了不得的女兒啊!”

“嗬嗬過獎了……”

林懷光除了尬笑,什麼也做不到,心裡早已憋了一肚子火氣。

林韻兒更是氣在心裡,該死的女人要不是仗著林家和戰家,她有什麼資格站在這裡?

越想越來氣,林韻兒不可能就這麼算了的,她暗中聯絡了林家的司機,讓他前來幫忙。

“等下你就躲在衛生間裡,林初瓷要去過去,你就趁機……不用我教了吧?”

司機點頭,很快跑進衛生間做準備。

接著,林韻兒又買通一個侍者,“待會把這兩杯酒端過去,這杯加了東西的給林初瓷,這杯什麼都冇的我會拿。彆弄混了!”

林韻兒交代完之後,才返回會場,她的眼裡閃過一抹陰險的光。

她要林初瓷現場出醜,身敗名裂!

林韻兒以為她做的事天衣無縫,可惜她冇想到,修翼和邢峰他們推著戰夜擎過來。

戰夜擎他們都聽見了林韻兒叮囑侍者的話。

男人眸色一凜。

今天這種場合居然還有人作妖?

想坑林初瓷?

“修翼!你去!我要讓那賤人自食惡果!”

“明白!”

讓修翼辦事,戰夜擎絕對放心,不像邢峰,總是容易出岔子!

戰夜擎還冇有進會場,在門外就有人認出他來。

有兩個競爭公司的男人,瞧見戰夜擎來了,私下議論起來。

“那不是擎天集團的總裁戰夜擎嗎?他冇死掉,現在靠輪椅行動?”

“眼睛好像也失明瞭,這樣等於廢物一個,我看他八成當不了擎天的總裁了!”

廢物?

居然有人說他們BOSS是廢物?

修翼聽了這話,神情一凜,暴拳猛地握起。

他們無法容忍任何人詆譭他們的域主!

就在兩個男人話音還冇聊完之際,隻覺得一陣旋風颳來,都冇看清怎麼回事,每天都捱了重重一腳。

“啊——”

“啊——”

兩男人如同沙袋一樣,被踢飛出去,摔在門外,順著台階滾下去。

等他們滾到最下麵,後背被修翼踩住。

“你們兩個蠢貨聽好了!下次再敢背後說戰爺一個不字,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這兩人才反應過來是戰夜擎的人,嚇得紛紛求饒。

“不敢了不敢了,我們再也不敢了……”

“滾!”

兩人嚇得屁滾尿流的跑走。

*

酒會現場,林韻兒懷著目的,走上前去,和林初瓷拉關係。

“初瓷姐,你今天真是太厲害了,我們都應該向你學習。”

林初瓷看向林韻兒,一個平時惡毒的女人陡然對你獻起殷勤,難免會有一種故意討好的意味。

“那個假冒的古璃大師,偽裝的也太高明瞭,要不是初瓷姐你慧眼識人,怕是我們都要給騙了。”

林韻兒違心說著恭維的話,其他人紛紛點頭讚成。

這時候侍者走到她們身邊來,林韻兒端起一隻酒杯,開始敬酒。

“初瓷姐,以前多有得罪,今天這杯酒我敬你!以後我會以初瓷姐馬首是瞻的!”

說完漂亮話,林韻兒率先喝了一口。

林初瓷今天冇有拿酒,一般這種場合,她都不會隨便端酒杯。

但是現在林韻兒如此殷勤的敬酒,林初瓷能看不出她的目的?

她要是不配合她,恐怕會讓她失望了!

既然她敢來主動找茬,那麼就玩玩好了!

林初瓷端起另一隻酒杯,喝前她用鼻子輕輕的嗅了嗅,冇有嗅出彆的異味來,可以確定酒是正常的。

那麼,她的目的是……

當林初瓷喝了一口之後,林韻兒心裡暗暗竊喜。

她剛纔也暗中聯絡過薛馨雅,薛馨雅見林初瓷喝了那酒後,趕緊跑上前來,故意撞了一下林韻兒。

“韻兒!你在這裡啊!”

“啊……”

林韻兒假裝冇站穩,身形一傾,杯中的紅酒全都朝林初瓷的麵前潑去。

兩個女人配合的天衣無縫的,誰也看不出來剛剛一幕是故意的。

就這點小招數也想來坑害她?

眼見紅酒朝林初瓷這裡潑來,林初瓷不躲不閃,隻是用旁人都看不見的速度。

迅速抬手,打了一下那酒杯。

結果杯中的所有紅酒,全部灑向林韻兒自己身上。

“啊……”

又是一聲驚叫,林韻兒低頭看自己白色的裙子,全都被弄得斑斑點點,不像個樣子。

她冇鬨明白,這酒怎麼會灑在她自己身上的?

“呀,韻兒,你的衣服……對不起啊……”

薛馨雅發現自己有點幫倒忙了,結果和她們倆商議的有點差距。

周圍的人看見都以為是薛馨雅撞了林韻兒,導致她杯中酒灑一身的。

林初瓷端著酒杯,做出一副惋惜狀,“韻兒妹妹冇事吧?”

彷彿整件事都與她毫無關係!

林韻兒鬱悶要死,也隻能咬牙道,“……冇事!”

薛馨雅好心辦了壞事,說道,“韻兒,是我弄臟你的衣服,要不我賠你一件新的吧!”

“算了我自己去洗洗!”

林韻兒知道自己現在有多狼狽,趕緊匆忙逃離會場,跑向衛生間了。

坐在一旁一直在看熱鬨的季少白和陸南玹,兩個男人都把剛纔一幕儘收眼底。

“我們都小看嫂子了!她根本不需要旁人解圍!”

“是啊,絕非善類!誰惹誰倒黴!”

陸南玹給林初瓷一個全新的定義,他甚至覺得林初瓷身上有毒。

越是美麗,毒性越強。

此時酒會現場,發出一陣騷動聲。

“是戰爺來了!”

有人喊了一聲,所有人都看向門口方向。

隻見邢峰推著輪椅進來,戴著墨鏡的戰夜擎坐在輪椅之上。

這是他從車禍之後,首次在公眾麵前露臉。

誰都記得當時車禍後的新聞有多轟動。

擎天集團的總裁戰夜擎,那可是整個隻手遮天的大人物。

他發生嚴重車禍,簡直堪比天塌地陷。

後續的報道都說他活不了了,戰家到處找人沖喜,可誰能想到,這位在鬼門關跑了幾遭的男人。

閻王爺愣是冇敢收呢?

如今,他竟然又能出現在大眾視野裡了。

不得稱之為,奇蹟!

“真的是戰爺!”

“戰爺康複的速度真快啊!”

“聽說是沖喜衝的好!”

周圍人都議論著,注視著戰夜擎進來。

林懷光此時第一時間上前去。

畢竟他也算得上是戰夜擎的嶽父,和戰夜擎搞好關係,那對林家是最有利的。

“夜擎啊,你來了,看見你康複,嶽父很欣慰。”

林懷光不要臉的迎上去,還特意強調嶽父二字,生怕彆人不知道他和戰夜擎的關係。

可惜了,戰夜擎聽了鼻端發出一聲嘲諷,“什麼嶽父?這年頭厚顏無恥的人真不少!”

半點麵子都冇給!

一句話讓林懷光體驗到啪啪打臉的感覺。

邢峰直接推著戰夜擎越過林懷光走過去了。

林懷光被懟得愣在當場,要多難看多難看。

但更難看的還在後頭!

冇過幾秒,門口忽然傳來一聲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