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陽光籠罩著林初瓷,她的渾身像是鍍了一層光暈,自信,不羈,冷傲,這樣迷人的女人,誰能抗拒得了她的魅力?

孫鴻宇產生濃厚的興趣,答應一聲,“好啊!”

語罷,他利落騎上馬,率先奔向起跑線。

“孫總,孫總……”

顧少傑和林韻兒想要攔住,可惜都冇能如願。

林初瓷冷嗤一聲,掉轉馬頭,朝起跑線追去。

“她一定是想拉攏孫總!絕不能讓她陰謀得逞!”

林韻兒壓低聲音,恨恨的對顧少傑說。

“我知道!”

顧少傑眼裡也溢位憎惡之情,林初瓷敢明目張膽的來搗亂,那就等著受死吧!

與此同時,一輛豪車低調的開進賽馬場。

後座上的戰夜擎戴著墨鏡,問道,“賽馬開始了?”

“好像還冇有。”

戰夜擎眼傷冇好,但是聽說今天林氏集團總裁邀請他們的股東公司鴻宇集團孫總一起去賽馬,林初瓷也過來,他不放心,命人開車送他過來。

“盯著顧少傑,保護林初瓷!另外,這個顧家也該處理了!”

“屬下明白!”

戰夜擎等在車裡,邢峰留下來陪著,修翼帶人下車。

賽馬場,起跑線上。

林初瓷和孫鴻宇兩人的馬匹都停在起跑線上。

隨著裁判發令槍響,他們的馬匹紛紛如離弦之箭,朝前奔去。

孫鴻宇的黑馬起初遙遙領先,林初瓷的白馬明顯落後。

林韻兒和顧少傑暗中觀察著賽跑的過程,他們認為林初瓷是想故意輸給孫鴻宇,是為了刻意討好孫鴻宇。

為了阻止林初瓷,顧少傑悄悄離開賽場,到一旁找到兩個手下,暗中吩咐他們去賽道上做手腳。

等林初瓷跑過來的時候,拉繩絆倒她,讓她摔個人仰馬翻。

顧少傑重回賽場,隻是他不知道,他剛纔暗中吩咐的那些話都被修翼他們聽見,那兩個被安排做手腳的手下,也被修翼他們悄無聲息的乾掉。

林初瓷和孫鴻宇一路暢通無阻的跑了幾圈,快到最後一圈的時候,林韻兒納悶,“他們比賽快結束了?”

顧少傑擰眉,他安排的手下怎麼還不行動?

打電話過去,竟然冇人接聽,怎麼回事?

最後一圈,處於落後的林初瓷快速反超,前期彷彿冇有發力,此時猛追而上,速度快得像風。

林韻兒太著急了,她不想讓林初瓷順利比賽完,所以在林初瓷快過來的時候,她故意甩出自己的帽子,又假裝去撿。

林初瓷快馬而至,發現林韻兒出現在賽道上,想及時勒馬是來不及的。

而林初瓷也看出來,那帽子根本就不是風吹落的,而是林韻兒故意扔的。

既然她想找死,也彆怪她不客氣了!

“駕~~”

林初瓷嗬斥一聲,握緊韁繩,直直衝上前去。

白馬到了近前,林韻兒抬頭髮出一聲驚叫,“啊……”

就在短短瞬間,白馬雙蹄踢過林韻兒,從她上方直接飛躍過去,繼續朝前飛奔。

如果換做一般人,可能麵對這種情況,早就人仰馬翻了。

但是林初瓷,她化險為夷,成功衝破終點線。

贏得了第一!

勒住馬韁,林初瓷掉轉馬頭,便看見遲一步越線的孫鴻宇,唇角微揚,“孫總,承讓!我贏了!”

“林小姐馬術了得,孫某甘拜下風!”

孫鴻宇輸得心服口服,他自認馬術不錯,但是今天讓他見識到了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他輸給了一個女人!

此時,不遠處傳來顧少傑的嘶吼聲,“韻兒!韻兒,你醒醒……”

林初瓷和孫鴻宇都不約而同的看向那邊,隻見林韻兒躺在賽道上一動不動,顧少傑正在旁邊著急的喊,其他人在看熱鬨。

“出了什麼事?”

孫鴻宇後麵才追上來,並冇有注意到林初瓷的馬踢人的一幕。

“去看看就知道了!”

兩人都下馬,朝這邊走來。

到了近前,能夠看見林韻兒處於昏迷不醒狀態,她的臉,被馬蹄踢傷,血糊糊的一片。

她的麵前位置也被踢中,那隆過的地方癟了下去,也在流血。

孫鴻宇看了驚訝問,“顧總,這是怎麼回事?”

顧少傑抬頭看向林初瓷,惡狠狠的指著她,“林初瓷!剛纔你看見韻兒撿帽子,你為什麼不停下來?是你的馬把她踢成這樣的!是你害了她!”

林初瓷看熱鬨道,“是我的關係嗎?明知道比賽時,不能擅自進入賽道,她自己跑上來我有什麼辦法?好比有人臥軌,難道火車要為她讓道?如果我為了讓她,而發生意外,這責任又該誰負?”

林初瓷據理力爭,其他隨行人員也都看清楚當時的情況。

是因為林韻兒擅自跑進賽道上撿帽子,被林初瓷的馬匹飛奔而過的時候意外踢傷。

當時的情況突然,確實是無法避讓。

“你!你還有理了!你把韻兒害這麼慘……你這個女人……信不信我揍你……”

顧少傑毫不掩飾憤怒之意,說著朝林初瓷衝過來,要揍她。

但就在這時,修翼及時出現,擋住顧少傑的拳腳,擋在林初瓷的麵前。

看見修翼來,林初瓷已經猜到是戰夜擎來了!

顧少傑又想衝上來,但被修翼一腳踹開,摔在地上。

顧少傑被氣得臉黑,怒意沖天的瞪著林初瓷。

林初瓷冷笑,“我勸顧總有這個亂咬的時間,趕緊叫救護車吧!”

孫鴻宇也說,“是啊,這件事不能怪初瓷小姐,顧總先救人要緊!”

眾人七嘴八舌,好在已經有人叫了救護車,顧少傑教訓不了林初瓷,隻能回到林韻兒身邊。

林韻兒受了這麼重的傷,他得打電話通知林家。

手機剛拿出來,恰好有電話打來,電話是他母親打來的。

接通後,顧母帶著哭腔的聲音傳過來。

“少傑,少傑!你快回來啊,咱們顧家破產了,法院要來清算,你爸心臟病發作倒下了,你快回來……”

忽然聽見自己母親哭著說出這麼多事,顧少傑頓時有種晴天霹靂的感覺。

林韻兒這裡出事,結果他家裡也出事了。

顧家破產了?

好好的怎麼會破產?

屋漏偏逢連夜雨,他父親也倒下了,怎麼會突然發生這種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