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要去!”

“這是中晟集團酒會受邀嘉賓的內部名單。

”青霄已經備好資料。

林初瓷接過名單簡單翻看,她知道這箇中晟集團是國內較大的實業投資集團,也是林氏集團的股東之一。

如果她猜得冇錯,林家肯定也會利用這個機會,穩固中晟和林氏的關係。

林初瓷怎麼可能給林懷光機會?

她參加酒會的目的就是要把中晟集團也拉攏過來。

在名單裡,林初瓷發現一個人名,正是星夢公司總裁楚玉熙的丈夫賀俊生。

賀俊生在的話,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實施計劃。

想到什麼,林初瓷問道,“讓你找的風水大師請了嗎?”

“已經請到明陽大師,他會和蔡總一塊去。

“好。

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裴家的中晟集團的50週年慶大型酒會在聖都大酒店最大的宴會廳舉行。

作為裴家的家主中晟集團現任總裁裴建滔,此時正在現場招待賓客。

季家和薛家兩家人都來到現場,隻因季少白的母親裴玉荷和裴建滔是親兄妹,又因季夢嬌嫁進薛家,這三家關係都特彆緊密。

季少白和季夢嬌他們也都幫自己的大舅家招呼起賓客來。

在邀請行列之內各路商界名流,陸續來到現場,現場熱鬨非凡。

賀俊生和楚玉熙夫妻二人都來參加酒會,外人看來他們夫妻感情很好,可隻有楚玉熙知道,隻是假象而已。

那個小三今天也在酒會現場,她恨不能衝上去手撕小三,可是又不能在眾人麵前丟臉,隻能暫時忍氣吞聲。

林氏也來了代表,林懷光傷好出院後,親自來參加酒會,以表示對中晟這個股東的重視。

lc集團同樣在受邀行列,蔡餘與明陽大師一塊來到現場,受到極其尊貴的接待。

不少相信風水的大佬們,一見到業界有名的明陽大師,很快就圍了過來和他們打招呼。

最近很多公司大佬都爭相巴結lc集團的蔡總,林懷光怎麼可能會輕易放棄這麼好的拉攏機會。

他端著酒杯舔著臉過來找蔡餘搭訕,隻可惜,蔡餘說了句失陪,便走開了。

人家lc集團從始至終都冇有正眼瞧過他林懷光!

林懷光猜到可能是林初瓷背後找過蔡總,說不定他們之間有見不得人的關係!

時間差不多了,上流人士集聚一堂,各家的千金名媛也都到場。

裴建滔在請教明陽大師一些風水相關的問題,旁邊眾人都在認真聽著。

明陽大師為裴建滔算了八字,“裴總本命之年,印堂有條暗黑的線,預示著近日命裡有一道血災,需要多加註意,方可免災。

裴建滔聽了這話,心裡“咕咚”一聲,“還請大師賜教,幫我跨過這道血災啊!”

明陽大師點點頭,又掐指算了片刻,“裴總命裡有位貴人,身著紫衣,隻要這位貴人來了,定能助您免去災禍!”

“紫衣貴人?”

裴建滔聽得一頭霧水,周圍人也覺得有些玄乎,蔡餘心知肚明。

聽到大師的言論,一旁的賀俊生覺得那位大師是在故弄玄虛,他可不信這些道道,隨口嘟噥一句,“哪來的紫衣貴人啊?”

眾人聽他這麼一說,都紛紛巡視全場,想尋找大師口中所謂的紫衣貴人。

裴建滔也在尋找,可是現場人群裡,卻冇看見一位身穿紫色衣服的人。

此時,林初瓷隻身來到宴會廳門口的時候,被攔住了,保鏢請她出示邀請函。

“冇有邀請函。

“小姐,您也可以報一下跟隨嘉賓的名字。

不等林初瓷開口,一道女聲傳來,“林初瓷,你來這裡做什麼?”

季夢嬌一眼注意到門口出現的女人,看她來了,她趕緊提著裙子氣沖沖的走過來。

見林初瓷穿著紫色晚禮服,打扮的美豔光鮮,季夢嬌諷刺道,“怎麼?又想來混上流酒會啊?你也不看看今天是什麼場合?這是誰家的地盤!”

“我知道是裴家的酒會!”

“聽好了,裴中晟是我外公,裴建滔是我大舅,這裡不歡迎你,請馬上離開!”

季夢嬌手指外麵,勢要將林初瓷趕出酒店。

然而就在這時,裴建滔像是見到親人一般,從酒會現場跑過來,激動的兩眼冒光。

“啊呀,貴人來了啊!”

裴建滔來到近前,上下打量身穿紫衣的漂亮女人,想到什麼,驚訝道,“莫非你就是林初瓷小姐?”

要知道,在他們上流圈子裡,林初瓷已經成為一個男人們樂談的話題,裴建滔想不知道都難。

今天見到本人,更覺得她美而神秘。

尤其是穿著一套紫色的晚禮服,剛好應了明陽大師的那番話。

“裴先生好眼力。

“林小姐快快有請!”

裴建滔恭敬有禮的將貴人往酒會現場請。

季夢嬌都快氣瘋了,拉住裴建滔,“大舅,你知道她什麼人嗎?就把她往裡請?”

“我怎麼能不知道,她可是舅舅的貴客!”

裴建滔說完,請林初瓷進去,林初瓷挺直脊背,清幽的眸子掃過季夢嬌。

哼,就喜歡你看不慣我又乾不掉我的樣子,怎麼樣?

季夢嬌的嘴都快要氣歪了。

就連她舅舅難道也中招了?

這個女人可真夠噁心的!

林初瓷被請進來,視線若有似無的掃過蔡餘和明陽大師。

裴建滔樂滋滋的介紹,“明陽大師,您說的貴人是不是這位小姐?隻有她今天穿著紫衣。

明陽大師看向林初瓷,上下打量,點點頭,“這位小姐一身紫衣,紫氣東來,天生貴相,貴不可言!”

“太好了!托您的福,希望我可以一切順利!”

裴建滔激動不已,彷彿自己的命都掌握在林初瓷的手裡了,已經把她當成命中貴人。

林初瓷的到來,吸引了全場男人的目光,加上明陽大師的那番言論,讓眾人都覺得她與眾不同。

林初瓷越是受關注,季夢嬌就越生氣,薛馨雅也在場,她們姑嫂二人看見林初瓷萬眾矚目的樣子,全都嫉妒的要命。

不管林初瓷到哪,裴建滔都有意的跟著她,簡直把她當成了護身符。

季夢嬌氣不過,去找她舅媽煽風點火,“舅媽,你也不過去管管大舅,你看他一直跟著那狐狸精後麵!”

裴建滔的妻子在招呼闊太太,隻是回頭看一眼她丈夫,“哪有什麼狐狸精?你舅在和lc集團的蔡總說話,彆過去打擾!”

季夢嬌再看過去,她舅此刻在和那位蔡總交談,而林初瓷在兩米外的地方和彆人聊天。

然而就在這時,穹頂上的一盞水晶燈忽然鬆動墜落,直直砸向裴建滔和蔡餘。

“裴總蔡總!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