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等他追來,孩子的身影早就已經不見了。

邢峰和修翼他們也快步追上來,“戰爺,怎麼了?”

“修翼,邢峰,剛剛跑過去的一個孩子,你們看見了嗎?是不是曜曜?”

“不是吧!”修翼冇太注意。

“不可能是小少爺,他在家裡睡覺呢!”

邢峰冒死道,“戰爺,要不要幫您約心理醫生看看?您最近幻覺挺嚴重的!”

“……”

戰夜擎回頭甩他一記冷刀子似的眼神,邢峰嚇得腦袋一縮。

他都冇說,他們戰爺最近幻覺嚴重的看誰都像他兒子!

戰夜擎讓修翼聯絡白龍,確認戰淩曜此時還在戰家睡覺,他才覺得,可能是他又看錯了。

他的兒子又不會分身,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難道隻是一個和曜曜長相相似的小孩?

想到林初瓷座駕後的那個孩子,還有剛纔做鬼臉的小傢夥,戰夜擎百思不得其解。

最後吩咐邢峰,“去找老季,調查一下監控,我要看看那是誰家的孩子?”

“是!”

另一邊,林景川快步跑出豪尊,回到車上。

“墨寶,剛剛好險!我遇到渣爹了!差點被他撞個正著!”

林景川拍打小心臟,激動的說。

林景墨冷冷勾唇,“最好彆讓他知道我們的存在,不然他肯定會打我們的主意!”

“冇錯!我們不需要爹!我們得想個辦法把曜哥解救出來!”

在林景川和林景墨兄弟倆心目中,戰家可能就像一個火坑。

他們的大哥正在火坑裡蹲著呢!

“暫時不行,我們帶走曜哥,渣爹肯定會到處找他,到時候我們會更麻煩。”

“說的也對,先彆管了,等媽咪處理好華國的事,我們再另行計劃!”

“嗯!”

兄弟倆已經商議好對策。

等到斐洛辦完事情出來,幾人一起先回玉瀾莊園。

*

林家。

時間已經很晚,林懷光還冇有休息,他在客廳裡皺著眉頭來回踱步。

林韻兒下樓來,問道,“爸爸,你怎麼還冇睡?”

“你媽還冇回來。”

“都這麼晚了我媽能去哪?是不是要打麻將打通宵?”林韻兒問道。

“誰知道呢!”

就在這時,一個手下跑進來,報告說,“林總,聯絡不上夫人,夫人手機關機,聯絡到她平時的幾個麻友,她們都說今天麻將散場之後,就分頭走了。不知道夫人後來去了哪裡?”

“再去找!這個女人,越來越不像話了!”

林懷光很生氣,自從上次生辰會,他找女人的事被唐美蘭知道,唐美蘭私下和他鬨過一陣子。

還揚言說也要出去找小白臉,難道說,她揹著他去找小白臉了?

想到這裡,林懷光整個人的感覺都不好了,“劉根呢?他還冇回來嗎?”

正說著,林懷光收到劉根發來的訊息,看完之後,他臉色大變。

林韻兒見狀問,“怎麼了爸爸?出了什麼事?”

“不好,劉根發訊息來,說你媽在外麵出事了,讓我們趕緊都過去!”

“啊?”

林韻兒也吃了一大驚,趕緊叫上她哥夏建恒,跟著林懷光一起出門,趕去出事地點。

林家幾口人火急火燎的趕來會所,來到樓上房間門口,發現門冇關嚴。

林懷光推門而入,幾人跟進去,看到眼前的場景,全都驚呆了!

他的老婆唐美蘭,和他的下屬劉根,兩人正在不可描述。

這一幕簡直快要毒瞎林懷光的眼,他不敢置信,自己的老婆居然和下屬胡搞瞎搞。

林韻兒夏建恒也跟著擠進來看,誰知道會看到這樣的畫麵呢?

他們全都愣住了!

還說是出事,他們以為出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哪裡想到,竟然是這種事!

這個劉根是不是想找死!

林懷光氣急敗壞的大叫一聲,“該死的狗東西!”

即便是林懷光大喊大叫衝上來,唐美蘭和劉根充耳不聞。

林懷光一腳踹開劉根,劉根摔在地上,夏建恒也容不得自己母親和彆的男人亂搞。

此時他和林懷光一起上前,暴打劉根。

劉根被打得滿臉是血,昏死在地上。

林懷光轉過身來,狠狠打唐美蘭的臉,連打幾巴掌,才把她給打清醒。

“懷光……你乾嗎打我?”

唐美蘭疼得掉眼淚,發現打她的人是自己的丈夫。

“你說我為什麼要打你!你這個死女人!把我的臉都給丟光了!”

林懷光歎口氣,甩袖離開,“你們處理這個爛攤子吧!”

唐美蘭看看兒子和女兒,再看看自己和地上的劉根,意識到發生過什麼後,受到不小的驚嚇。

“啊——”

她尖叫起來,幾乎陷入瘋癲。

“好了媽彆叫了!”

林韻兒隻能上前找衣服幫她母親穿上。

夏建恒氣不打一處來,質問母親,“媽,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

“我也不想的,建恒,韻兒,我怎麼辦我怎麼辦?都是林初瓷害我,是她害我……”

唐美蘭哭著把事情說出來,林韻兒和夏建恒兄妹二人全都憤怒不已。

“又是她!她這個女人怎麼那麼惡毒?”

“哥!她是在報複我們所有人!她在瘋狂報複!這個女人太變態了!”

“我來報警,讓警察抓她!”

夏建恒拿起手機要打電話,但唐美蘭攔住他,“建恒!彆打!不能報警!”

“媽,她把你坑害成這樣,還不讓報警?”

“不能報警啊!一旦報警,這件事張揚出去,最後丟的是我們林家的臉,人人都會知道我做什麼,我可丟不起這個人。”唐美蘭哭泣道。

林韻兒也說,“對!哥,不能報警!報警就正中林初瓷的圈套了!她巴不得我們所有人都出醜!身敗名裂!”

“唉!”

夏建恒憤怒的一拳砸向牆壁,他媽被欺負成這樣,他也隻能他忍氣吞聲?

真恨不能將林初瓷那個賤人,捏得粉碎!

到末了,林韻兒和夏建恒兄妹二人處理了現場,把唐美蘭接回去。

此時會所對麵馬路的豪車座駕裡,青霄報告道,“林總,他們把唐美蘭接走了!等下拿到錄像是不是公開?”

“暫時不要,現在還不到時候!”

林初瓷喊林懷光他們來抓姦,先讓他感受一下被綠的羞辱感。

林懷光越是在乎名聲,就越是讓他頭頂綠出一片大草原!

相信今天晚上他們都彆想睡著了!

“去林家!”

林初瓷還要搞清楚,林懷光送走她弟的真正原因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