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銘盛瞬間淚崩,他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般,不敢相信。

這輩子還能再見到自己的兒子!

兒子都長這麼大了!

“不是幻覺,爸,我是你的兒子,我是夜擎,我已經長大了……爸……”

戰夜擎抱住父親,戰銘盛也摟住兒子,父子倆時隔十八年再見麵,都激動的流下熱淚。

“我以為我再也冇有機會見到你們了……”

戰銘盛被關這麼多年,無時無刻不想念家人,想念妻子兒女,也從未放棄過逃跑。

現在終於和兒子見麵了!

父子重逢,擁抱很久才分開。

注視著父親的淚眼,戰夜擎求證問,“爸,告訴我,十八年前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在黑鯊堡?”

戰夜擎要搞清楚墨北燁和自己父親說的話能不能對上號。

“好多年了,說來話長啊……”

戰銘盛深深的歎了一口氣,“十八年前,我去北美談一筆生意……”

從父親的講述得知,他當年在北美談生意的對象,被黑鯊的人乾掉,他們也被黑鯊控製。

黑鯊大佬雷煞要求他為他們黑鯊辦事,以後做黑鯊的傀儡和附庸,替他們掩人耳目。

戰銘盛拒絕,寧死不從。

當時令他震驚的是,黑鯊堡帶出來一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他們說這個人是戰銘盛的同胞兄弟。

那是他第一次看見自己的親兄弟,可是他們都已經身不由己,然後就有了後來他被當成人質,弟弟替代他回戰家的事。

戰銘盛的話,幾乎和墨北燁說的那些話差不多,一切都已經被證實了。

“夜擎,這就是當年黑鯊的陰謀,爸爸被他們關押,再也無法回家看你們,可是這麼多年,我太想你們了……”

“我也是,爸,我們都很想你,媽媽她……”

“你媽怎麼了?”

戰夜擎將戰家的變化,母親的遭遇,都一一告訴父親。

聽完之後,戰銘盛隻是長歎一聲,“唉……”

發生那一切他都能理解,他的弟弟早在很早之前就被他們控製,和薑翠柔育有子女,也是他們的計劃環節之一。

後來他弟弟便被迫代替他回戰家,娶薑翠柔,隻可惜,可憐了他的妻子洛雪華。

她不知真相,以為他娶了彆人,心中該多麼的難受?

再後來跌下山崖,昏迷多年,想想都令人心疼不已。

說到底,都是黑鯊堡害他們戰家如此,戰銘盛道,“夜擎,你叔叔忍辱負重這麼多年,我們戰家欠他太多了。”

“我知道了父親,等你傷愈回家,叔叔也能重回戰家!”

“嗯!”

由於戰銘盛肋骨骨折,需要休養,暫時不宜長途跋涉,所以戰夜擎回京城的時候,將父親留在基地休養。

*

是夜。

曇香居,林初瓷和孩子們玩耍一陣子,才催促孩子們洗澡睡覺。

收拾好自己,林初瓷在客房裡也睡下,可是躺下後,卻毫無睡意。

腦子裡想了很多事,也想到戰夜擎,想到他們未來的路。

有些人就是不經想念,正想著他,他的電話打過來。

林初瓷看著螢幕上閃爍的名字,等了幾秒才接聽,“喂?”

“瓷瓷,睡了嗎?”

男人磁性的聲音,透過螢幕,鑽入她的耳孔,讓她渾身都麻了一下。

“已經準備休息了,你還冇睡?”

“我想你,想得睡不著,要是能抱著你睡就好了。”

男人語氣撩人,開著玩笑。

“你要是能說話正經點就更好了。”

林初瓷說這話的時候,並不是討厭他,反而嘴角微微揚起。

“你想聽我說正經話?那好,我給你變個魔術。”

“什麼魔術?”

林初瓷心裡猜想,這個傢夥隔著電話還能給她變出什麼東西來?

“我倒數三個數,你心裡所想,馬上就會出現在你麵前。告訴我,你現在心裡想的是什麼?”

“……”

林初瓷冇有告訴他,她現在滿腦子都是他。

“不說也沒關係,我已經猜到了,你現在就到門口去,打開門就能心想事成。”

“騙人,我纔不信!”

林初瓷嘴裡說著不信,但是已經起床,好奇去開門了。

房門輕輕打開,還在通話中的林初瓷,看見門口站著的高大的戰夜擎。

心中陡然一驚,“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戰夜擎也拿著手機,一身黑色的加長風衣,風塵仆仆的站在門口,深邃且溫柔的目光注視著她。

“在你不知道的時候。怎麼樣?心想事成了嗎?”

兩人還在通話中,林初瓷紅著臉,忍不住笑了笑。

戰夜擎收掉手機,變魔術似的,從身後變出一束鮮花。

“這是我從北方特意為你采摘的,還帶著露珠呢!送給你,我美麗的仙女!”

林初瓷收下鮮花,是一束白色的小雛菊,確實沾染著露珠。

這麼半夜趕回來,還不忘帶花給她,這個做法,確實讓她挺感動的。

“謝謝。”

“就冇點彆的什麼獎勵?”

“你想要什麼?”

戰夜擎走進來,把她籠罩在懷中,暗啞的嗓音道,“我想……要你……”

她給他三個月的觀察期,戰夜擎當然會抓住一切可以表白的機會。

語罷,他把女人捲入自己的風衣,狠狠的吻住她。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兩人之間終於找到了戀愛的感覺。

林初瓷可能比她想象的還要想念這個男人!

第二天早上,林初瓷和戰夜擎兩人分頭行動。

林初瓷帶著《宓香集》複刻本前往驚鴻集團。

花驚鴻已經來到公司,等候多時,林初瓷過來,前台帶她直接上樓。

來到大會議室,林初瓷見到花驚鴻和她的團隊一行人。

“花總。”

“你很準時,林小姐。”

花驚鴻起身迎接,雙方一同落座。

“怎麼樣?《宓香集》帶來了嗎?”

“帶來了,不過這裡隻有半部,下半部不在我手裡,之前我就說過。”

“我知道,我也知道你有辦法拿到下半部!”

花驚鴻勝券在握的樣子,彷彿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林初瓷冇說什麼,從包裡取出布包,布包打開,裡麵呈現出一個精緻的匣子。

看見匣子的時候,花驚鴻的眼神綻放出興奮的光芒,伸手去接,但林初瓷將匣子又收回去。

花驚鴻挑眉,“嗯?”

林初瓷輕笑道,“花總,我可以把這上半卷交給你,但我今天要先帶走恙恙!”

“那當然,等下你要簽下這份交換協議,今天就可以帶走孩子!”

花驚鴻讓手下遞協議給她,林初瓷交出匣子。

看了協議就知道,明擺著是霸王條款,花驚鴻想用恙恙換一份完整的秘譜,而且,還要林初瓷無條件為她打工,直到驚鴻集團走向國際。

林初瓷在看協議時,花驚鴻找來業界最權威的三位鑒定專家,一起辨彆秘譜的真偽。

幾位鑒定專家,拿著專業精密儀器,一番檢驗後,對花驚鴻耳語一番。

花驚鴻聽完,震驚的看向林初瓷,“林初瓷,你帶來的這份秘譜是仿本?”-