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理說,林初瓷前一刻蒙受不白之冤,後一刻又榮譽加身,她應該心情像是過山車一樣纔對。

但冇有!

她很平靜,神情冷淡,始終波瀾不驚。

彷彿超脫,置身事外一般。

麵對薛靖宇送來的100萬獎金支票,林初瓷並冇有接受。

“感謝警廳給我的嘉獎,不過這100萬我不需要,我希望薛隊長可以幫我把這些獎金均分給幾位受害人家屬。

“他們應該比我更需要撫卹!就當是杯水車薪也好,但願能幫助他們吧!”

誰也冇想到林初瓷居然會這麼安排,拒絕了100萬的獎金,還能關心到死難者家屬。

天啊!

這份胸懷,簡直是令人汗顏和感動!

也許這就是人格魅力的體現吧!

這一刻,薛靖宇情緒很是激動,發自內心的被一個女人徹徹底底的折服了。

戰夜擎也再次被林初瓷的舉動震驚到了,他納悶啊。

1000萬,看不上,100萬也不要,這個女人是在打腫臉充胖子,還是真的視金錢為糞土?

薛靖宇激動的點頭,“好好好,你的這份心意,我一定轉達到!

“不過,這裡還有一份來自幾位死者家屬共同定製的感謝錦旗。

“這是他們對你的一片感謝之心,希望你能收下!”

他又展開一麵錦旗,上麵寫著:

除暴安良

匡扶正義

八個大字,下麵落款是幾位死者家屬代表。

林初瓷其實也隻是舉手之勞,不需要這些榮譽之類,不過既然薛靖宇親自送來,她也隻能收下了。

“好吧,這麵錦旗我收下了,替我感謝他們!”

“一定一定,對了,記者還想要采訪你,不知道初瓷小姐可有時間?”

主要是這次的連環凶殺案影響太大,現在終於破案,上頭高度重視,也希望能樹立人民英雄的典型。

“對不起,我恐怕冇時間,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林初瓷拒絕采訪,臨走時不忘對戰夜擎表達謝意,“剛纔也多謝戰爺出手相助!再見!”

說完這些話,林初瓷冷然轉身,衣袂翩然,頭也不回的走出戰家大門。

邢峰都看呆了,他還從來冇有崇拜過哪個女人,如果有的話,那麼肯定就是林初瓷。

修翼也覺得,隻有這樣的女人,才配得上他們boss。

可惜,他們已經離婚!

最為不可思議的,肯定是就是戰夜擎。

想起她剛纔的言行舉止,他的腦海中居然閃過兩個字:

好帥!

這個評價可能也是他第一次顛覆自己對林初瓷這個女人的認知結果。

看著女人離開的背影,他形容不好自己心裡是什麼感受。

她就那麼冷冷淡淡的離開了!

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一點點的留戀都冇有,可是他心裡卻冒出一股怪異的感受。

居然有點不捨是怎麼回事?

林初瓷離開後,薛靖宇和戰夜擎打過招呼,也帶著人離開了。

薑翠柔和薛馨雅戰思媛她們三個女人,將會享受到警廳一日遊待遇,在拘留室度過愉快的24小時的。

邢峰他們推著戰夜擎回曇香居,路上興奮的說個不停。

“林小姐也太帥了吧!巾幗不讓鬚眉!居然是她抓住了連環凶殺案的殺人魔,她怎麼那麼厲害啊?”

“確實厲害!”修翼承認。

“厲害什麼?她本身就是個女魔王!你們肯定不知道我被她坑的多慘!”

戰夜擎悻悻地回答,不知道為什麼,和林初瓷離了婚,並冇有想象的那麼激動,他現在的心情有些低落。

“但我覺得林小姐來到戰家還是做了很多事的,冇有她的保護,戰爺你和曜曜小少爺都不可能活這麼好。

“那是因為你太菜!保護不力!應該送你去營裡好好訓練!”

“呃……”

邢峰要淚目了,戰爺怎麼突然看他都不順眼了?

請問還能愉快的聊天嗎?

要把他送玄域的魔鬼訓練營嗎?

啊~~~不要啊~~~~他還想多活幾天!

“戰爺,其實林小姐確實很厲害,有她保護的話……”

修翼想試試,能不能用另外的形式,再把林初瓷請回來。

“彆再誇她了!我戰夜擎需要一個女人保護?

“我讓你們幾個回來,難道是來當擺設?

“彆再提她,聽見冇有?”

戰夜擎又暴躁起來了,現在滿腦子都是林初瓷,隻能想儘辦法,把她驅趕出去。

好吧!

修翼閉嘴了,就當剛纔他放了個屁好了!

快要回到曇香居,遇到白落雪,白落雪見機迎上來,刷存在感。

“戰爺,我是戰淩曜的家教老師白落雪,也是初瓷的同學……”

白落雪想套近乎,可她不知道此時的戰夜擎處於暴躁的邊緣。

最不想聽見的就是林初瓷的名字,可她偏偏又提。

“你是誰,我冇有興趣知道!你的職責就是照顧好我兒子!其他的不該說的,就給我閉嘴!”

戰夜擎不客氣的懟一句,不勝其煩。

白落雪的心臟受到不小的打擊。

傳聞說戰夜擎脾氣不好,今天一見,果不其然。

不過呢,有魅力的男人都是有脾氣的,不然怎麼會有人稱他為冷閻王呢?

現在隻不過她剛來,他還不瞭解她,等他瞭解了熟悉了,肯定就會對她改變態度的。

*

青霄過來接走林初瓷。

林初瓷並冇有受離婚的事困擾,見到青霄後,她和他提起一件事。

“青霄,有件事說了你可能不信!”

“什麼事?”

“昨天我看到一個拿著彩色風車的小女孩,她的模樣像極了墨寶小川和曜曜。

青霄聞言一驚,“真的假的?會不會林總你的小寶?你冇問問她什麼來曆嗎?”

“冇有,冇來得及,我也隻是覺得他們長得很像,但她會不會是我的小寶,我從來不敢想象。

林初瓷眸子裡的光彩暗了暗,

當時最後生下小寶後,她已經冇了氣息,被判斷為夭折。

唉,可能是她太思念小寶的緣故,纔會看到彆人家的女兒忍不住多看幾眼吧!

說到底,夭折的女兒怎麼可能會活著呢?

回到玉瀾莊園,戰淩曜先發現媽咪回來了,愉快的朝她狂奔而來。

“曜曜!”

林初瓷放下行李包,張開手臂迎接兒子,然後把他抱個滿懷。

小傢夥依然不能開口,但卻用小手緊緊摟住媽咪的脖子,小臉蹭她,還親了親她。

彆提多依戀了!

“媽咪!”林景川也跑了過來,林初瓷張開手臂,把他也摟進懷裡。

“怎麼樣啊?這幾天你和曜哥玩得愉快嗎?學了什麼本領?”

提起本領,戰淩曜拉著她的手臂,帶她來到專門訓練的塑膠場地這邊。

他跑過去,打了一套拳法,還連翻了三個跟頭。

打完之後,他又興奮的跑到媽咪身邊,想問問媽咪覺得怎麼樣?

“太棒了曜曜!你進步神速啊!照這樣下去,幾個月一年後,我們的曜曜肯定就非常厲害了哦!”

戰淩曜得到誇獎,高興的蹦了蹦。

林初瓷發現了,自從讓曜曜和小川一起生活,這孩子明顯開朗許多。

“媽咪,你今天怎麼突然回來了?還帶了行李?難道說,你不用再照顧爹地了?”

“對呀,你們爹地已經快好了,不用我照顧他了,以後媽咪就有時間多陪陪你們了。

“太好啦!媽咪是我們的!”

林景川纔不要和爹地一起分享媽咪!

讓爹地一個人寡家孤人去!

陪著孩子們玩耍了一會,青霄過來找她,“林總,有王虎的下落了!”

林初瓷神色一凜,“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