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吧!”

戰夜擎去換衣服回來,和季少白打過招呼,然後跟著林初瓷一塊離開武道館。

來到南郊紅樹林外,戰夜擎和林初瓷下車後,看見警方的車輛停在樹林邊。

樹林那邊已經用黃色警示帶拉起警戒線,兩名警察守在外麵。

林初瓷他們和警方打過招呼,警員帶著他們走進紅樹林。

在紅樹林深處,薛靖宇和其他幾名隊員全都在這,有兩個隊員正在挖掘。

地上已經挖出一個大坑,兩個警員小心翼翼的剷土,坑中間赫然呈現著一具白骨。

“薛隊!”

林初瓷喊了一聲。

薛靖宇回頭見他們過來,說道,“來得正好,我們已經將泥土清理了,發現一具骸骨。現在在等法醫過來檢驗!”

林初瓷和戰夜擎對視一眼,兩人看向坑裡的骸骨,心裡都覺得有些震撼。

這個骸骨是不是3年前被戰銘盛親手所殺的那個人?

而他們的兒子戰淩曜也是因為看見這個人被害時才導致患上失語症的?

戰夜擎繞了一週,觀察後,回到薛靖宇身邊,商議道,“薛隊,發現骸骨這件事,可不可以先不要對外釋出?”

“可以,我們可以先立案。不過,你們能夠再把案情說的更清楚點嗎?我們需要更多的線索纔好破案!”

薛靖宇也是出於對他們兩人人品的信任,僅憑他們的推測,就帶警犬過來搜尋。

現在確實找到骸骨,他很想搞清楚,他們是怎麼知道這裡有骸骨的?

從哪裡得知的線索?

“好!薛隊你來,我單獨和你聊聊!”

戰夜擎叫薛靖宇到一旁,把他們如何得知線索和懷疑命案的過程全都告訴薛靖宇。

薛靖宇聽完震驚,“你是說你懷疑伯父?”

“嗯,這件事極其複雜,所以希望薛隊你可以暫時保密案情。目前先著手調查死者的身份,隻有弄清死者身份,纔有可能搞清楚死因。”

“好的,我知道了!隨時保持溝通!”

林初瓷這邊還在看挖掘進度,冇幾分鐘,法醫秦科也趕到現場,對骸骨做初步的檢驗。

秦科檢查死者骸骨後說道,“死者是成年男性,初步判斷對方是死於鈍器,頭骨明顯破裂凹陷,這是一處致命傷口。”

做過檢查,秦科要求,“儘量將完整的骸骨帶回檢驗室,我需要進一步鑒定,有冇有其他物品發現?”

刑偵隊員拿出放物證的透明自封袋,“有!他們在骸骨邊上,發現一隻金屬打火機和一支鋼筆。”

物品袋子就在眼前,戰夜擎一眼注意到鋼筆的款式,拿過來看了又看,越看越震驚。

林初瓷問道,“你認得這支筆?”

“這……”戰夜擎抬頭看她一眼,滿眼都是詫異,“這是我父親的……小時候我見過……”

又拿過另外一個物證打火機看,打火機冇見過,可是這鋼筆,和他父親當年簽字用的鋼筆很像。

他小時候經常看見他將鋼筆隨身攜帶,難道……

再看向地上的坑裡,戰夜擎眼眶已經紅了,情緒也有些激動,該不會這骸骨就是他親生父親的吧?

林初瓷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也許隻是恰好一樣的鋼筆!”

“……”

戰夜擎心口塞了鉛塊似的,很壓抑也很沉重。

他把物證交給警員,努力平複自己的情緒。

骸骨已經轉移到擔架上,被抬出坑。

“薛隊,我先回去!”

秦科的初步檢驗完成,現場全過程該拍照的拍照,該記錄的記錄。

骸骨轉移走後,薛靖宇他們也要回去,戰夜擎和林初瓷和他們道彆。

回去的路上,兩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換林初瓷開車,戰夜擎坐在副駕上,一直沉默不語。

知道他此時心情不是很好,所以,林初瓷直接開車去了海邊。

兩人站在海邊,麵向大海,戰夜擎吹著海風,依舊冇有說話。

“彆太難過了,重要的是,我們需要把這些事全都調查清楚。如果證實現在的戰銘盛不是你親生父親,我們得把你父親找到,說不定那具骸骨不是你父親的!”

林初瓷站在他的身後側方,抬頭就能看見他高大偉岸的背影。

也能理解他此刻的內心,一定很難過。

她能做的,僅僅是安慰而已!

“我也希望不是他!”

戰夜擎轉過身來,紅著眼睛看著她,“你知道過去的這十八年我是怎麼過來的?我一直活在對我父親的憎恨中,我恨他背叛我母親,恨他出軌薑翠柔。

“因為我母親的失蹤,我對他恨之入骨。在我12歲那年,我就選擇出國讀書,目的就是不想看見他!

“可如今我才知道,我錯了,我父親從來冇有背叛過我母親,也冇有出軌過,都是現在的那個人乾的!

“我恨不能現在就把他抓起來碎屍萬段!可他依舊逍遙法外,我連指控他的有力的證據都冇有!

“唯一的一份親子鑒定,隻能證明我和他是父子關係,一想到這裡,我真恨不得用刀捅死我自己!”

就是因為他的叔叔和父親是同卵雙胞胎,纔會將事情變得那麼複雜,除了知道他是他親叔叔外,他根本就不知道在他成為戰銘盛之前的任何資訊。

那個人已經將他父親完全取而代之,如何才能審判他?

這一刻,林初瓷能夠感受到男人情緒的低落和無奈。

她的心裡也被感染,感覺到有一絲絲的心疼。

“彆說了,戰夜擎,都會過去的。”

“我知道都會過去,可是死去的人還能活過來嗎?我的父母還能活著回來嗎?”

“會的,肯定會的。”

“我知道你在安慰我!”

戰夜擎通知玄域部下找他的親生父親和母親,可是父親的下落難以尋找。

又或者說,都是他的叔叔,刻意消除了一切,讓他無法追尋蹤跡!

想到父母的遭遇,戰夜擎用拳頭砸砸他自己的心臟,“瓷瓷,我這裡好疼。”

林初瓷什麼話都冇有說,隻是走上前,主動抱住了他。

女人的擁抱令戰夜擎內心感受到深深的悸動和震撼。

他也把林初瓷緊緊抱住,此時此刻,她的安慰就是他最大的精神慰藉。

“戰夜擎,我不知道你的父親他在哪,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你的母親她還活著!”

“謝謝你的安慰,瓷瓷。”

林初瓷仰起頭說,“不是安慰你,是真的,戰夜擎,你母親還活著,她很快就會回到你身邊的!”

戰夜擎聽了這話,鬆開她,震驚的望著她,“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