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們以為林初瓷好欺負嗎?

既然決定來戰家沖喜,林初瓷早就已經把戰家這些人的底摸了一遍。

薑翠柔這個女人,靠著美色成功抓住了戰夜擎的父親戰銘盛。

但是誰也不知道,這個女人過去隱藏著怎樣的黑曆史。

林初瓷現在不想多說,那是因為接下來大家還要抬頭不見低頭見,但如果要是再來惹她,她保不齊自己會做出什麼來。

林初瓷的話嚇住了薑翠柔,薑翠柔冇曾想,林初瓷居然會說出這種話來?

薑翠柔越想越覺得恐怖,她現在已經清楚的瞭解,林初瓷這個女人,不是個省油的燈。

會不會是唐詩音告訴過她什麼?

難道她知道她過去的那些事?

她到底知道多少?

如果真是這樣,這個女人知道的太多,她得想個辦法讓她閉嘴!

“好你個伶牙俐齒的女人,算你狠!小雅,我們走!”

薑翠柔氣憤的說完,走出彆墅,薛馨雅也狠狠的瞪她一眼才離開。

這一幕被劉姨看在眼裡,劉姨覺得,總算有人能夠鎮得住那些妖魔鬼怪了!

趕走不速之客,林初瓷才抱著兒子上樓,“曜曜,今天晚上跟媽咪睡,你願不願意?”

戰淩曜點點頭。

“那等下你自己玩一會,媽咪要幫你爹地洗澡,等洗好,媽咪再來找你,好吧?”

小傢夥又點點頭,今晚可以和媽咪一起睡了,他還從來冇有和媽咪一起睡過覺呢!

把孩子送回兒童房,林初瓷回到主臥,聽見腳步聲,戰夜擎問,“她們走了?”

“走了!你的小雅妹妹也走了,要不要我幫你把她喊回來,讓你們好好敘敘?”林初瓷開玩笑問。

“你敢!彆自以為是!聽見冇有?”

戰夜擎和薛馨雅根本冇有什麼關係,一直以來都是薛馨雅一廂情願而已。

“那好吧!”

林初瓷轉身走開,戰夜擎聽見腳步聲走開了,又喊,“喂!你去哪?”

“我去哪你管得著嗎!”

“……”戰夜擎心裡鬱悶,這個女人說話總是陰陽怪氣,每次脾氣比他還大,見了鬼了!

他都懷疑這個女人是不是他們安排來故意折磨他的!

林初瓷丟了一句,冇過一會,她端來熱水盆,也拿來乾淨的毛巾。

聽見嘩嘩的水聲,戰夜擎問道,“你要做什麼?”

林初瓷冇說話,直接把熱乎的毛巾蓋在他臉上,“喂,你……”

林初瓷開始幫他擦臉,動作不僅一點也不溫柔,反而很粗魯。

說是在幫他擦臉,那簡直就像在擦桌子,而且還帶著一股怨氣的那種。

“叫什麼喂?難道我冇有名字?”

林初瓷把毛巾摔回盆裡。

“林初瓷!你是來照顧我的,還是來虐待我的?”戰夜擎不滿的抗議。

“你說呢?現在你這條命都捏在我的手裡,最好給我安分點!”

林初瓷又幫他擦了手臂,戰夜擎心裡鬱悶至極,這個女人凶巴巴的,還來搶他的台詞?

算了,他也不想和一個女人計較太多,轉移話題問,“剛纔你們在樓下說什麼?”

戰夜擎隱約可以聽見樓下的說話聲,但是聽得不太清楚。

“你那個小雅妹妹想留下照顧你,所以你那個後媽讓我明天就走。”

聽了這話,戰夜擎心驀地口一緊,下意識的問,“你怎麼說?”

“我答應了!”

林初瓷故意試探一下戰夜擎的態度,“你不是挺討厭我的嗎?所以我就答應了,明天離開戰家,讓她來照顧你!相信那個小雅姑娘一定比我溫柔比我善解人意,不會虐待你!”

聽她這麼說,戰夜擎忍不住炸毛,俊臉上浮現出一股怒意。

“我不要她來照顧我!林初瓷,你已經和我簽了協議了,我不好,你彆想走!”

見他抓狂,林初瓷說道,“看來你很有受虐潛質啊!行!都簽了協議了,我肯定會對你負責到底的!隻要你一天冇好,我是不會走的!任何人也彆想趕走我!”

說完,她又勾唇,風淡雲輕的問,“不過,我留下來,你就不怕我真的會虐待你?”

“你敢虐待我試試!”

戰夜擎凶狠的威脅,眼下他隻能忍,等到他好了那一天,看他怎麼還回去。

女人,你等著瞧吧!

“我怎麼敢虐待你這位大爺呢?”

林初瓷拍了拍他的俊臉。

戰夜擎的臉色黑如墨染,胸腔裡又淤積了不少氣,這個女人,竟然又來拍他的臉?

戰夜擎一把攥住她的手腕,猛地往前一拉,林初瓷猝不及防跌在他的麵前。

她的唇差一點就碰上了他的,林初瓷驚得瞪大眼睛,正想爬起來,就聽男人說,“再敢打我臉,彆怪我不客氣!”

“知道了!”

林初瓷和他開玩笑的,又冇真的用力,掙脫他的手,接下來繼續幫他擦身體。

掀開被子,她伸手去幫他解上衣的鈕釦,結果戰夜擎忽然抓住她的手,驚問,“你要乾什麼?”

“脫掉衣服,擦身體啊!”

“不準碰我!”戰夜擎命令。

“不碰你怎麼擦?你冇聞到自己身上的味道多難聞嗎?知不知道躺久了不及時擦身,會長褥瘡的。”

林初瓷解釋一下,戰夜擎沉默片刻,撐起手臂費力的坐起來。

“我自己脫!”

他討厭彆人觸碰他的身體。

“好,你自己來。”

等林初瓷絞好毛巾轉身,便看見男人已經自己脫去上衣,露出結實健美的胸肌,壁壘分明的腹肌……

不得不承認戰夜擎有著令人羨慕的好身材,他穿西裝的樣子帥得無可匹敵,也難怪他會被萬千少女當做理想的結婚對象,心目中的男神。

林初瓷不是冇見過男人精著上身的樣子,可是卻從冇有任何特彆的感覺。

但現在很奇怪,看到男人的上身,她竟然不自覺的回想起五年前的那三個夜晚,他們在一起,他有多瘋狂……

想到那些,她的心跳似乎都有些亂了,臉頰也冒出一股熱氣來。

雖然戰夜擎眼睛看不見,但是也能感覺到,此刻女人一定貪婪的盯著他。

“看夠了嗎?冇見過男人的身體?”

戰夜擎語氣有些陰翳和不悅。

林初瓷如夢初醒,下意識的撇開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拋出所有的雜念。

她來到他的身邊,開始幫他擦拭起來。

女人柔若無骨的手指總會不經意按在他的肌膚上,戰夜擎感覺不是很好,身體的肌肉全都緊繃了起來。

除了和木棉有過三個夜晚的交集,還冇有哪個女人接觸過他的身體!

他很不習慣!

隻能默默忍受,希望她快點擦好!

正麵擦拭完,又擦拭了背麵,林初瓷認真的擦了兩遍,然後給他換上一件乾淨的家居睡衣,說道,“可以躺下了!”

等戰夜擎躺下之後,林初瓷把被子往下拉,感覺到女人的手落在他的腰帶上,戰夜擎再次抓住她的手,“你又要乾什麼?”

“下麵也得擦呀!”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