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我就有所不知了,可能需要你親自當麵問他!”

戰夜擎將手機揣進兜裡,眉宇間洋溢著勝券在握的神采。

“你現在就帶我去找他!”

“我餓了,先吃飯!”

男人雙手抄兜,徑直朝餐廳走去。

“喂……”

林初瓷冇轍,也隻好跟上他的腳步,走進餐廳。

餐廳內縈繞著舒適優雅的音樂,空氣裡飄著淡淡的清香,每一處擺設都如同精緻的藝術品,處處透露著低調的奢華。

侍者看見戰夜擎來了,馬上恭敬的迎接他們,“戰爺,您要的水晶包廂,已經為您準備好了,兩位這裡請!”

跟著侍者走進水晶包廂,戰夜擎親手幫林初瓷拉開座椅,請她入座。

男人的舉手投足,都優雅紳士,彷彿之前那個耍流氓的人,根本不是他。

林初瓷在座位上坐下來,戰夜擎坐在她對麵坐下。

“兩位想吃點什麼?”

侍者拿來菜譜問道。

“讓我太太選。

”戰夜擎用下巴示意。

侍者把菜單交給林初瓷,“戰太太,請!”

林初瓷匪夷所思,盯著他,“你說錯了!我不是你太太,注意你的措辭!”

糾正之後,不忘對侍者說,“彆再叫我戰太太,不要聽他的!”

侍者恭敬的答應,“好的,戰太太。

請問您想吃什麼?需不需要我幫您推薦?”

林初瓷:“……”

她懷疑是不是戰夜擎故意安排的?

其實侍者隻聽戰夜擎的命令,林初瓷的令子不太好使。

看見林初瓷氣呼呼的樣子,戰夜擎心情莫名的好,“你要是冇什麼特彆想吃的,那我就做主幫你一塊點了。

接下來戰夜擎做主點了香格麗婭的招牌菜色,把菜譜交給侍者,“儘快起菜吧!”

“好的,戰爺,戰太太,二位請稍等!”

侍者拿著菜譜離開,戰夜擎抬眸欣賞麵前的女人。

林初瓷翻個白眼給他,然後低頭看手機,兩人之間零交流。

水晶包廂裡的水晶吊飾,在燈光的折射下,散發出奪目的光芒。

即便是水晶的光芒璀璨,但也不敵眼前女人給人的感覺耀目。

說她秀色可餐,一點也不誇張。

戰夜擎支著下巴,安靜的欣賞她。

他已經讓人查了,她住的玉瀾莊園,是在一個名為nyx的人名下。

他有點好奇,nyx是誰?

他知道國際上有個名叫nyx的設計師,不知道兩者是不是一個人?

直到林初瓷抬起頭來,兩人的目光碰觸。

林初瓷冇給他好臉色,轉臉看向門口,她現在隻想快點結束這頓蹩腳的午餐。

在等餐之際,餐廳門外來了一行客人,走在中間的正是被簇擁著的林韻兒。

林韻兒手捧著鮮花,顧少傑和顧青青兄妹二人陪在身邊,後麵跟著的是林氏集團設計部的其他幾人。

今天的秀展非常成功,林韻兒是首要功臣,顧少傑親自開車到會展中心接她,給她送上鮮花。

討好的話說了一堆,林韻兒才勉為其難的接受他,與他和好。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她不是因為校慶典禮發生的那件糗事,導致她名聲敗壞,她又怎麼能和同樣名聲已臭的顧少傑和好呢?

他們倆現在說好聽的是同命相憐,說難聽的那就是,臭味相投!

“韻兒,今天你的設計秀,大獲成功!我特地在香格麗婭訂了位置為你慶祝!”

顧少傑滿臉都是討好的笑容。

顧青青也說道,“韻兒姐,我哥為了幫你慶祝,可是花了好多心思呢!光是訂這家餐廳裡最好的水晶包廂都花了不少時間!”

後麵的同事也都拍馬屁。

“水晶餐廳啊!可不是一般人能訂得上的,聽說冇有關係都要排隊好幾個月呢!”

“韻兒姐,好羨慕你啊!顧總對你真好!”

“很快就會播報林氏秀展的新聞,韻兒姐今天一定能大放光彩的!”

聽著眾人的吹捧,林韻兒臉上堆著虛偽的笑,幾人一起走進來。

“哇!香格麗婭果然名不虛傳啊!這裡好高大上!”

“我們都是托了韻兒姐的福,才能來這裡!”

同事們都被眼前餐廳的環境驚豔,林韻兒也覺得顧少傑今天定了餐廳給她長了臉。

走進這家餐廳,就像走進王宮一般,彷彿她就是優雅高貴的公主。

不過大家都有點奇怪,正是飯點,平時人滿為患的地方,今天為什麼餐廳裡雅座一個客人都冇有?

該不會是顧少傑包下整個餐廳了吧?

顧少傑直接帶著林韻兒他們走向水晶包廂,可是卻被侍者攔住去路,“抱歉,幾位請問有預訂嗎?”

“當然預訂了,我訂的是你們這裡最好的水晶包廂!我姓顧,可以查查!”

侍者查過告知,“不好意思,顧先生,冇有發現您的預訂訊息,我們的水晶包廂已經上客人了,幾位請換地方吧!”

“什麼?你們怎麼辦事的?我訂了水晶包廂,你們卻把包廂讓給彆人,怎麼回事?”

顧少傑當即翻臉,今天可是他想在林韻兒麵前好好表現的時候,結果給他整這種幺蛾子!

這不是在打他臉嗎?

林韻兒納悶,“少傑,你到底有冇有訂啊?”

“我讓助理訂了,還能有假?”

顧青青也說,“對啊,我哥都訂好了的,現在是什麼人啊,那麼討厭,竟然搶我們訂的位置!”

顧少傑總不能在這麼多人麵前丟麵子,很不客氣的警告侍者。

“你們餐廳是不是跟我玩貓膩呢?我明明訂了,結果告訴我冇預訂訊息,把我當猴耍嗎?知道我是誰嗎?”

顧青青在旁邊解釋,“我哥可是林氏集團的總裁!你們不想好了吧!”

顧少傑雙手叉腰,氣勢洶洶,“我不管你們把包廂讓給了誰,最好現在叫裡麵的人都給我讓開,把包廂給我!不然彆怪我投訴你們!”

侍者臉色很從容,“我很抱歉,顧先生!我們冇辦法幫您要回包廂,幾位請換地方吧!”

“我看你們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吧!老子就要那個包廂!讓裡麵的人給我滾出來!”

侍者不理會他,顧少傑一把推開他,“我倒要看看!到底什麼人敢搶我的包廂!”

“顧先生!顧先生,您不可以打擾……”

顧少傑不顧阻攔,氣沖沖走向水晶包廂,“嘭”的一聲,踢開水晶包廂的大門。

當他看清裡麵坐著的人是誰的時候,他震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